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011

两年前,梁文道在港大上新闻评论课。他说,新闻人拿起笔时,心中首先要有怕,然后论证了“铁肩担道义”这种心态对评论人的伤害:新闻每天都在发生,但客观中立的新闻都可能失实,那就更不要说根据新闻报道进行二手评论了,因为评论是要亮明观点,而这更容易落下话柄。 其实,新闻人要怕得事情更多。在我短暂的新闻生涯中,我最害怕的是这么一件事:如果有一天,老板突然要炒我鱿鱼,我怎么办?除了新闻我还能干什么?在报纸工作底薪很低,稿费全凭跑新闻,23岁的时候我可以充满干劲每个月拿6000块,但五年后跑不动了怎么办?于是我转向杂志,杂志起薪相对高,工作相对闲,但我依然忧虑,尽管我配得上老板发得工资,但我对老板是不信任的,我总在想,要是老板有一天看我不爽把我开了,我怎么办?(这件事相信在金融危机时被解雇还没拿到赔偿金的同事比我更有发言权),于是想不明白的我就去香港读书。 在香港,我克服了对年龄渐长的恐惧,深深受教于苹果老大乔布斯教导得“keep looking, don’t settle”心态。如今我在一个门户网站工作,报纸、杂志、网站,我在慢慢完成我狡兔三窟的理想。尽管我热爱新闻工作,但我不信任现有管理新闻的制度,吴晓波老师曾经转述过这样一句话,“一个知识分子,应该有一份不赖此为生的工作”。对一个记者来说,这件事显然同样重要,当兄弟把身家性命都压在工作上时,一群看不见的手还时刻有炒我的权力,你觉得兄弟还会安心工作吗? 记者行业流动性大,问题出在记者身上吗?问题当然出在管理层。从一线记者打拼上去的管理者一不小心就用自己的年龄铸就了玻璃天花板。你看看沈颢27岁做上名满天下的《南方周末》编委,不到30岁创办《21世纪经济报道》,你再看看现在的年轻记者还有这么年轻就功成名就的吗?即使是《财经》的罗昌平也是在大变局中才做上副主编位置的吧?这两年,我们更多看到的不是越来越多优秀的新闻人告别传媒领域吗?而那些热血犹在,冲杀一线的记者又有多少沦为辗转在各个市场化媒体之中的“野记”?而这个时代,已经不会再有野记一战成名的报道了。 在管理者年龄天花板之外,更大的问题是传媒的组织架构:原本市场化的传媒机构是扁平化的,但如今,你看看三联生活周刊甚至在版权页上已经赫然打出资深主笔、主笔、主任记者的级别划分,你应该知道这场游戏玩不下去了,这么发展下去,王小峰和尚进总有一天会成为高级主笔、董事主笔,进而是执行董事总主笔,再之后就只能在头衔后面加括号表示(享受高级主编待遇了)。 而网站会好吗?在门户网站普通员工的AB级分类,更是让晋升成为熬年头的幻想,熬年头并没有错,不这样组织就没有人情味(老子贡献4年青春,工资没涨,你还不给个头衔?)但在这样的组织里,人是为新闻工作,还是为头衔工作?而这个追问最后归结为:如果教堂和国家是分开的,但记者的工资为什么要和头衔绑在一起呢? 那么管理层是否知道自己的缺陷在什么地方呢?他们又如何弥补这种缺陷呢?这就要说到今天的主题了,为所有的新闻行业管理者推荐一本书:《You Can’t Fire Everyone》,这本书的作者Hank Gilman是财富杂志执行副主编,我把这本书名翻译为《你不能炒了所有人——半路出家的管理者教训》,各个传媒机构的当家人会在书中学会如何管理发展中的组织不会从扁平化吹大。 那些茫然的新闻业管理者应该醒醒了,首先要直面自己的组织一边在膨胀一边又无序发展人才流失的现实,其次我们才有可能谈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法。(如果你和康泰纳仕一样不肯直面现实,拖到最后在金融危机冲击下不得不聘用麦肯锡,最终结论竟然是裁员来压缩成本,你不觉得这是很讽刺的事情吗?) 延伸阅读:FT中文网:谁谁谁专栏 在英国当老板很窝囊 新闻别动队:2009年7月24日  麦肯锡会毁了Conde Nast PS: 新闻别动队一直看空中国传统媒体的变革,这些传统机构的领军人并不知道自己身处的传媒变革意味着什么。如果你开始困惑自己的职业前途,不知道自己组织的未来在哪里。下一次见到你的老板,问他(她)一个简单的问题你就可以知道答案。这个问题是:你听说过新闻别动队吗?如果回答是没有,如果你也是兔子,你应该知道自己需要做什么了。如果有一天,传媒高层管理人开始烦恼,我想中国新闻就有希望了。 PPS:晚上听李稻葵老师讲课,记住了四个字,四海为家。有这四个字打底,鱿鱼算神马,请老板一起吃。

Read More “野记”的烦恼:如果有一天老板请你吃鱿鱼……

你很懂媒体吗?或者,你想变得很懂媒体吗?再或者,你想看起来显得很懂媒体吗?恭喜你,来对地方了。欧阳不通将教你如何迅速伪装成一个媒体内行。 不管是不是真的,反正很多人都说报纸快死了,而互联网像个广场似的一点儿也不精英。电视就更别提了,牛逼的人都是不看电视的。所以首先,在所有媒介形式里,杂志必须是你的最爱。 无论是网页的、PDF的、纸质的还是客户端,都要在你嘴中无可比拟、天花乱坠。即使你每天早上坐在地铁里读免费的《I时代报》,中午看看新浪新闻,晚上躺在沙发上看看《非诚勿扰》然后一天就过去了,半个字都不要提。杂志,你只能喜欢杂志。 什么,还有通讯社?哎呦,你忍心让我成天泡在没有经过洗练的信息粥里吗?! 在跟人家说你“中意的”(其实你这辈子买它没超过三本)杂志时,切忌从它的内容下嘴。“哎呀《财经》这次挖出来一个公用情妇哎!”——歇菜吧你。人家都做成封面故事了,谁还能不知道?你跟个做报表的有啥区别? 作为一个媒体内行,你关注的首先应该是所有媒体的东家。要是本外刊你就扯它的持股,否则就八它高层的卦。“哎其实跟汤森合并的时候,路透的人暗爽死了。”“你知道《财经》为什么那么牛吗?太子党啊!想来那是十年之前,在厦门的一条滨海公路上,有一位颇具姿色的女子……”“为什么FT中文网能做出新天域的稿子来?人家记者的老婆是中央的哎!”别管它真的假的,反正对方也不知道,网上更查不出来。 如果你缺乏八卦来源,不要紧,扯不上运作就扯作者。我知道你看一篇文章的时候根本不关心标题下面那几个小字。但是记住,以后不能这么干了。你可以忘了这篇报道讲的是什么,但绝不能忘了它是谁写的。“《公共裙带》是罗昌平亲自操刀的哎!”你看,好多了吧?“什么,伊险峰老师写的文章??”“天哪,这篇特写的作者是Ola Galal 和 Alaa Shahine,他们关于阿拉伯世界的报道真的篇篇精品哦!!”相信我,当人名是英文的时候你就根本不用在乎他出不出名了。 我们可以偶尔忍受你在发音正确的前提下把ELLE、VOGUE和COSMOPOLITAN挂在嘴边。但看在老天爷的份儿上,千万别让什么“服饰”“美容”“时装之苑”之类的词儿从你舌头上流出来。看的不是泛财经类也就算了,你竟然还看中文版的??不过如果你真的爱它们爱到不行了,把这个词背熟:桦榭菲力柏契媒体集团,桦榭菲力柏契媒体集团,桦榭菲力柏契媒体集团。你可以不经意间昵称它为“桦榭”:“桦榭在中国做得一般,但那几本杂志偶尔看看也无伤大雅嘛。” 在跟人扯淡的时候,千万别为了显得你看过外刊而提到Time或Newsweek。Economist还凑合,但不管怎么说,那都是虚荣的大学生们为了学外语才买的过刊。你经常看的是Wired, Harper’s和选题非常合你口味的The Atlantic,偶尔费点劲看看SPIEGEL和Le Nouvel Observateur。对方会德语你就说后面那个,会法语就说前面那个。万一人家两样都会,你再找别的。“那你会讲意大利语吗?不会?啊那太好了,上期Picame的那几个设计……” 你可以还用着诺基亚手机,但你绝不能讨厌新媒体,以免被历史的车轮轧得粉身碎骨。一个内行的手机必须是Android的,除非“哎呀它的Apps实在太后进了。虽说它是开放的,但你看在Android平台上出了客户端的媒体才有几家?没有一台iOS设备,你可让我怎么活!”你的RSS订阅列表里始终有“新闻别动队”,因为毕竟它已经是国内做得最好的了。但其实你更喜欢的仍然是Fast Company,即使你从来没有读完过上面的任何一篇文章。 “什么,你也喜欢Infographics?Interactive?但是你也不会做是吧……对,我们都是爱好者。走,前面拐弯儿就是个星巴克,咱们去坐坐。你说这年头要是没有Wifi,还开个屁的店啊……” 其实很多跟人扯淡的开场一说自己是复旦新闻系的,我就已经安全了,虽然事实上我很水。其实你根本不用在乎对面的人是哪个系的。相信我,当你掌握了上述内容,走进中国一大半新闻系去都问题不大。不管你遇见的是个硕士生、博士生还是他们的导师,尽管淡定。他们之中不懂这些的人比懂的人多多了,而且基本上都没看过这篇文章。 说明:本文纯属parody, 调侃娱乐,无意针对任何特定的组织或个人。如有冒犯请联系作者。图片via.

Read More 如何伪装成一个媒体内行

野心勃勃的Google终于推出了一个网络杂志站点:Think Quarterly。这个设计考究的网站让人眼前一亮,选题和内容也都是颇有水准,让我非常惊喜。(第一期Think Quarterly的pdf文件下载在这里,在搜索框左边有个很小的下载按钮) 首先看域名,是.uk而不是.com,看介绍,这个只是Google在英国和爱尔兰运营部门的作品,也不知道会不会持续运作下去,现在也看不到和 Google其他的产品有什么联系,而且还是本季刊,一切迹象都表明这是Google的试水之作。不过即便是试水,这本杂志也已经有非常高的起点了。 杂志的初衷是在这个信息爆炸的年代,我们更需要往回看,反思过去。第一期的主题是Data,很Geeky,这点倒是凸显了Google的文化。访谈的人物包括Statistics的明星Hans Rosling, (这个老头非常有趣,推荐他给BBC拍的纪录片The Joy of Stats,内容有趣生动,完全不枯燥,就算你讨厌数字也能看得津津有味,非常enjoyable),总之文章内容是有认真在做,虽然感觉和Conde Nast旗下的Wired似曾相识,但是没办法,两本都是很Geeky的杂志,雷同在所难免。 另外一大特色是整本杂志提供pdf文档下载,虽然所有文字都在网站上有,但是看经过精心设计的杂志显然乐趣更多,不过可能是这个项目go live太仓促,官方twitter帐号说pdf文档下载还要等几天。(见第一段我们的链接啊:)) 说说这杂志的未来,Google肯定不会就这么简单弄个杂志就算了,它应该和Wired走不一样的路,Wired作为一本成熟且拥有广大粉丝的杂志已经占 据了Geek杂志的高地,Google应该要充分利用自家资源和其他服务整合,提供pdf是第一步,能不能有更生动的表现形式是Google必须考虑的事 情,而且怎么好好利用iPad和马上上市的众多Android tablets资源也是个问题。不过就现在来看,我挺喜欢Think Quarterly这个项目的,希望它能好好发展下去。 ---------分割线--------------- 印象中除了Google外,最近加入网络媒体大潮的非媒体类公司是Louis Vuitton,在悄悄关闭了其官方网上商店eLuxury.com后,非常非常低调地推出了一个类似于blog的时尚文化网站NOWNESS, 这个网站着重的不是文字,而是视觉影像。每个视频都是业内高手或是顶级大师的作品,内容有的惊艳有的晦涩,但是都有奢侈品企业要传达的高级感。在网站介绍 上找不到一丝和LVMH集团有关的字眼,但是要是看看每支视频的制作人员就知道只有财大气粗的企业才有精力和财力做这些事情。 这个网站的问题是虽然它的本意是要借助社会化网络化的大潮向世人传达一种态度和质感,但内容和内容间没有很好的过渡和区分,作品间水平差异性大,文字部分引导性欠佳,读来读去都是虚无感,不过这也是时尚类媒体的通病,总之它显得太小众,虽然有数据显示这个网站的注册量一直在飙升,但多半都是行业内的人在看,也不能说这样不好,但是我觉得LVMH搞这个网站的初衷肯定不是纯粹给行业内的人士交流,它还是想要辐射到更广的大众去。 总而言之就是现在大家都在试水,这些非媒体类公司在慢慢通过打造自己的媒体平台,传统媒体在内外交困的情况下,还没真正想出路在何方。 PS:智族GQ本来叫Gentleman Quarterly,如今Google又来个Think Quarterly,看来这G字头的都够慢得,呵呵。如果Google从这一期的Data延展开始做Infographic,有好戏看啦~~~~WOW~~~

Read More Google慢杂志:Think Quarterly

[album: http://www.pressmine.com/wp-content/plugins/dm-albums/dm-albums.php?currdir=/wp-content/uploads/dm-albums/taylor/] 昨天纪念伊莉莎白泰勒,展示了她三张Esquire封面,有同学说为什么不做一个幻灯片展示下泰勒的封面史呢?我想也是,于是就有了今天的这个幻灯片。 PS:上传封面图较多,服务器压力较大,请同学们耐心等待啊。

Read More 一美六十年:1949到2010泰勒封面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