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2012

亲,你今天Google了吗?没有的话,赶快趁着时间还停留在今天,体验一下Google的首页涂鸦。 这是今天Google Doodle的新花样,移动鼠标,就可以轻轻拉开拉链,展现出来的则是搜索引擎的首页,带来的则是一种滑动的质感。 当然,这一设计并非单纯的创意展示,而是为了纪念拉链的发明者吉德昂·逊德巴克(Gideon Sundback)的132周年诞辰。这仅仅Google Doodle(谷歌涂鸦)众多创意中的一个,1999年,Google联合创始人Larry Page 和 Sergey Brin决定去参加内华达州一年一度的“火烧人”节日,为了让他们知道他们的行踪,就将Google的logo里加入了“火烧人”节日的标志,这就是第一个doodle。自此后,通过装饰公司的logo来纪念特定的节日或事件逐渐成为惯例并被用户接受。 在自己的产品上做DOODLE的肯定不止Google一家,比如国内的模仿巨头腾讯。我们常用的QQ登录框会也会根据不同的节日纪念日、节气时令更换界面顶图。对比一下今天的QQ邮箱LOGO的DOODLE,也许我们会有一些发现。 一、宏大VS微小 翻开历史事件录,4月23日可以纪念的事情很多,一个选择望远镜,一个选择拉链。判断标准不同,就很难说得清哪个比哪个更重要。也许,在QQ邮箱的涂鸦操作者看来,天文望远镜这种带领人类探索未知领域,在科技上作出超人共享的远比几个齿轮相扣的拉链来的重要。但作为穿着有拉链的鞋子,省去绑鞋带之麻烦的人看来,谷歌的DOODLE无疑更让我心水。 在过往的众多DOODLE中,QQ登录框更侧重于中国宏大节日的提醒和表达,法定节假日、传统节日,例如“地球一小时”活动中,调暗的画面提醒大家节约资源,保护环境;08年汶川大地震,QQ登录框显示“早一点到达多一份希望”,还有如青藏铁路、人工造林相关的涂鸦。这一方面代表了民族文化记忆的传承,一方面也代表了一定的固定叙事,超越于全民集体认同的世俗记忆往往不会列入涂鸦修改的议程。 二、主流VS支流 空行 谷歌DOODLE上曾有几次出名的案例,包括了纪念波兰著名科幻小说作家斯坦尼斯拉夫·莱姆(Stanislaw Lem)第一本书《宇航员》出版60周年、盲人和视力障碍者的文字系统布莱尔点字法的发明者路易斯·布莱尔(Louis Braille)、建筑师弗兰克·莱特(Frank Wright)、风靡世界的LEGO玩具(大家小时候都玩过吧?)等。 除了为整合民族、国家叙事之外的独立日纪念、国际性节日外,谷歌还体现了人类文化和记忆的中的许多“旁支末流”,例如上文提及的波兰作家在20世纪40年代末和50年代期间创作了大量的诗歌、散文和短篇小说。他的作品常探讨科技的影响、智慧的本质、与外星人互相理解的可能性、人类能力限制等哲学主题。撇开了历史的重大事件,日常生活中依旧有许多伴随人们生命历程的东西值得纪念,并且我相信,对于绝大数的个体来说,通俗的细节往往在更大程度上关涉了人们的生活。与仪式、典礼、神坛、狂欢相比,触动生命的微小记忆也同样值得纪念。 三、口号VS意涵 在网上能找到的关于谷歌DOODLE与QQ涂鸦的资料并不多,QQ涂鸦里曾经有过一系列叫做“心中的未来”的策划,邀请儿童、画家等不同人群畅想未来,放在一个叫“QQ文化”的目录之下的,但从页面活动率来看,似乎也是半个胎死腹中的策划。 空行 在一篇名为《QQ登录框注入文化内核 小窗口透视开放大格局》的文章中看出了这类活动的尴尬,关乎日常叙事的民间记忆或者人类情感言说往往被升华为“文化内核”、“大格局”、“开放”等宣传口号,让人不得不怀疑QQ的文化涂鸦创意与《新闻联播》撰稿记者师出同门。无端的升华、严重的口号化,只会让一种灵动的表达限于形式主义的囹圄,再好的创意也终究变为一种类似成功学激励下的做作产品。 空行 尽管QQ登录框的涂鸦设计并不在我个人的偏好范围之内,但我不怀疑它们这么做的初衷,我愿意相信他们诚心对中国文化的保护和传承,我愿意相信他们努力成为一个有人文关怀的媒体。 空行 回过头来说,谷歌涂鸦除了创造文化意义上的惊奇之外,还给他们带来了不少的运营收益——比如流量。至今,Google美国站点累计已经设计有超过300个doodle,国际站点的doodle则超过700个。2011年,谷歌公司获得doodle的专利,该专利被描述为“一个可以诱惑用户访问一个网站的系统和办法”。《Google首页涂鸦对流量的巨大影响》一文是这么描述的,“在关于重要人物或事件的搜索中Wikipedia 往往排在首位。由于所有Wikipedia 文章的流量统计都是公开的,我们可以查看某个相关的搜索结果在那一天的流量来了解Google Doodle 带来的影响。”以下是“DOODLE效应”的几张数据图:   空行 数据不是很全,并且这些流量的飙升也不一定全部来自涂鸦的影响力,但这些差异巨大的柱状图足以看出DOODLE涂鸦抓取眼球的魅力。有没哪位童鞋励志做数据的来给咱们好好分析分析这收益?有句话说:“文明是痛苦了自己愉悦了别人”,有没有哪个有雅兴的媒体老板愿意“创意是多花美工成本愉悦受众眼球”一下?搞不好流量蹭地一下还能挤爆服务器呢。 空行

Read More 媒介的偏向:Google首页 VS QQ登录框的涂鸦叙事

高中时候,我脑子里只有考大学一件事,可是学习委员说,她的理想是要在22岁前读完凡尔纳所有的小说。如今12年过去了,我还记得学习委员这个理想。《80天环游世界》是凡尔纳写过的书里很出名的一本,19世纪的科幻小说到21世纪早已成为现实。可因为没钱,我的环游世界理想始终没实现,十年过去了,我一直在计划,在等待,在拖延,在忘记。 连岳的博客第八大洲名字来自葡萄牙作家佩索阿,佩索阿在《惶然录》里写道:”在我看来,如果自由感不备于我的话,那么它就无处可寻。””我对世界七大洲的任何地方既没有兴趣,也没有真正去看过。我游历我自己的第八大洲。 “可是,现实生活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不自由的,旅行的意义就是要寻找自由,至少可以假装自由,哪怕是一小段时间。 所以当有人提出给你赞助环游世界时,真是不用心花怒放不足以形容自己心情了。于是就有了下面这个视频。 环游世界的年轻人Casey Neistat 1981年出生,2003年的时候他就和他哥哥一起拍视频,第一个视频就拿iPod的电池寿命开刀,Neistat用镂空的纸板喷漆方法在苹果出名的人像剪影广告添加了这么一句话:“苹果电池只能用18个月”。接下来是2005年的偷自行车系列,他用绞手钳、电锯等方式偷自己的自行车,拍下视频,表现在纽约各地明目张胆的偷车甚至都不会受到任何询问。2012年3月,他又和纽约时报合作,再度拍摄视频观看如今在纽约偷车会遇到什么。就是这一直的视频训练,让他在视频领域小有名气,于是,他收到了耐克的邀请,让他制作以Life is a sport. Make it Count的视频。 Neistat没有做视频,他决定拿这笔钱环游世界。在视频开头他说这是an irresponsible start,听到这里我就有热血沸腾的感觉,我终于明白“不负责”三个字对人的诱惑有多么大。即使看到别人可以“不负责”,我都会有感同身受的感觉,这种反叛精神证明人的心底是对“不负责”有渴望的。 但是不负责的背后是要做到“超预期”。想想看,用十天时间环游世界,那么多城市,光做飞机倒时差都会是一件麻烦事,更不要说在过程当中拍视频传递Make it Count的含义。在这个视频里,有节奏感的音乐是重要的,Neistat的固定动作,场景变化、跑步、后空翻、出人意料的美景以及名人名言都赋予了Make it Count的含义。 海伦凯勒说:生命要么是冒险要么就什么都不是。罗斯福总统说:Try Something。在视频中间,他还用Casanova的话说:不犯错的人不做事。罗斯福老婆伊莲娜说:每天都做件让你感到害怕的事情。最后他用甘地的话总结说:Action Express Priorities。这就完成了耐克的任务,你让我制作Make it Count的视频,我就告诉你,什么对我才是真正Count的事情。 耐克应该很高兴,这个视频在Youtube上的点击超过百万,成为真正的病毒视频。耐克这笔钱花到这里,真正是皆大欢喜的事。 PS:星期二(24号)晚上7点,在单向街书店有牛津大学欧洲研究中心教授Timothy Garton Ash的讲座。世界很奇妙,从三年前许知远跟我说起他,到两年半前Ron Javers在汕头来北京的飞机上把纽约书评杂志上Garton Ash的文章指给我看,再到今天帮助把Garton Ash教授约到单向街书店做讲座,真正体会到了乔布斯演讲中提到的Connecting the Dots。 希望周二有空的同学,可以在下班,放学后来单向街听听Garton Ash讲什么,也许我们并不能全懂他在说什么,但是谁知道有什么Dots是我们可以以后串起来的呢?Try Something, Make it Count!

Read More 视频:我真想不负责任的环游世界

“对于一个需要在全世界跑的摄影记者来说,家于我而言是时空变换,转换身边的人和情感。”VII的摄影记者ED KASHI将自己和妻子Julie多年的书信集结成书“Witness N8:Photojournalisms”。与他之前的纪事摄影出版物不同的是这本书更在乎传递自己对于拍摄对象及常年缺席的家庭的独白。“我内心最深处的感受,触动我至深的现实,是我整理这本书出来的初衷。” “家庭在我生命里的地位是无法取代的。常年的在外奔波让我对家的依恋日益增加。我的小孩一个14,另一个17.我突然意识到我已经在他们的生命里缺席了太多。不是说我失去了他们,而是他们已经长大到有了自己的世界,他们不再那么需要我了。”在接受nyt的采访时,他有些遗憾地说道。 将家庭书信出版,对摄影师而言是一种自我表达,与被拍摄对象联系的方式。在独自一人在外工作了这么久之后,Ed坦言迫切希望和人们呆在一起,与人们特别亲近。“我喜欢触摸人们。工作分散了我太多和家人相处的时间,现在我和家人在一块,他们围绕着我,让我觉得不再孤单。” 最初的书信写在Ed kashi精心准备的小本子上,上面还会有他画的插图。网络普及之后,甜蜜的小册子变成了email。每封都有浓厚的思念。 作为国家地理杂志和VII的摄影师,常年出没在尼日利亚,叙利亚等战火纷飞地区。Ed Kashi也将自己从事摄影以来有感触的作品在这本书里做了梳理。和妻子的书信里,内容大部分是讲诉自己遇见拍摄对象的经过和自己对作品的理解。其中,包括获得2010年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将年度照片一等奖颁,记录越战后依然受到美军橙剂(Agent Orange)二恶英污染的越南家庭的故事。 ED对周遭怀着特别细腻的情感,巨大的温柔善意。“我是个敏感的人,人们表现出的负面情绪都让我伤心。”在2003年出版的“aging in america”,他探访了二战后美国婴儿潮出生的一代。颠覆往日刻板印象里吊着氧气管,大小便失禁无法自理的老人形象,他镜头中的老人,参加老年运动会,为vogue等时尚杂志担任老年模特,结识新伴侣,散发着独特的自由。 他宣告,老人不再是“invisible old”,你可以选择“growt up and die”而不是“grow old and die”.在拍摄完“aging in american”后,Ed深知社会对于老年人的忽视,以及他们的孤独,立马和妻子决定搬进独居的岳父家里,照顾他。并拍摄了短片,记录老人的生活。 Ed反对猎奇地拍摄,对拍摄者来说,应该注重专业理性,展现人性的一面,思考,敏感,关注人本身。“我选择拍摄对象是因为我真的关心他们。我被这种心情驱赶着去拍摄,如果能有点帮助就再好不过了。” 在书中“look at me”这部分,Ed Kashi要求阅读者需要用敏感的心去体会。去看出他在拍摄中的挣扎,看出他对被拍摄对象的关注,并不是荒唐的猎奇,自我陶醉的英雄主义。真真切切地对他接触对象的感觉,在叙利亚和教育部的交涉,近在咫尺的西弗吉利亚的死亡。 柔情和战火交织在这本书里。摄影师用他丰富的影像和关怀人类生存环境的立意获得业界认同。对于观看者而言,体会图像中传递的力量,深入他人的生活,感受其传达的情感。也许发生的故事离你很远,图像却又独特的美丽,让你觉得这就是你身边的故事。    

Read More Witness N8:战地摄影师的温柔独白

法国大选进入最后阶段,距4月22日初选仅10天不到,法国全国进入了准备阶段,在学校,广场等重要地段,选举委员会已经搭出专门的布告栏来进行各位竞选者的宣传,在通过宪法委员会正式审批后而参加本次选举的10位候选人将公平地展现在大众面前,也就是说,尽管在主流媒体的曝光率上,因为党派的影响力,现任总统萨科齐和社会党候选人奥朗德的曝光率远远在其他8位候选人之上,但国家依旧给其他候选人尽可能多的展现机会来让本次大选更加透明,且符合民主原则,这一法兰西共和国引以为傲的普世价值。 从4月11日起,各大电台,电视台辟出一定的时间段播放每一位候选人的广告其中包含竞选纲领,集会时间等等,所有竞选人的出场顺序随机打乱,且统一了广告长度,其中较短的版本为1分38秒,较长的版本为3分左右。在一档名为“言出必行”的政治辩论栏目中,每一位竞选者轮流出场,时间统一为杜邦–艾尼昂(‘自由法国’的参选人)与在场嘉宾互动所耗费时间即23分30秒,分毫不差。该黄金档节目由资深新闻主播大卫 布加达主持,嘉宾的组成则非常综合,大多是经验丰富的经济学家,社会学家,主流报刊杂志的主编,问题则涉及个人经历直到竞选政纲,无所不包。 在各党派使出浑身解数来拉选票的同时,可是许多选民却不解风情,根据各大调查机构给出的数据,本次选举第一轮的弃权率将会高达20%左右,第二轮的数字也与此相当。就目前形势而言,在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就业岗位的议题势必成为各位竞选人唇枪舌剑的焦点战场,几乎所有的竞选人都提出了“法国制造”的重要性,在“中国制造“大行其道的今天,西方社会对于贸易保护主义回归的吁求已经不亚于当初在中国大肆建厂时的热情。 至于选情方面,奥朗德与萨科齐的差距逐渐拉大,后者本有可能乘着在villepinte市7万人大集会的强劲势头重拾获胜的希望,可现实无疑给现任总统浇了一盆冷水,两者在第二轮的差距已经拉大至57%对43%,就算抛去4%的统计误差,似乎萨科齐的失败将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以至于社会党人已经开始盘算总理和部长人选,甚至连美国的时代周刊都已经给出了“永别了,萨科齐”这样的封面新闻,萨科齐之前曾许诺,若选举失败将永别政坛,在这个总统连任成为惯例的国度,他仍旧将为自己的政治抱负或是野心做殊死一搏。

Read More 萨科齐,不说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