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2013

来台湾快两年了,很惭愧没有坚持为别动队带来关于台湾生活的记录。除了课业实在繁重,还有其他的一些因素。总觉得国内对于台湾的看法太过极端,要么就是“甩了大陆几条街的民主温情进步社会”,要么就是“不自量力成日嚷嚷独立的混乱小岛”。浮躁的大陆游客总是急于论证些什么,曾经我也想将台湾定位为“中华民族的另一种可能”来写一些观察。后来逐渐发现,再多的论调只是建立在片面之上,如同我每个大陆同学都有属于自己的台湾观感。一年半来大量的阅读与思维训练,以及和台湾老师、同学的深入接触,才让我发现,其实任何群体都一样,有自己的逻辑与固执,骄傲与无奈。带着这份坦然与尊重,我的台湾观察才终于有了给大家看的勇气。 ——————正文分割线———————— 《我是歌手》在台湾有多红?看以下新闻标题就知道——“我是歌手效应 台湾唱将红透透”(中央社)、“东森几乎全程直播「歌手」 NCC:恐触法”(TVBS)、“媒体直播「歌手」 苏贞昌:中国对台湾入脑”(苹果日报)。尽管比赛已经落幕,但它在台湾媒体中引发的闹剧却远未收场。国内不少新闻也对此做了报道,在这里,我想从我的观察谈谈这件事。 大概就是在杨宗纬出现不久后,《我是歌手》在开始频频出现在台湾的新闻与谈话节目中,网络上也不乏讨论。一日我在校车中与同学聊起《歌手》,前排司机大哥突然兴奋地转头问我们,“你们说林志炫几岁了?不能超过四十吧!” 上周五总决赛的前一两天,各大媒体成篇累牍,对歌手准备、帮唱嘉宾、名次预测、节目周边等内容都进行了详尽冗长的新闻报道。决赛当晚,东森新闻台以“追踪报导”作为新闻形式,从七点半开始,对节目进行了三个多小时的全程直播,甚至还停播了他们的招牌节目《关键时刻》。而中天新闻台、TVBS-N也用了大量时段来转播赛况。极端的播映也获得了极端的回报,东森新闻当晚平均收视高达2.15(台湾新闻节目一般为0.5-0.6,破1就算佳绩了),业界哗然。 于是这高收视的代价,便是争议与麻烦。这种用新闻转播比赛live的形式,涉嫌违反了“大陆节目需送审的要求”。4月16日下午,NCC(台湾管理通讯传播的独立机构)要求东森、中天进行行政调查,是否违法目前仍未定论。但舆论早已炸开了锅,民众投诉东森等“滥用新闻频道资源”,网友戏称它们应该获颁“湖南卫视一、二台执照”,自由时报认为新闻台直播属“自宫”行为,民进党立委斥责这是中国大陆的“变相置入性行销”,苏贞昌甚至发表“入脑说”,认为过去中国大陆对台是「以商围政」,现在是「入岛、入户、入脑」,透过媒体褒扬中国、唱衰台湾。娱乐圈与文化界也有不少意见,例如伍佰在活动中嘲讽“幸好我们不是立白洗衣粉”,而文化部长龙应台则认为这是对台湾未来三十年创意优势的一个警讯。 其实这些年,除了各种所谓经济文化合作之外,两岸的交流更体现在一些细致的地方。台湾明星纷纷到大陆发展,大陆古装剧在台部部热播;台湾爸爸派遣到大陆工厂,大陆学生来台湾留学;台湾年轻人想着去大陆发展,大陆“贵宾”组团来台湾旅游……这来来去去的故事,矛盾复杂的对比,使得台湾民众了解大陆的兴趣,以及台湾媒体报道大陆的动机,都越来越强。因此,大陆相关新闻在台湾媒体中越来越受到重视。我常见的新闻就包括陆客在台旅游的影响、大陆的各种社会新闻、中共高层事件、大陆娱乐节目等。 当然,这些新闻里的中国大陆是威胁、是机遇、还是微妙的存在?这取决于媒体的既定立场。台湾的媒体同政党一样分蓝绿,这也决定了它们各自对大陆新闻报道的数量以及框架。旺中集团旗下的中视、中天、中国时报最为亲中,联合报、TVBS、东森等基本偏蓝,自由时报、民视、三立电视台等明显亲绿反中,而其他独立媒体也多报道大陆负面新闻。例如《我是歌手》报道中,中国时报社论说“台湾歌手扬名大陆,不需分彼此”,而自由时报则指责转播的新闻台“做他人小弟”。每一种立场都有他们的固定受众,大家在媒体自由的保护下各自发声,互相攻击,这就是台湾的媒体生态。 除了各自依靠的意识形态之外,台湾媒体的生存竞争也异常剧烈。尤其是上百个有线电视频道,争夺区区两千多万收视人口,广告资源实在紧张。曾经去中天新闻进行参访,新闻部一个记者告诉我们,今天要跟进什么新闻,基本取决于昨天每条新闻的收视率。加上台湾有好几个全天24小时只播新闻的频道,因此电视新闻无一例外地患上了重复又啰嗦的毛病(上周四我转台,基本就是三个新闻:北韩金正恩、妈妈嘴双尸案、我是歌手)。 这样的媒体乱象,在台湾社会以及传播学术界已被诟病许久。可是,大众的收视喜好没有变,政治格局没有变,媒体的经营方式没有变,独立机构的监管以及学界的呼吁也只是隔靴搔痒。来过台湾的大陆人都喜欢做两岸对比,但其实很多事情没有可比性。从新闻自主与监督的角度看,台湾比我们进步几十年。但卡在这尴尬的时局中,疲于奔命的台湾媒体,也很久没有静下来反思自己,是否在什么地方停滞不前了。

Read More “我是台湾新闻”——《我是歌手》引发的台湾媒体闹剧

忽如一夜春风来,如今风行TMT。新闻别动队作为媒体报道的吹鼓手,今天写篇小文凑热闹。 追溯电信(Telecommunication)、媒体(Media)和科技(Technology)这三个组合词汇,能找到上个世纪末互联网泡沫时候的捆绑标签,那是最早期的媒体融合的实践。 世纪之交,那是美国在线AOL与时代华纳谈交易玩合并的时刻,那会儿的热点事件大都集中在电信和媒体领域,那是还没有facebook、myspace、youtube等2.0产品的时代,那会儿闯荡江湖靠得是手中的资源,而论资源,手握渠道和内容的当然最硬气。而当时科技行业的骄子还是雅虎,日后的巨头Google还成长得默默无闻。后来发生的事情,基本上可以看成是科技互联网一家独大的故事。 而同样的TMT概念借鉴到中国,中国或垄断或官办的电信和媒体行业对外甚少发声,所谓的TMT报道大都集中在最后的科技这一条腿上。也有记者和学者对电信行业进行了深入的研究报道,早先在IT经理世界工作的冀永庆写得华为,如今创办钛媒体的赵何娟写得中移动,还有就是北京大学CCER周其仁教授写得专著《数网竞争》。电信领域市场足够大,可问题是接近性不够,无论是电信设备制造还是渠道运营,从新闻的角度讲都有接近性的问题,这点不止在中国,在全世界也大体如此。 而媒体报道与科技报道的区别是科技报道有技术这条线贯穿其中,我们可以简单把科技基础看成是代码,代码之上是商业模式,是营销,真金白银的投资,激烈博弈的商战,血脉贲张的故事。于是,热血青年愿意投身其中,三五杆枪闹革命打了大户分粮食的传说也激励着后来者。技术报道这条线上,每个环节的人都愿意关注科技报道,排列组合,成就自身的梦想。 而关于媒体,自身是有区隔的,电视、报纸、电影、公关、广告等各种报道对象商业模式迥异,彼此尽管业务时有交叉,但工作性质泾渭分明,可谓隔行如隔山。对媒体的投资远远不如科技,媒体从业者彼此少见排列组合,而报道媒体的人更是少而又少。 似乎是因为中国媒体很少去关注同行,而在少数的案例中,意气相争也超过了就事论事对事实的分析。其实媒体报道可不只是对同行的报道,更包括这个行业。把Media当成媒体往往限制住了报道范围,往通俗里说,Media更类似于文化产业。简单问一句:广告公司是媒体吗?公关公司呢?出版公司呢?光线传媒、华谊兄弟这样的制作电影的组织呢?博纳这样做影片发行的呢?喜羊羊与灰太狼这样的动画片呢?兔斯基呢?这些报道,我们的商业媒体上有,但却始终零星不成规模。 如果说电信还有读者接近性问题的话,那么很多媒体报道天生就是有光环的,对媒体的报道更多面临的是娱乐化的挑战,需要变得更有商业逻辑。媒体报道与科技报道相似的地方是人们都可以充当产品体验者,然后写评测,与科技报道一样,媒体报道要做出彩,仍然是需要找到当事人去采访背后的故事,去产生事实报道基础上的观点。人人都可以当喷子,但是喷得有价值有建设性,依然是项技术活。 四年前,新闻别动队这个网站开始运转时,最初的想法就是关注媒体,而四年时间过去,也正如各位看到的,我们对媒体的报道也不过是挂一漏万。如今科技站点已经大行其道,但我依然愿意执着在媒体这一亩三分地上,去探索媒体的融合与转型。如果风水果真轮流转,未来也该轮到媒体凤凰涅槃的时候了,当然这点只是一个从业者的美好想象。真的勇士,还是要直面惨淡的人生。 在TMT的标签漫山遍野的时候,写篇小文,希望更多的同学愿意从事和关注媒体报道。 PS:开通了微信公众账号,相关信息如下: 【新闻别动队微信公共账号】尝试不定期进行【别介绍】、【动新闻】、【队财报】等主观内容传播。恳请各位友人关注:方法1:在添加朋友中搜索“新闻别动队”;方法2:搜索微信号: media007;方法3:打开微信,选择“扫一扫”,扫描下面的二维码。——试运行阶段,欢迎亲朋好友提建议,帮助改善内容,十分感谢。

Read More TMT报道: M都去哪里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