《经济学人》4月23日发表了一篇讨论中国繁简字的文章,文章起因是两会时政协委员潘庆林提出“10年恢复繁体字”的议案。 文章提到了繁简字区分带来的大陆华人与海外华人传承中华文化同一性问题,以及在大陆再度使用繁体字的现实麻烦。有意思的是文章提到,网络上有人将潘代表的提案比作恢复古代妇女裹小脚,我想,这样比较走得太远了。 繁体字不是不能变革,而是变革程度的问题。想想看,中华文化由古至今的传承都是繁体,而推广简体字只不过60年时间。如今电脑普及,无纸化办公,甚至成为了时尚,小学生们也许免去了当年学长”一个字抄写50遍“的回忆,但是他们接触到越来越多的简体字,当阅读古典经典时,会不会看不懂呢?未来的国民会不会站在古时书法大家的毛笔字贴前,却像欣赏外文一样呢? 至于繁体字变革,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我看港台竖排本的图书,花了好一阵子才区分明白“书”(書)与“画”(畫)这两个字,而从这两个字的背后,却能体会到的是“书画同源”(書畫同源)的理念,怎么解释这个同源呢?看字体已经看不懂的了。 回归后的香港与大陆联系日益紧密,香港教育系统提出“用繁识简”,我想,作为大陆华人最基本也要做到认识繁体字吧。诉诸情感,看到繁体字的“愛”字,我还真叹息为什么当年简化字,要把“心”去掉呢,有“愛”无心真是“受”啊! 《经济学人》喜欢用毛主席语录,这篇文章再度用毛主席在1927年3月《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中的句子“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 作为文章结尾,文章开头提到毛主席曾试想变革中国文字为拼音文字。这是将现实问题放置到更宏观的背景中考虑,并写成回环体首尾呼应,《经济学人》将这种写法用得炉火纯青啊:) 新知识:受到中华文化深远影响的朝鲜与越南,后来都发明了本国的拼音文字。 注:1.1951年,毛主席曾提到:文字必须改革,要走世界文字共同的拼音方向。 2. 毛主席在写《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时刚刚33岁,现在经常引用的”革命不是请客吃饭“的全文是: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

Read More 有“愛”无心就是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