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2012

英国金融时报有个保留栏目叫“Lunch With the FT”,彭博电视在周末也播放了一档节目“Titans at the Table”,这期请到了四个对冲基金行业高手边吃边聊。因为里面有看空中国的Jim Chanos,周末英语时间就用在了这段视频上。 没想到Jim Chanos和我一样爱吃面包,在视频开始别人还都端着的时候,他就动上手了。潜台词是“你们先说着,我先吃饱哈。”可主持人Betty Liu看不过去了,从第15分钟开始,她就把议题转向了中国,大空头Chanos上场时间到。选两句对白出来: Betty问:有什么可以让你不再看空中国?Chanos回答:(房产)价格跌啊。 可是,中国这房地产调控没多少成效呢,保障房雷声大雨点还没落下来呢,各地就又开始松绑了,这回房价是按不住了。但吊诡的是这个段落的结尾,我感觉Jim Chanos也软了下来,他说中国可以Get Through,真是相当奇怪的事情。另一点有趣的是,在视频的最后,Jim Chanos还谈到了他和索罗斯共事时候的事。 视频里那个光头叫Steve Kuhn,他在中国待了三年时间。搜了下,应该是在北京大学教金融学,此前则是高盛的交易员。北大光华在金融学领域除了Michael Petis之外,还真是有具有实际操作经验的好手在。可惜这些好手,很少出现在中国的传媒上,想想真是挺浪费的一件事。 PS:吃饭是件大事。中国的主持人四处走穴,那是相当擅长吃饭,但是现场录制下来的吃饭节目,也基本是地铁公交介绍美食的节目,像财经节目这样需要专业性的栏目,仔细想想,中国的主持人里,那真是屈指可数。恩,又仔细想了想,用杨过的手指头数应该都有富余的。欢迎同学们提名人选。看你们能不能凑足五个。 PPS:隐藏了上一篇正告Zaker的文章,Zaker工作人员反应速度还挺快。朋友说,与人为善,解决问题,不要传递情绪。我说:好。 最后多说一句,其实我想不明白这种聚合阅读的盈利模式,做大了可能有广告,但搞聚合的和原创内容的如何分成呢,按照苹果那种分法吗?那要多少读者量才能达到那个量级啊,以前Blogbus这些博客大站做不到的事情,交给聚合的平台去做,困难一定大大的。这一点,我还是不操心了。

Read More 与对冲基金大佬吃饭:15分钟看空中国

很久没买报纸了。上周搜狗的同学说《经济观察报》已经涨到五块时,我都震惊了。 往小了说经观是我阅读新闻从事新闻最初的引路者,往大了说,经观是我20岁之后树立价值观所阅读的最重要的一份报纸。可就是这么一份报纸,我竟然那么久没有买。更可怕的事情是,可日子依旧那么过,并没有少什么。 当我们新闻工作者都开始不再通过阅读报纸获取新闻时,新闻的未来在哪里? 新闻总归要看。不买报纸就看网络,于是很多人认为互联网将会是报纸的终结者。互联网的海量新闻、及时更新特征都让报纸望尘莫及,渠道方面的优势相当明显。报纸对抗互联网的只有两种模式,一种是往专业里做,面向细分人群走高端市场,但更多的都市报纸开始做社区,做服务,以本地化对抗互联网。 我对报纸的未来相当悲观,无论拼时效性还是拼创意设计,报纸都只会继续走下坡路,更恐怖的是从需求方的读者来看,萎缩大势已定,回天乏术。 但我同样不看好互联网,加个定语的话那就是中国的门户互联网,因为门户新闻的海量特点也让其没有节制,让读者迷失在比特海洋之中,最终就是孔子说得,学而不思则罔。每天我从门户的后台看到浏览新闻的网民每个独立访客(UV)停留时间时,我没有不绝望的理由。 互联网的应对方式是2.0,强调UGC,强调互动,但基本上,这样的方式仍然是一种封闭的方式,毕竟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我相对看好杂志,杂志不拼时效,在设计方面优势明显,而更重要的是阅读杂志时的“不期而遇”,下面我们就说说这种“不期而遇”的Eureka时刻。 感谢《外滩画报》的折子同学给我一直寄杂志,去年年底外滩从大开本改小后,每期我都能找到有趣的文章读,今天我选取的这幅图片就是外滩画报介绍的插画师大卫·唐顿(David Downton)的作品。 用句绕口令说就是:互联网2.0那些RSS和UGC都是在推送“我知道我会喜欢的内容”,但强调这一点,我就错过了那些“我不知道我会喜欢的内容”,而这种内容在杂志上最多。大卫·唐顿的插画就属于我不知道我会喜欢的内容。而这是任何的UGC,任何的SNS都搞不定的事情,中国的UGC缺少新鲜感,SNS则如同互联网一样没有节制。 杂志自身的属性需要去探寻读者“我知道我喜欢的”和“读者不知道自己喜欢的”内容之间的比例,而这个比例因读者而定。因为杂志要卖,迎合读者见效最快,所以杂志发展就失去了探索的想象力。这和罗振宇说得“王利芬悖论”很像。(也正因为这个原因,我渐渐也不看明日风尚了) 曾经在《环球企业家》供职的张亮在知乎上评价一财周刊商业上成功时说”恕我不敬,我始终认为媒体应该有更高的诉求,如果一群以其思考、识见和文字为生的人最终只是把自己的产品做成了快销品,那是一种让人不舒服的妥协。即使这妥协可能换得不错的商业回报。” 这样的话,一财周刊那个“商业就是这样”的板块,就应该变成“商业应该这样”。可是让一群年轻记者去说“商业应该这样”又显得没有底气。其实,满足读者需求也是一种诉求,如果一个媒体能持续不断的向读者提供“知道自己会喜欢的内容”的话,这个媒体已经相当不错了。但离一流媒体还差得太远。杂志要Inspiring,一财现在只不过是interesting而已。 我觉得未来的媒体,应该重点是去传播那些“读者都不知道自己会喜欢“的新闻。这个就是我对新闻未来的看法。互联网终将会被海量信息所牵绊,这个世界仍然需要编辑(黄继新2006年在思维的乐趣网站上写得文章依然值得一读),而杂志向下迎合读者,端不起来身段。 最后,我看好移动新媒体,这是个有节制的平台,应该用有限的阅读去引导充满无限想象的事情。在移动互联网上重复报纸、杂志、广播、电视的形态是没有前途的,如何用有限的阅读激发无限的想象,才是更值得思考的话题。 Less is More.

Read More 新闻的未来:有限阅读与无限想象

在法国电视一台的20时新闻里,主持人询问其是否有意参与大选的议题,尼古拉萨科齐以一种简单的方式宣布了参与角逐2012年法国总统的决定:“是的,我将成为大选的候选人”,该决定的做出丝毫不令人意外,当他在最近几月内连续出席由法国各大媒体主持的通气会,他就不断加紧了文宣和拜票的脚步。 在离总统选举第一轮,即4月22日,仅两个月的日子,萨科齐延后宣布参选的策略并未收到奇效,他的主要对手社会党人奥朗德的支持率依旧居高不下(29%),据民调显示,后者将在初选时和萨科齐一同进入第二轮选举,并以极大地优势战胜萨科齐当选。此外,极右翼的国民阵线候选人勒庞女士和中间派老将白鲁也以相当的支持率紧追不舍(15%,13%)。 事实上,萨科齐早就意识到国内民众对其政绩不佳的积怨,以至于在上月的新闻通气会上,他甚至说到了“五年任期结束之后的退休生活”,这被看做是他本人对其缺乏信心的一个信号,07年当政以来,呼声从“拿破仑二世”直降谷底(如图所示),竞选政纲内的相当多内容没有得到有效贯彻,加之金融风暴的来袭,他的能力受到了广泛质疑,直到利比亚战争内的强硬立场才让惨淡的支持率些许回升。 在大选前的最后关头,各党派使劲浑身解数,对执政的人民阵线联盟而言,为萨科齐保驾护航成为第一要务,但一个年轻有为满口文韬武略的萨科齐已经成为五年前的过去时,如今,面对自己经营的烂摊子,他提出了“强盛法国”的口号,并给出了“重新给予法国人话语权”的承诺,效仿近邻德国似乎成为了他的救命稻草,他反复提及德国经济模式的优势,以至于在阿尔萨斯省(多次被德国吞并)的某次演讲中,误把“阿尔萨斯”念成“阿勒玛涅(德国)”。 但他也并非没有好消息,夫人布吕尼不久之前产下的可爱女婴成为了现任爱丽舍宫主人为第二个任期所打下的人情牌,另一方面,他在指望竞争对手不断出错,因五年前党内矛盾而痛失大选的社会党,此番众志成城,但仍然状况不断,奥朗德被反对者泼施面粉即刻引来大哗。(如果,如果不告诉你那是面粉的话,你看这布景像不像是明星出场,用得干冰做特效呢?) 总之,当总统选举帷幕拉开之时,这个国家都会陷入躁动与疯狂中,权力和欲望呈现于欢呼和叫嚣之间。好戏上演,静观其变。 图说:这是08年1月3日到12年2月6日的4年时间中关于萨科奇信任度的走势图。红色那条是不信任,蓝色是信任,灰色是不置可否。

Read More 萨科齐:战备状态V.S.五年任期结束之后的退休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