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2012

两周前,36氪爆出新闻,由前中国企业家杂志主编李岷创办的虎嗅网获得了浙报集团传媒梦工厂的数百万元投资,这一消息在国内的传媒圈、科技圈、博客圈(当然也包括新闻别动队)掀起了一阵波澜。 在同类的科技资讯网站中,虎嗅网不是第一家拿到投资的,但是论融资速度,可能无人能及虎嗅。要知道,这家网站正式上线不过才两个多月,甚至启动资金都是由前网易门户事业部总裁李甬投资的。 投资就是投人,李岷的前中国企业家杂志主编这块金字招牌自然是资本看好虎嗅网的重要原因之一,但是这个网站从无到有,在短短两个多月内以其犀利的文章内容在科技新闻读者群体中迅速建立起名声,更是其被看好的理由。 虽然照李岷看来,虎嗅网未来的商业模式尚在探索之中,但我们姑且把虎嗅网和与其运营方式类似的36氪、爱范儿、雷锋网等归为“科技博客”,于是我们发现在科技新闻领域,这些科技博客的声音已经越来越大,而门户网站的报道影响力似乎越来越无法与其体积相匹配。 如果再放眼看看美国,以Business Insider,TechCrunch,VentureBeat,Mashable等为代表的科技博客已经成为一种主流的资讯渠道,他们本身也成为各路资本和媒体集团争相投资的对象。与之相比,国内的科技博客们只能算是刚刚起步。 刚刚起步的一个重要佐证就是:你若稍稍关注下国内的科技博客们,你会发现其中相当数量的文章内容其实是国外同行网站的文章翻译。36氪在每篇文章后面有这么一句话“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36氪。” 咋一看起来,很容易忽略前边的“除非注明”,而直接以为它的文章真的“均为原创或编译”。事实上,36氪很大一部分文章皆翻译自我前面提到的Business Insider,TechCrunch等等。 如何判断这些文章是原创还是翻译?你只要看看其中哪些文章是写关于Apple, Google, Amazon, Facebook, Twitter等等这些美国公司的,大部分都是翻译过来的。原因很简单,这些公司都在美国,因而新闻源大部分在美国,更何况美国的科技博客们基于地理优势,他们在这些公司都有内部线人提供新闻线索。从这个角度上来讲,中国的科技博客们勤于做翻译也情有可原,毕竟你不能因为坚持原创,而对Apple,google这类公司的新闻视而不见吧? 这就好比饭店的食客们都爱吃鱼香肉丝,但是饭店里恰恰没肉丝,于是只能到外面买了鱼香肉丝的熟食回来供应客人,稍稍有心的,还会再买回来之后重新加热下,上边还撒点葱姜,这就是在翻译新闻的基础上加上了分析总结,也算是有点附加值。 鱼香肉丝的故事说明了一个简单而朴素的道理,科技博客或者类似的垂直类独立媒体若想大有可为,首先你所关注和报道的行业和对象首先要发展到一定的阶段。就比如十年前,Facebook还未成立,Google还没上市,苹果也没生产出iPhone,今天美国的这些赫赫有名的科技博客也绝不是今天这个样子。 好在中国的科技企业中还是诞生了百度、腾讯、阿里巴巴、新浪、搜狐、网易、当当、盛大、奇虎360、京东、小米这样一群代表性的公司,这使得中国的科技博客们不用再扮做T界的“译言网”,它们终于宣告站起来了。 不过,他们站起来后发现,中国的IT企业毕竟也还刚刚起步,他们和apple, google不一样,中国公司没有那么多新产品新技术可以报道,于是他们只能发扬媒体人特有的八卦精神,使劲挖点边角料。例如谁和谁在微博上吵架了,谁和谁在微博上贴了同一张照片等等。毕竟鱼香肉丝的猪肉丝不太够,多放点笋丝也能凑合吃。 终于找到了做菜原材料的供应商之后,中国的科技博客们还遇到了一个问题,就是这些供应商们各家有个家的小算盘,令人捉摸不定。 百度被老外们称作是中国的Google,但是和Google不同,百度作为中国市值数一数二的互联网公司,在媒体上的曝光度却似乎很少。百度公司有两个人被外人熟知,一个是创始人兼CEO李彦宏,另一个是百度度娘。除此之外,百度大楼里那么多程序员们每天到底在干些什么,百度接下去会有哪些新的产品,外界似乎知之甚少。几周前,国内的科技博客报道百度的副总裁接受专访时说的话:“Google最近在搜索领域没什么创新”,这其实是这位百度高管接受美国科技博客Pandodaily专访的文章。通过翻译员们的努力,这篇报道终于飘洋过海回到了国内。这么好的做菜原料却首先被出口到国外,不知道国内的科技博客们心里啥滋味。 与百度相比,腾讯对于媒体的态度似乎开放得多,毕竟经历了一场空前的媒体危机,转而走向开放之路后,对媒体开放是不可少的。而阿里巴巴则对于媒体似乎有点过于热情,要不就是大谈企业道德这种精神文明建设的问题,要不就是把领导写给员工的内部邮件拿出来供大家一起学习。总之,中国产的的肉丝有中国的特色。 从无肉可炒,到学习炒菜,科技博客们在中国终于解决了有没有肉的问题,开始考虑如何把鱼香肉丝炒得更美味。炒菜不只是技术更是艺术,新闻报道同样如此。要做深入读者人心的内容,除了需要独家的内容,独到的分析和独特的视角,依靠的更是团队的经验、配合和流程。 另一方面,他们还需要考虑未来做什么样的饭店,是小饭馆,还是连锁店,或是精品店?也就是科技博客未来的商业模式和发展方向。不过有一点他们至少可以放心,只要鱼香肉丝炒得美味,就不怕没有食客上面,关键在于是否美味,其它才是后面需要考虑的问题。   本文同时发于 TMT行业观察 作者新浪微博:@superlee传媒分析师 欢迎关注交流。  

Read More 科技博客们学炒鱼香肉丝

又是好久没写稿,有趣的新闻一直发生,但我不想再做旁观者,我想成为新闻的一部分。这要搁到传统新闻学教育里,那一定算是离经叛道。但是,我有我的新闻观。学新闻做新闻11年,感受最深的那句话还是华尔街日报那句口号:未经解释的新闻毫无价值。所以,我不想有闻必录,我要做有价值的新闻。 最近我迷得是Data Journalism,这种Data可不是量化研究那用SPSS导出来的数据,上学时上柯惠新老师的量化研究课,始终不明白为什么某某检验结果要旋转下,作为一个文科生,我对软件背后的原理是不懂的,让我用我不懂的东西做出来的检验去做学术,我心里没底。毕业工作几年,发现连华尔街玩金融的数据公式都爆煲了,越发感觉社会科学的公式靠不住。回想做数据采集时的经历,新闻学玩量化研究这玩意误差太大了。 我所感兴趣的Data Journalism是你今天看到的这样的形式。这是我做得一个关于今年各省参加高考人数的图,通过绿色深浅的变化来显现各个省参加高考人数的多寡,显示竞争的激烈程度。把鼠标放到这个省上,你会看到这个省份文理科的分数线,总分和参加考生人数。这种数据图并不难做,但的确是传统新闻报纸、杂志无法呈现的,而网民又可以参与互动。更要说的是,这种图制作是会上瘾的,因为有太多变量需要去权衡呈现,而这种直观的数据变量呈现不知道比SPSS等软件要好玩多少倍。而通过制作这个图,我为新闻增加了价值,我成为了新闻传播中重要的一部分,我想这是未来新闻工作者让自己变得不可替代的重要一环。 关于高考招生不公平这件事,媒体已经报道太多。我是河北人,我坚定的认为再也没有一个省份比河北省更惨了,这么一个人口大省,竟然没有一个211高校(好吧,河北工业大学是211,可是你知道那是一个工科高校,那个学校在天津吗?)所以,每当山东人抱怨自己省份分数线高时,河北考生总是欲哭无泪,好歹山东有山大、中国海洋和中国石油三所211大学驻扎,而这些高校招生偏向本地生源也让本省上重点线的考生能上不错的好学校。恩,一不小心就扯远了。看看参加高考的人数,河南有80万考生,想想看河南本省的高校也只有郑州大学一个211,真是要感叹河南河北两个难兄难弟啊。 PS:三年前,新闻别动队开始写Infographic图的内容,但我们只是传播者却没能亲身参与其中,如今,我要开始亲手尝试Data Journalism,对此感兴趣的同学,咱一起鼓捣些好玩的事情吧!

Read More 我来做图表:高考2012——分数线之外的暗战

上周,传媒圈的一件大事要数纽约时报中文网在6月28日上线。 作为一家在国际新闻界享誉盛名的媒体,该网站一上线就受到了广泛的关注。 在此之前,英国金融时报、华尔街日报、路透和BBC等知名的国际性媒体都已经开设了中文网站,并吸引了相当数量的中国读者。与其相比,纽约时报中文版的推出显然没能赶上早班车,但是不是还有机会呢?BBC中文网以报道国际政治新闻为主,而FT中文网、金融时报中文网、华尔街日报中文网和路透中文网等报道内容虽也涉及文化、政治、体育等领域,但大部分内容主要还是经济和商业新闻,其读者群也较多集中在财经人士。 而纽约时报中文网相比较这些同行们,其报道内容显得更为多元化,从现在上线的网站来看,除了国际、中国国内、商业经济、科技、文化,还包括风尚、旅游、教育健康和评论等频道。这将有利于网站吸引更广泛的读者群体。 从网站已经上线的内容来看,其采编策略和FTChinese等区别不大,即翻译英文文章加上部分中文作者约稿文章。据纽约时报旗下博客mediadecoder报道,纽约时报中文网每日将发布30篇左右文章,其中三分之二为英文文章的翻译,三分之一来自于中文编辑和本地的撰稿人。上线三天后,读者已经能够在该网站上看到沈丁立、洪晃、何帆、蒋方舟、闾丘露薇、侯继勇等撰写的文章。 想当初,FTChinese之所以能够在中文媒体圈独树一帜,就和该网站大量视角独特、观点丰富的专栏作家不无关系。可以预见,高质量的约稿文章和专栏也将是纽约时报中文网未来的策略重点。如今,FT中文网的专栏文章无论是数量和质量上都有所倒退,纽约时报中文网如能够抓住机遇,将会是一个很好的突破点。 当然,除了机遇,摆在纽约时报中文网面前的挑战也不少。首先就是绕不开的报道敏感性问题。FT中文网和华尔街日报中文网等都曾遇到国内网民无法访问的问题,纽约时报中文网是否会遇到类似境遇,以及如何应对尚不知晓。 而随网站一起上线的纽约时报中文网在新浪微博、腾讯微博、搜狐微博和网易微博,截至至今仅腾讯微博尚可正常访问,但不能评论和转发,而其它几个帐号皆无法正常访问。这一情况已经令不少网民为其担忧。 此外,该网站尚不提供文章评论、新闻邮件订阅/RSS订阅等功能,这也表明该网站尚处在测试阶段。而纽约时报所擅长的深入报道,使得其文章动辄数千甚至上万字,也使得翻译工作量相当之大。据该网站一编辑在微博上说,其编辑一篇文章的中文翻译就花费了7个小时,可见翻译的工作量对该网站的团队人力之挑战,这也使得网站报道的时效性大大下降。 不过,该网站上线之初,就已经拥有了一批广告主,其中包括服装品牌Bloomingdale’s, 奢侈品牌Salvatore Ferragamo和Cartier等,这些广告客户的形象已展示广告的形式向网站读者展示。据悉该网站的广告业务委托给了一家来自意大利的广告代理公司Cesanamedia。 而在编辑团队方面,网站计划聘请30人左右的团队。前《新世纪》周刊首席记者曹海丽出任纽约时报中文网执行总编辑。据资料显示,曹海丽女士还是前《财经》杂志国际新闻主管编辑和高级记者。她是《财经》杂志的创刊成员之一,曾报道过多个不同的领域,并参与了多个调查性报道的采访和撰写。她开创了《财经》杂志最早的两个地方记者站:深圳记者站和上海记者站。2007年4月,她出任《财经》杂志国际新闻主管编辑。2008年,她入选美国哈佛大学尼曼奖学金项目。2009年回国后,重新回到记者岗位,参与气候变化和环境方面的报道。曹海丽女士毕业自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本科以及美国加州大学柏克利分校新闻硕士。 与之一道负责该网站内容的还包括纽约时报驻香港的Assistant foreign editor Philip Pan,他们将向纽约时报foreign editor Joseph Kahn汇报。Craig Smith担任该网站Managing Director,负责网站运营相关事宜。 除此之外,知名专栏作家、原《三联生活周刊》主任记者,GQ智族主笔困困担任网站文化版主编。加入该编辑团队的还包括前彭博商业周刊中文版资深版权编辑詹涓、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邬静娜、前《商务周刊》杂志编辑部主任王强等。该网站办公室设在紧临外交部办公大楼的朝外大街悠唐国际大楼。 纽约时报中文网上线后,不少网民在微博上对此进行了讨论,有人表示,纽约时报的文章的确写得好。也有不少网友表示,想看看该网站究竟能够挺多久。 这种论调虽然透露出几分无奈,但是听起来似乎和说“等着看毒牛奶还会毒死多少人”或者“等着看强拆下一个轮到谁”一样没有任何建设性的意义。作为一个与众不同的读者,我们为何不能想想,这个网站哪里还需要提高,如何才能做得更好,给编辑们提提意见?     本文同时发于 www.superlee.com.cn 作者新浪微博:@superlee传媒分析师 欢迎关注交流。

Read More 纽约时报中文网的机遇和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