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011

C-C-T-V,中国中央电视台,那是中国传媒界不能说的秘密。 原以为,任何一家中国媒体都不敢去在央视的太岁头上动土。只有不想混了的组织,才会选择具有垄断杀伤力的央视作为自己的对手。互联网巨头强壮如百度,遇到中央电视台报道医药竞价搜索,也只能乖乖就范。看看百度2009年第一季度的报表,就知道为了化解央视报道的负面影响,百度投下了多少广告费用:4000万! 互联网门户遇到央视的任何一场活动,央视旗下任何一个栏目寄来的稿件宣传都如同接到圣旨一般,因为在央视工作的根本不把自己当合作媒体,绝对的甲方姿态:不仅要求位置,甚至要求时间。更关键的是:多次承诺的片尾字幕体现等若干合作统统打水漂!俩个字:忽悠。四个字:纯粹忽悠。但百度、分众先例在前,你敢得罪央视吗? 原以为只有发生央视大火这样的事件,人们才能看到央视作为一个机构被报道,生活在新闻联播中的人们才能看到那冰山下的一角。 好在还有财新传媒,他们出动了六位记者,撰写了一组名为《达芬奇案中案》的特别报道,在2011年的最后一天,将央视与达芬奇背后的事件重新梳理记录,看看这个文章导语: “一场原本普通的消费者与商家纠纷,一方付了部分预付款,但对到货商品不满;一方未收足货款,面对总是不满意的客户,要求先付款再送货。谁是谁非,已进入司法程序。然而,消费者找到电视台投诉,媒体周密部署,化装暗访,商家随即陷入“造假售假”的舆论漩涡。 这就是轰动一时的“达芬奇造假门”故事,但远不是故事的全部。” 在最需要网络拓展影响力的时候,网络门户媒体因为是财新稿件无法转载,只能让财新利用自身的财新网和微博等社交工具传播新闻(即使能转载,我都很想看到门户在得罪央视和声援财新面前,到底会如何选择)。也许,孤军奋战的财新最终只是蚍蜉撼树,年末这个时点让稿件影响力大打折扣,但我们新闻别动队必须要赞一句:财新,好样的!六位记者(高昱 王姗姗 龙周园 邓海 王晓庆 见习记者 靳晴),好样的! PS:财新的授权转载制度很奇怪,到底是一篇一篇文章的授权转载,还是一个Package的无所不包?如果是前者缺乏时效性和重要性,后者则那个传说中的天价绝对会使门户望而却步。在中国做传媒,有理想的同气连枝、惺惺相惜,没道德的沆瀣一气,同流合污。

Read More 中央电视台:莫伸手,大火之外有财新!

早。上。好。 这句问候来自一个深夜没睡觉的人。对熬夜写稿的记者来说,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就是交稿之后的那一瞬间,那匍匐倒地,一睡不起的瞬间,而比这一瞬间更美妙的就是关电脑的一刹那,看到久期未遇的一幅好图,顿时睡意全无。 今天的这幅图来自纽约时报中文月刊,看着这本十年前我走上新闻道路时就顶礼膜拜的报纸开始出版中文内容,看到那个T字,我真有点明白陈子昂登幽州台时的心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明年1月9日,这本纽约时报旗下的杂志就将在中国出街(希望不会延后了)。尽管月刊的发行节奏早已不适合新闻传播节奏,但以月刊为切入点制造话题能为筹办中的纽约时报中文网带来多少关注度真是充满想象力的事情。想想未来,华尔街日报、金融时报和纽约时报三家中文网能三足鼎立的话,加上崛起的财新网和骨架仍在的财经网,如果这些家都和财新团队一样搞稿源控制的话,我们搜狐这些门户的日子真是越来越难了…… 十分建议各位同学点开剪纸那副招贴图看看细节。新闻别动队的老朋友迷盒同学如今是纽约时报中文月刊的创意总监,迷盒说:“我们找了老北京剪纸师傅任正山为我们剪了一个足足有60厘米高的NYTlogo,把老美的设计总监感动得want to cry”,看到这幅图,我终于把心放下来了,当初挖前东家墙角把她“拐卖”到这个地方,心里忐忑不安,因为创新刊的不确定性是会让人掉层皮的,如今看来她适应的相当好嘛。迷盒和卢涛是我相当佩服的两个设计师,懂内容、懂设计的同学真是会抢记者饭碗的啊,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在别动队搜他们之前为别动队撰写的文章就明白我的焦虑何在了。 幽州城中,又多一本拿得出手的刊物,真是可喜可贺。 PS:对,这是篇广告文,当我开始要遏制自己使用形容词冲动的时候,那十有八九写作的内容总会让人觉得是一篇广而告之帖,但是谁说广告帖就没有内容,不能让人大开眼界来着?

Read More 纽约时报中文月刊: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T下(创刊啦!)

前一阵子,咱这边互联网好生生流行过一段“普通青年VS文艺青年VS二逼青年”的照片秀,新闻别动队本来写作得新闻周刊与商业周刊关于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双生封面,因为Knack这张文艺照片也就随着转变成这个标题了。 对比新闻周刊和彭博商业周刊,前者的封面有变化但还是平淡,和彭博商业周刊扑克脸这样搏出位的封面一对比,在杂志发行层面,新闻周刊就矮了一截,但是在文章内容上面,新闻周刊能请到泰晤士报的外交编辑Roger Boyes来撰写文章,这对真正关心德国政治的人来说是要必须认真阅读的,尽管彭博商周的写手Peter Coy也是老将,但他毕竟偏经济,文章只为当下的欧债危机而写,读过也就放下。能被Poker Face标题吸引的读者,在阅读层次上是有差异的。 好在还有网络传播,因为DailyBeast,新闻周刊的网络文章在和彭博商业周刊的文章对比过程中并没有埋没。这件事给我们的两点启示,一,如果你认为自己的文章写得比别家好,那么就一定要拿出来,因为互联网和报刊杂志不同的地方是,互联网新闻不易碎,因为互联网有长尾阅读。在这方面,时代杂志建立起的阅读收费防火墙我总觉得是自掘坟墓,这一点一年后我们会看得更清晰。第二,记者一定要有自己的品牌,摁住一个领域成为专家,在网络传播时,要突出的不仅是杂志的品牌,更是作者的品牌。 PS:北京外国语大学的同学们把针对国际新闻编译的“参差”博客扩展成了一个独立网站,感兴趣的同学们可以去参差体验下。看到还有这么多年轻人对新闻有热情,还愿意把青春奉献给新闻事业,总是要说些鼓励的话,同学们努力吧!

Read More 德国总理默克尔:普通·文艺·那啥范儿

中午彭博商业周刊的创意总监Richard Turley放出了年刊封面,我第一反应是这封面怎么这么乱啊,这还没到2012呢,怎么2011就自乱阵脚了啊。做了个Gif图,大家可以先看看这种年刊封面样式。 黑白世界,粉红扑面,无序、混乱、晃眼,可Richard说,这个封面是个四连张,这就做出来清明上河图的感觉了,咱见惯了封面蝴蝶拉,见过了杂志中刊的左右拉页,我等着看彭博商周这次是不是准备在封面用四拉页的方式来一回年终总结。 感谢博客天下的闻烜同学拼图。今天冬至,各位别动队的新朋旧友吃着饺子唱着歌,乐呵着哈。

Read More 彭博商业周刊年刊:混乱的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