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012

福布斯的首席产品经理Lewis DVorkin提到变革福布斯网的理念,提到了1976年的电影《总统班底》(All the President’s Men)体现的传统新闻运作流程。我琢磨着在新闻别动队介绍些新闻电影,树立下崇高理想。 基本上每一个对金融感兴趣的人都看《华尔街》这部电影,更有无数青年才俊熟记片中主角Gordon Gekko那句经典的台词:Greed is Good.甚至在不同的电影桥段里,都会有这句话的场景重现,可以说这部80年代的电影让无数年轻人踏上了金融之路。 可能让新闻人熟记的电影有什么呢?紧咬水门事件让尼克松辞职成就了华盛顿邮报,让人们记住了伯恩斯坦和伍德沃德两位年轻记者,还有世界上最危险的总编辑布莱德利。从电影里看40年前的新闻记者,印象最为深刻的就是他们都穿着衬衫,打着领带,工作时也是西装革履,我想我在中国的任何一家媒体机构都没见过这样的服装组合,我们的记者穿着打扮,恩,那是相当接“地气”的。 做新闻是需要强大价值观做支撑的,这种价值观并不像金融业那样可以简化成Greed is Good,然后把一切后果都推给市场去承担。新闻这个职业的价值观到底是什么? 我没有现成的答案,但传播价值观这件事一定是潜移默化的,电影就正好是最好的载体,在长不过3小时的时间里,浓缩惊心动魄的一件事,记住一句台词,留下一段回忆。美国那么多宪法修正案,可电影中强调最多的总是第一修正案,因为在那个修正案里有大洋彼岸最珍视的新闻自由。而在这头,同学们先望梅止渴,望洋兴叹吧。 教书的时候,我跟同学们说:如果你外语好,你可以看外刊,看那些拿到普利策奖的作品开阔眼界;即使你外语不好,你也可以去读梁启超的文章,读张季鸾的文章,读王芸生的文章,读曹聚仁的文章,读储安平的文章去感叹老一代新闻人的好文笔,甚至你可以去读金庸的小说,看这个大公报编译员如何成为武侠大师。新闻是要Make a Difference的工作,我们自己首先要be different,要么就真只能成为新闻大潮里的沧海一粟,随波起伏。 So,what makes you different?

Read More 看电影做光荣新闻人:总统班底(All the President’s Men)

马格南的纪实摄影师Danny Lyon年方70了,一点都不消停的他开了个展览“The World is Not My Home: Danny Lyon Photographs”,名字很不羁,一如这位晃荡在天地之间的摄影师。改变一句歌词来形容他,只能是“一生不羁爱自由”了。 这位大师自学成才,第一份摄影师的工作是为学生反暴力合作社拍东西。爱摄影,爱搭车,也热衷于政治事业。他笑称自己流着政治的血。1960年的早期,无数摄影师还着眼于街拍的诗意,停滞在传统摄影记者的概念上。Danny已经拥抱摄影新的功能,在社会政治问题上唤起公共意识。他记录了人权游行反对南方对于黑人的歧视隔离,使他们进入公众的视野里。“我的相机能让我进入另外一个世界,我是有特权能够接触到历史的第一线。”1962年, 20岁的Danny和其他反对歧视黑人的游行者一起关进了监狱,隔壁就是马丁路德金。 出狱后的L开始了自己另一种身份,摩托车骑手。从1963年到1967年,Danny跟着当时还算违法的摩托车车队一起穿梭在美国中西部,茫茫荒漠中,他记录下了车队队员们的生活。集结成书“Bikeriders”。 骑手们桀骜不逊,充满力量与自信。在望不见头的公路上绝尘而去。他拍摄骑手们,认为这种特立独行的生活是一种对“生活杂志”塑造的美国中层优越生活的摧毁,呈现另一面的美国生活。纽约客对这组纪事作品评价甚高,骑手们真实的生活被摄影固定了下来,如同雕塑一样的坚硬感。这本书也有Danny一路记录下骑手的访谈,包括他们的女友或妻子。 Danny偏好拍摄那些不被主流社会喜欢看见的,甚至是厌恶的。他用自己的角度记录,不带有主流价值观的先入批判。Danny在东德克萨斯州和休斯敦的监狱里呆了14个月拍摄服刑人员。照片集结成“Conversations With the Dead”,也是他最有力量的一本书。Danny没有挑选服刑人员不堪的时刻拍摄,力图用自己的镜头将这群远离社会的概念上的“坏人”真正还原为人。 满脸褶子的老头子依旧沉醉于用图片记录生活。他还来中国一个偏远穷苦的乡村里兜转了一圈,逼着自己的出版商出这组照片的图册。享有盛誉的他也有生活窘迫的时候,用自己的作品抵看牙的费用,高兴得不行。 拍了那么多年的照片,老头子还是觉得摄影是件挺怪的事。“我曾经想要改变历史,保留人性。但最后改变的是我自己,也只能存留自己的品性。”真是可爱的怪老头。      

Read More Danny Lyon:一生不羁爱自由

好久不来,这次说说股神巴菲特。 5月17日巴菲特旗下的Berkshire Hathaway (NYSE: BRK.A and BRK.B) 公司宣布以1.42亿美元现金收购Media General(NYSE: MEG)旗下的63家报纸。 媒体们对于报道媒体行业的新闻永远不缺兴趣。有国内媒体报道,巴菲特曾经在致股东的信中表示,“报纸是一种过时的模式,将持续亏损且不复生机。”巴菲特还说:“大部分的报纸,我都不会买,哪怕再便宜。”因此有评论认为,巴菲特的此次投资有违其一贯的投资策略。 事实上巴菲特曾多次出手买入报业公司。Berkshire Hathaway自上世纪70年代起,就是《华盛顿邮报》的最大机构股东,并且全资拥有《Buffalo News》。2011年11月30日,Berkshire Hathaway宣布以1.5亿美元收购Omaha World-Herald集团,该集团主要运营同名的《奥马哈世界论坛报》。 但即便如此,巴菲特收购报纸仍令不少觉得难以理解,毕竟互联网的不断普及已经使得传统报业前途未卜。那巴菲特到底是一时冲动,还是希望扮演一回传统报纸的大救星呢? 好的投资目标无非就是符合两个标准,1)公司业务未来具有极大的发展潜力,或者说有升值空间。2)价值被低估,也就是价格便宜。当然如果一个公司能够同时符合这两条标准,那就再好不过了。那我们不妨看看,巴菲特的这笔买卖是不是也是如此呢? 先看价格是不是便宜: 1)对于收购这的63家报纸,Berkshire Hathaway公司的出资额是1.42亿美金。1.42亿贵不贵?Berkshire Hathaway在2011年11月出手收购Omaha World-Herald的价格是1.5亿美金。该公司旗下最主要的《奥马哈世界论坛报》当时平日发行量约13.53万份。 Media General 2011年的年报显示,出售前,公司旗下位于维吉尼亚/田纳西,佛罗里达,中南部地区和南卡罗兰娜四个市场的报纸平日发行量分别为22.8万、14.2万、10万和7万份,除去本次交易不涉及的The Tampa Tribune平日发行量13.7万,本次出售的63份报纸总计发行量应为40.3万。这差不多是《奥马哈世界论坛报》的3倍,而两次收购的价格相近。 当然,衡量一个报纸的价值不仅仅看发行量,还有品牌、影响力、团队等等。但是报纸的发行量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这些要素。 2)收购的时机。Media General在今年2月22日就发布声明称该公司正在为旗下的报纸业务寻求买家。作为一家上市企业,该公司2011和2010的净亏损分别为0.743亿和0.226亿美元,一年之内亏损扩大228%,去年的营业利润也从前年的0.729亿美元下滑至负0.2亿美元,公司承受了很大自股东的压力。占公司收入近半的报纸业务收入一直出在下滑态势,因而出售这部分业务可谓不得已的选择。 交易宣布后,Media General的公司主席Stewart Bryan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除了出售业务,公司唯一的选择就是申请破产,而这是不能被接受的。他还说,这是一个“苦乐参半的日子”(a very bittersweet day),这个家族自打1887年就开始运营报纸业务。对于出售报纸,Stewart Bryan表示这是一笔不错的买卖,但是同时他的心里也在哭泣。因为实在别无选择。 可以想像,接受这么一家面临财务困局的公司的报纸业务,这个价格肯定高不了。 而巴菲特本身也是一个不错的买家。在这个传统媒体困难重重的时代,对报业感兴趣的投资者可谓屈指可数:那些大的媒体集团们要不早就抛弃报纸业务,转投新媒体;要不就是自视也深陷泥潭——例如默多克的新闻集团。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们也有不少还未脱离金融危机的负面影响,而且卖给他们,接踵而来的说不定就是报纸合并和裁员。巴菲特是全球知名的投资大师,同时还是美国最大的慈善家之一,要找一个比他还靠谱的投资者恐怕很难找到。毫无疑问,双方谈判时,买卖的价格肯定对巴菲特有利。 3)作为这笔收购的附加条款,Berkshire Hathaway将为Media General提供4亿美元的贷款和4500万美元信贷额度用以清偿债务,以此换取Media General公司19.9%的股份,并且有权利向该公司董事会提名一名董事。出售传统报纸业务之后,Media General的主要业务是有线电视网络和数字媒体,这些业务的发展前景较报业相比较为稳定。这样一来,巴菲特等于在两种业务上都押了宝。未来一旦Media General走出财务困境,股价上升,巴菲特的19.9%股份也将随之升值。 由此看来,这笔买卖的价格觉得不能算贵。那么巴菲特买下的这些报刊的资产价值究竟几何?我们不妨再仔细看看。 1)在收购声明中,巴菲特这么表示:“In towns and cities where there is a…

Read More 巴菲特会是传统报业的救星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