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2011

过去两年中国大陆的男刊市场雄起了,从2009年智族创刊开始,各家男刊得过且过的日子结束了,以往还可以骗骗广告主说:中国的男性读者心智水平不高,消费能力差,我们做得尽管难看,但这就是中国特色。可《智族》的创刊激发了各家的斗志,广告主也不是那么好骗的,于是,时尚先生、芭莎男士、他生活等杂志品相日益改善,男刊市场的成熟也引进了更多的竞争者,这不,桦榭也推出了自己的新刊。 今天收工早,在五道口路口买煎饼吃,手头收了一把零钱。晃到报刊亭看杂志摆样,抬眼发现老板在处理过刊,于是把手里的零钱换了两本杂志,一本中国国家地理和3月新创刊的男刊睿士ELLEMEN。 自从麦格离开,别动队的时尚男刊跟踪彻底没了时效性。要怪就怪这半年央行不省心,隔三岔五的调调准备金啊,加个息啥的,每次动作我都得鼓捣个专题应下景。这时当,除了隔三岔五点评下《智族》和《时尚先生》,如果朋友不寄样刊,我是没精力去探索新刊了。尽管ELLEMEN睿士上月创刊时阵势不小,送这包那包的,我也没动心。可买了杂志,咱就要认真读。“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是别动队评刊的宗旨,做得好咱拍巴掌,做得烂咱扔板砖。不好意思,睿士杂志这回要挨板砖了。 还记得睿士声势浩大的创刊,可是看完刊物,我倒吸一口冷气,这品相的杂志都敢出街混啊,这是欺负广告主不识货,还是摸准了消费者为了那个包只要不是废纸都会买呢?闲话不多说,扔板砖先砸几个窟窿让大家看。 首先,定位不清:看东方早报采访睿士的编辑总监李宝剑,说《睿士》一开始就想定位的是 “哥们儿间的对话”。我得说,这定位玩大发了。原因?您接着看。一本杂志的创刊号,必须打响一个概念,咱搬出智族GQ当年创刊做个横向对比。GQ当年创刊拍出来的封面是中国新绅士,睿士也有概念:“男人世界 真情万种”底下跟着三个词:睿智、风范、魅力。虚头八脑不说,这三个词哪个词和哥们儿能搭界啊?哥们有很多种,老一辈的战友是哥们,一起打CS的网友也可以是哥们,可哥们最怕岔了辈分,你爸的战友你不能叫“哥们”,你爸跟你一起打CS也不能是你哥们。GQ有名号叫“很酷的叔叔”,你说,在你身边的哥们里,有几个是配得上“睿智、风范、魅力”这词的?配不上那还叫“哥们儿间的对话”吗? 其次,色块真复古。您听说过红宝书吗?您见过一红到底的杂志吗?买一本睿士吧,您会看到伟大的美编对红颜色的顶礼膜拜,从开篇到结束,从天头到地脚,您会看到红色无处不在:标题、导读、边框、抽言,You name it! 我见过喜欢红色的,但我真是没见过这么喜欢红色的。难道这本杂志的从美术总监到编辑总监到出版人都是红色控?这本杂志的首发地点也不是在重庆啊! 关于大红色,想起朔爷当年是怎么评价春晚的大红大绿的:“大红大绿多土啊!”一红到底,真土啊! 最后,我们谈谈内容(如果真有得谈的话)。如果睿士六个封面还有点谈资的话,那六篇对话体文章也真是一口水到底的水稿了。这又得回到杂志基本理念上来,一本杂志要立得住,创刊必须有价值观,要有概念立得住。 智族当年创刊时封面上了个11罗汉足球队,但人家并没有整篇对话了事,而是根据不同人分类,描述《智族》的中国新绅士11个特质,别管准不准,人家这就是在玩定位。可是睿士做啥了?拍了六个封面,噱头有了,你要看内容?这个真没有……啥叫“一本为触动,取悦,启发,服务中国新世代男性而创的杂志”?这样的目标读者和GQ塑造的“有型有款,智趣不凡”一比,有得比吗? 杂志是需要一流写手的,一流写手提供的是“专栏体+叙事+知识+幽默感+工夫劲儿”(借用李海鹏的话)的文章,这是杂志必不可少的核心竞争力,这也是为什么智族创刊时,王锋要拉李海鹏和困困入伙,为什么关军、苗炜、冯唐会为智族撰稿的原因。作为康泰旗下的刊物,智族可以调用纽约客、连线、名利场等多家刊物的内容,而这是睿士不具备的,所以天然就少了个杀手级武器,但打死也不能让整本刊物最硬的部分是文化版块吧。一本杂志的专题部门都承担不起做硬稿的任务,还扯什么社会责任啊。 PS: 欢迎别动队的各位成员继续关注睿士。我们也欢迎睿士杂志的同仁寄送样刊给新闻别动队,杂志社内部的评刊容易陷到“表扬与自我表扬”的怪圈里,听点不同声音有助于开阔心胸啊。要自信,要大度啊! 同学们,等待韩巍下个月买煎饼的时候买杂志吧,希望下次可以不用再拍砖啊,以和为贵啊。 霍炬在百度文库事件时建议作家让作品中漂亮的女主角拒绝追求者的时候说“你还用百度,这么土,我才不跟你交往”。这几天琢磨着:要敦促杂志进步,只有一个狠招了,就是为所有没有眼力价的广告主做个名单,然后尽情嘲笑:这么烂的杂志你们也投?反正别动队里拥有英法日俄德西等各语种的同学,调戏下不开眼的品牌广告,不知道那群大脑袋看到中国市场广告投放是这样的反应会是啥态度。哪天咱找个倒霉蛋试试手?

Read More 睿士ELLEMEN:没看到“睿”,看到“土”了

上周日是复活节。我已经习惯了每个节日必不可少的家庭聚会,因为我有一对非常可爱的房东夫妇,他们是我在美国最重要的朋友。女房东热爱做饭。一个月没有家庭聚会就会觉得浪费了她的煮菜功夫,反正,我是既大大地享了口福,又听到了许许多多的故事。 房东的外甥乔娶了来自卢旺达的格雷斯,两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现在在美国的空军服役。很多人都看过卢旺达饭店吧,那场1994年的百万人大屠杀震惊了世界,也吓坏了卢旺达的百姓,他们选择了背井离乡,选择了远离故土从此浪迹天涯。格雷斯的父母申请了政治庇护,从此落户美国,那时格雷斯只有3岁。卢旺达,于格雷斯一家,是永远的伤痛。自从来了美国,格雷斯一家就再也没有回去过。乔的叔叔是很典型的美国白人,精力旺盛,好奇心重。自从听说卢旺达最近对外来游客相对友善了些,他就跃跃欲试,想去卢旺达看看。 两个月前,终于成行,当然,他也被善意的提醒,如果不想在卢旺达惹麻烦,请假装听不懂他们的语言(卢旺达的官方语言为英语,法语,和卢旺达语,这里应该是说假装听不懂卢旺达语)。 因为乔的叔叔本人并没有来参加聚会,我们只是听乔的妈妈讲了个可以称作是笑话的笑话。乔的叔叔的眼睛是纯净的蓝色。他所遇到的卢旺达人没有见过蓝眼睛的外国人,于是,很好奇地问他,“你的眼睛是蓝色的,那你看到的景色是不是都是蓝色的?”听到这里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是应该笑他们的天真和傻气,还是应该为他们井底之蛙式的生活感到悲哀。 而在这个世界上,在那些被遗忘的角落,会有多少人问相似的问题?也许是因为地域的隔阂,也许是因为高压的政治统治,他们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另一个我们常常说到的例子就是朝鲜。政府善于给人民洗脑,百姓也就满足于现有的生活。与其说满足,不如说是被动的选择了现有的生活方式。当然,他们也丧失了了解世界的权利。我们,因为网络,却可以成为主动的人群,去了解那些被遗忘的国家,被遗忘的人们,以及他们“无关世界痛痒的生活”。 于是,我开始羡慕那些不是去旅游而是选择去旅行的年轻人。你们呢? (P.S. 乔和格雷斯夫妇今年或者明年会去卢旺达,我希望到时候我能知道更多,然后与大家分享)

Read More 卢旺达:无知,也许是因为被遗忘

春天不是读书天。上海最高温慢火熬至29度的那天,我和老友在方塔园借船,管理员一脚踏岸一脚踏舟躬身清理船内积雨,借着湖水推动这姿势堪比“一字开”,逼出看客一身冷汗。船是老船,桨是老桨,塔是老塔,园中无人,这遍横生独占清明好春光之感。老友知我不识草木,一路戏说玉兰除了白、紫还有二乔和飞黄,八重樱比吉野樱价高,鸡爪槭变种成了红枫……再争争洒金洒的像不像泼漆,哪儿还记前夜通宵赶deadline的悲凉。 老友是做景观设计的,就差没梅妻鹤子了。要说装逼起来,人光一个属的植物名就能是个拉丁语词库。隔行如隔山,此话甚是!因此《O2氧气生活》(2011年第四期)——《春季赏花手册》这种vade-mecum(手册)对我就是个必要的存在,学习科学地悲春,避免认错花说错话的惨剧发生。 《O2氧气生活》自诩“一本中看又中用的生活设计类大众杂志”,说实话我一直是觉得这本杂志中看的时候不中用,中用的时候不中看。要说中看不中用,2009年9月的《善琏湖笔》端的是好文章,湖笔厂的辉煌和衰败昭然纸上,是我最喜欢的一期。中用不中看的,这期的《春季赏花手册》算一个。说不中看,一是因为植物的照片被大幅放大后,虚的部分看多了特别晃眼,这时候绿油油的虚景上在加一两行白字描述实在是有些傻气。二是花草文章忌精细,横竖是写不过古人的。香草多妖,写春花春树当问蒲留仙借一把鬼气才好。梨棠春景用了“一树梨花压海棠”的段子,要说桃李之事,莫道“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便是“桃花依旧笑春风”也好过《韩诗外传》的正经典故。 读《O2氧气生活》猎奇不得其实算是活该,生活还当踏踏实实。2007年创刊至今,《02氧气生活》图文相辅相成,一路也算是稳稳当当。2009年O2 SHOP 陆续在上海和杭州开设,除了卖杂志,还卖环保设计,一般是棉麻的衣物、瓷木茶具、餐具。我在南京路的353广场看到过一家实体店,产品的款型让我想到MUJI,连带着价钱也不便宜。 说到花草,去年引进过一本杂志叫《园艺时光》,蓝本是法国的L’Ami des Jardins,出了四期,针对室内、私家花园等场合下植物怎么搭配、栽培工具、植物的详细介绍等,实用有加,可惜现在停刊了。

Read More 《O2》:若要写春天,鬼气当外露

故事的转折点发生在2005年的光棍节(第三排第一幅封面),这一天,一个小正太长成了一个半大小子啦。 不知道中国的传媒是否还能有这么一天,用封面去记录自身的成长。 新闻别动队试图用自身微薄的努力记录中国传媒的一段历史,这么多年过去了,封面还是谁的这个,谁的那个,说起来还真是挺伤心的事情呐。年轻人真得耗不起啊!

Read More 哈利波特:小正太长残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