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2011

5月在云南,记忆最深的就是在一个下着冷雨的清晨看印象丽江演出,8月在北京,最开心的就是开始为一家名叫德国印象的网站做撰稿人。 我一直觉得人是应该有多样性的。08年在香港采访长江学者陈小章,她是中国乃至世界首屈一指的生命科学领域学者,可她跟我说,她其实直到大学毕业还没打定主意是要去写小说还是要去继续学术研究。 连岳的博客名叫“连岳的第八大洲”,这来自葡萄牙作家佩索阿文章中的一句话“我们从来不能从自己体内抽身而去。我们从来不能成为另外的人,除非运用我们对自己的想象性感觉,我们才能他变。真正的景观是我们自己创造的,因为我们是它们的上帝。它们在我们眼里实际的样子,恰恰就是它们被造就的样子。我对世界七大洲的任何地方既没有兴趣,也没有真正去看过。我游历我自己的第八大洲。 ”连岳老师另外一句经典语录是说:你要按你想象的去生活,否则你迟早按照你生活的去想。 在香港读书时,读龙应台老师的文章,看她这样教导自己的儿子安德烈什么样的工作是快乐的:第一,它给你意义,第二,它给你时间,你的工作不绑架你使你成为工作的俘虏,容许你去充分体验生活。 引用这么多人,我只是为了为自己鼓气,让自己有勇气去选择想象中的生活。我已立志成为一个多样化的人,在德国印象网站,我的写作领域不是财经而是体育,从1998年开始,我就成为了德国足球的球迷。不狂热,颇理性的德国球迷。 上周我读刘原的“流亡三部曲”第一本《丧家犬也有乡愁》,这是他2002年在南方体育工作时的专栏结集。作为一个后知后觉的人,五年前当我开始看龚晓跃等南体流亡群体的文字时,那种文字体验就是“你嘴上有风暴的味道”,仰视中幻想何时自己能有如此功力。五年后,重读刘原,我觉得我有信心写得比他好,于是接下这样的撰稿任务,我要开始修建自己的第八大洲,我要给自己留下岁月印象。 后天,9月1日开学的日子,德国印象网站将改版上线,如果你感兴趣德国的科技、教育、文化、体育、旅游,欢迎你来德国印象玩。

Read More 德国印象:看我修建自己的第八大洲

上周两大事件是乔布斯离职和卡扎菲政权被攻陷,今天别动队用4个封面展现国际刊物如何看待卡扎菲事件。 战乱频仍,民不聊生,种族冲突对利比亚这个北非国家统统不适用。拥有175.95万平方公里土地的利比亚比可以用幅员辽阔来形容,庞大的石油储备和600万的人口规模更是让这个国家有机会共同富裕,可惜人均GDP近1万5千美元的利比亚卡扎菲政权却结结实实的垮了,谁还能用中等收入陷阱去解释利比亚的政权倾覆呢? PS:最近在读刘原的流亡三部曲,是流氓原在过去十年的专栏结集。十年前,几乎所有会写字的人都在中国的传媒圈南北流窜,东西征战,十年之后,丧家犬已无乡愁。

Read More 卡扎菲:该倒总会倒,该推就得推

今天别动队迎接新队员。要不是见过真人,我是没法把后台上Polartigerbear这个有气势的名字和一个女孩子联系起来的。Polar同学一出手就点评了国内两大刊物:三联生活和新周刊。她的阅读和写作方式都很有趣,相信会对这两家刊物供职的同学有所刺激。 以往别动队关注国外刊物多,我一直觉得新闻人需要开眼界,所以试图从外刊吸取营养传播新知,但我发现,少数的几次点评国内刊物引发的争论同样有趣,反倒更能促进国内媒体建设。于是别动队以后会试着努力多关注国内报刊,如有得罪,还望海涵。今天就跟着Polar同学看三联和新周刊吧。(以上是韩巍的胡言乱语) ——这是正文分割线—— 姐看的杂志的确有点不那么fashion,但是这种场面姐要hold住,所以在三联和新周刊之外,姐狐假虎威地贴上大牌的The Economist. 现代社会对我们这代人的要求就是“没有最好,只有更好”。如果说知晓“健康饮食”已经是现代人最该学习的生存技能,那关注“育儿”就是高瞻远瞩,未雨绸缪。偏偏时下全球经济是整一片愁云惨雾,搞的Economist都悲观地把经济形势描绘成“生死攸关”。关于钱的焦虑就像流感病毒一样席卷每个有生活压力的人。介于姐姐我没家世没存款,只得承认新周刊这期“低成本指南”的选题实在是“秒杀”了姐的钱包。四本杂志就这么因为它们的封面而凑到姐的手里,可见姐的内心对现状真的很是焦虑,亟待找到个出口。 毫无疑问,中文杂志们准确地把握了当今社会读者们的心态和需求,一眼瞟到这些个关乎“国计民生”的封面标题,即便是都过刊,姐照买不误。在跑遍韬奋书店,商务印书馆,还有各樽街头报亭都购买未果的情况下,姐依然不屈不挠最终在Amazon上给翻出来了,因为姐天真地企盼着能从这些国内顶尖刊物中取到“真经”:或许,姐能找出最省钱的“生活指南”,然后用抠下来的碎银子满足一点儿关于小女人衣橱的私欲;或许,姐能在“回到厨房”里找到绿色健康又经济的食谱;亦或许,姐会在“育儿焦虑症”的专题里悟出一番科学“教导”,为这个还遥不可及的“人生工程”提早准备一点儿“真知灼见”。 然而,姐失策了。 纵观三本中文刊,《新周刊》所谓的省钱招数基本可归为陈词滥调,他们的条条框框充其量只属于从网络上搜刮来的口水总结。而《三联》的“厨房生活”呢?姐差点没吐血:“美食博客明星”、“大学教授”、“美籍海归”、“IT工程师”,都是成功“精英”中的“战斗鹰”啊!再来看菜谱:海鲜意面,牛排配蔬菜,香煎银鳕鱼,蒜蓉粉丝蒸扇贝,甜点是蛋挞和芒果布丁……杂志在热心帮姐深化对中产生活认识的同时,也简洁地嘲讽了姐对于“健康餐饮”的白日梦。再就是“育儿经”:它总算罗列出一堆年轻父母关于育儿资源争夺的“焦虑”,可惜也总是在洋洋洒洒倾吐后就马不停蹄为文章画上圆满的句号,没有释压,没有解惑,甚至都没有对目前这种普遍的焦虑现象做一小段诚恳的分析。以至于姐真的不能原谅这些文章背后的“暗示”:难不成“吃喝”和“后代”都是奢望?不就是少了点钞票嘛,这杂志怎么越读还越让穷人“理屈词穷”了…… 所以当姐最终放下中文转去“The Economist”,看到这期冷峻的封面时,姐反而找到了慰藉,还是人家更实际,平铺直述着我们这辈人所撞上的可怜的“真谛”:经济不济,工资不涨,机会不多,还有事可做能养活自己的同志们应该感恩!介于目前的经济形势,凡此种种人生奢望还是先收敛一点,实际一点,工作嘛,只能再勤奋一点,生活上再对自己狠一点! 姐知道自己有那么点儿好高骛远,总是过早去“执念”那些关乎厨房、育儿的生活梦想。但姐还是时刻巴望着经济大环境能好一点,当今社会的财富分配能公平一点。至少,封面故事可以写得再深刻一点,这样我们每个星期还能照旧抚摸着轻盈的纸张,闻着油墨香,心底再升腾出多一些奋斗的动力和对未来的乐观。姐不至于败不起每个月的杂志费,只是姐脆弱的心伤不起。

Read More 新生活四“面”楚歌——姐Hold不住伤不起啊!

最新一期的经济学人用Asia’s Lonely Hearts讲述了亚洲婚姻现状,我根据封面将这篇文章翻译为亚细亚孤男。无巧不成书,周末的金融时报封面是一个女性与孩子的剪影,于是,时隔多日,一期新的双生封面故事就这样诞生了。 在经济学人的文章中,其实并没有太多关于亚细亚孤男的论述,更多的篇幅是在描述亚洲的婚姻现状。比如在亚洲最富裕的四个地方:日本、台湾、韩国和香港,平均结婚年龄女性已经达到29到30,男人更是达到31到33岁。更严重的问题是女人越来越不想结婚。大约三分之一的日本女性在30小几的时候未婚,超过五分之一的台湾姑娘在30大几了还单身。在曼谷,20%的40到44的大姐未婚(在此要抗议下经济学人,40到44岁的群体,你竟然用了个词叫old women?) 东亚地区的每名妇女的生育率从60年代末的5.3个到今天的1.6个。婚姻的社会价值在于它可以带来更少的犯罪活动。经济学人在文章中也提到了最近在英国的骚乱,深层原因就是缺乏父母监管和对孝顺的尊重,这也是东西方的重要差异。 看到这样的段落,我们转头去说今天的双生封面《金融时报》的开篇,“I wept for a mother who must abadon a child”(我为那些必须遗弃孩子的母亲落泪)。这让我想起很早以前学日语,最早几课我们就学了寅次郎的故事,名字就叫“做男人很累”,可是没办法,有些责任必须要男人承担。如果是我,我对金融时报的潜台词就是这样的,wept for a mother but shame for the father. 对女人越来越不愿意结婚,《经济学人》给出的解决之道是:放松离婚法律,因为这会促进婚姻。可惜中国修改的婚姻法带给女同胞的伤害似乎更大,这件事的教训是:步子慢不怕,方向错可是要影响社会发展的啊! 唉,我都开始关注婚姻法了,真是到岁数了,不服老不行啊。

Read More 双生封面:亚细亚孤男·欧罗巴寡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