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2011

这是经济学人制作的一个GDP图表,显示中国大陆各个省份GDP相对应世界上的不同国家。我来描述下我的迁徙史吧。我首先从哥伦比亚的河北村来到菲律宾的北京镇,随后作为菲佣出口埃及的香港,在当地金融动荡时被驱逐出境来到印度尼西亚的广东。 新闻别动队八卦解读下这幅中国地图: 1.中国最适合居住的地方是湖南、江苏、山东与上海,那里对应的是新加坡、瑞士与芬兰。 2.福建最有可能率先爆发地方债务危机,因为爱尔兰正在经历主权债务危机。 3. 青海是玻利维亚,还挺符合高原经济发展特点的 4.阿拉伯世界正在动荡,所以卡塔尔的吉林与重庆,阿联酋的辽宁,利比亚的贵州与新疆,科威特的广西,阿尔及利亚的陕西请勿靠近。 5.海南和湖北对应肯尼亚和尼日利亚,是我们在非洲大陆的老朋友。 6.河南是泰国,四川是马来西亚。所以以后没钱去不了新马泰,就摁住湖南、四川和河南可劲玩吧。 7.中国足球的希望在黑龙江、内蒙古和甘肃。因为乌克兰、捷克与克罗地亚都是东欧劲旅。 未来你想移民哪个城市呢?我选定了芬兰,你呢? PS:本文纯属玩票,各省青年请勿对号入座,欢迎台湾同胞表达对祖国大陆的怀念。

Read More 从哥伦比亚移民菲律宾

首先,我忏悔,我坦白,作为一个无牌记者,我无数次的从外刊上编译稿件,并不是每一次我都注明出处,情节比吴晓波老师严重的多。如果按照柳红老师在博客上贴出的抄袭例证,我是赤裸裸的不折不扣的抄袭者。(据柳红老师统计,两本书涉及字面、文字相同的地方共有32处近8000字,涉及文献、引证的也有30处7000字,具体可以点开柳红老师的博客,看她整理的一系列“抄袭”对比……) 可是,为什么我知道我只要还想做一个有追求的新闻记者,我不可能改?因为我要卖字为生。按照柳红老师抠字句的挑法,我相信中国记者应该十有八九会落马……为什么?当你的采访对象给你采访时间只有10分钟,而且还是群访时,你怎么让你的稿件与众不同?什么?你说等着约下次采访?难道别家明天都写出来了,我被主编训吗?难道不写稿天上会掉钱吗? 那么我能做什么?我能做得只是在我的采访中添加我编译的外国新闻,我甚至把这看成是我的核心竞争力。(另外,群访的事情经常发生,可请问,有多少读者看对话新闻时知道群访的每个问题是标明是哪家媒体提问的?) 万盟集团的王巍老师在微博上说:“本来一声道歉的事情,导致一场官司.不再是傲慢和蔑视的态度问题,而是猖狂和无耻的品格问题.方舟子的小学生都知道的名言,被当下的”知识界”和”传媒界”忽略到大学生们都看不懂的地步,非让一个偏执的不懂世故的弱女子孤军奋斗.” 我不清楚为什么王巍老师用词如此之重。我不否认吴晓波老师在经济观察报上的回应文章确实言辞欠妥,但是将其归结为傲慢和蔑视,甚至上升到猖狂和无耻的品格问题,这也太上纲上线了吧……至于方舟子说小学生都知道的名言,我小学就没搞清楚,我从写第一篇作文就学会了虚构和编瞎话,红旗不刮风都可以高高飘扬,更别说我帮了无数不认识的老奶奶过马路了。小学?你学会了什么? 这个世界不是非黑即白,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何为抄袭的一杆秤。我认为晓波老师没有抄袭。按照最严格的定义,他缺少的最多是学术规范,那种类似于魏斐德写戴笠传和上海警察那样的学术规范,可是那样附注甚至多到干扰正文的学术规范是写作必须的吗?学术讲规范,难道我们写新闻,写一部传记也要遵循同样的规范?难道我在写每一个字之前都要极端的加注释(这段话第1个字和第10个字引用自谁谁?或者更极端的此字由仓颉造?) 按照王巍老师的说法,如果晓波老师道歉,请您按照方舟子的标准评述:他的写作方式有什么问题吗? 如果晓波老师被认定抄袭,我以后真就不敢写字了……我是小字辈,没啥声誉,在此,郑重向所有还没有起诉我的人道歉。另外,请问柳红老师,为什么将这起抄袭索赔的金额定在50万元呢? PS:我得加注:柳红老师的照片来自凤凰读书会的网页,我未经许可就搬到这里了,我这算滥用肖像权吗?凤凰会告我吗? PPS:谈柳红诉吴晓波的案例,让我想起国外各大杂志常用的Group Journalism写作方式,明天或者什么时候与别动队的读者分享吧。 (写完这篇文章,我好怕怕啊……)

Read More 如果吴晓波抄袭,全中国就没有敢写字的记者了……

上次新闻别动队的小心同学对城市中国评刊(看这里《乘着地铁回到毛时代》),今天从国际对比的角度继续讲述城市地铁交通问题,讲讲全球化时代如何共享的话题。 中国的地铁营运早已过了蜜月期,现在一提起地百家争鸣的多是各色不足。同济大学的潘海啸教授在这期《城市中国》里指出了产业关联、共线节点拥挤、住房排布、运营成本和维护负担等问题。上海大学的曾军教授从空间的概念上指 出了“在地铁狭小的空间里,人与人的身体距离不断地突破礼仪的底线,但并没有因此而成为彼此心灵沟通的契机。”车厢里只有小孩是自在得说话,大多数人都是 低语、无语、寡言少语。(咦,难道只有北京车厢里是大声讲话的?) 再吐个槽,九几年上海地铁起步价也就1元,现今的起价3元是当时的封顶价。住得不巧的话要换n条轨道线路,顺带参观n个区县的地下风光,有这功夫南京都到了。老百姓这脑子动来动去还是动到买车上去了。郎咸平说香港治堵经济学是分散人流,避免造成城市功能配置(办公楼、学校、医院、酒店等)的地理聚集化;新中国成立初期被否决的梁陈方案也建议避免城市在工业化过程中盲目发展,造成惊人的拥堵、环境污染、区域紊乱、交通阻塞等弊病。 看到 “交通阻塞”四个字,大家又该一把辛酸泪了吧。“对比出真知”,《城市中国》刊登了美国华盛顿特区阿灵顿郡和新加坡轨道交通的两张示意图。前者采用了“牛眼结构”,开发密度以1/4英里为半径从地铁站点向周边逐渐降低,每个站点的再开发均采用不同的功能配置。新加坡则采用多层次公共交通与土地利用结合,以新的卫星城镇为疏散集核进行多点居住模式的环形规划。就在中国地铁诞生前的二十年,梁思成将老北京六百多年的街道系统视作帝都天然的交通条件,认为环道(与今日之分环方法有所不同)四向伸出的辐道将主要车辆自然汇集到大路上,不致无故地去串小胡同,胡同里的住宅可免受汽车嘈杂之干扰,这也是以人为本。只可惜,规划师不是政治家,大家意会即可。 美国华盛顿特区阿灵顿郡的“牛眼结构” 新加坡的星群状新城镇 不过发了半天牢骚,还是得说地铁的区域性辐射在很大程度上方便了咱们。按现在一线城市的人口数字看,如果地铁不给力,日子更没法过了。至于本文,若有张冠李戴理解错误之处还请指正,毕竟看的是热闹。最后,只好学梁公当年,借杨大年一首诗为己开脱: 鲍老当筵笑郭郎,笑他舞袖太郎当。 若教鲍老当筵舞,转更郎当舞袖长。

Read More 没有交通问题的城市才是好城市

年度流鼻血时间到!2011年的体育画报(Sports Illustrated)泳装比基尼特刊再度清凉上市,在别动队草稿箱中雪藏半周的文章终于可以出炉。为得就是在黑色星期一,让别动队的各位男读者提前憧憬一下美好的夏天啊! 去年,别动队用《体育画报:比基尼到底能卖多少钱?》为各位描述了体育画报的泳装特刊是如何的广告吸金大户。从1964年体育画报开始做泳装封面开始,累计广告进账已超过10亿美元!平均每期都能达到2000万美元。 尽管美色当前,但韩巍却异常冷静,今天我想写关于杂志营销的一些小看法。当我想到这种营销方式时,我觉得这个主意好得不像是真的,既简单又有效果,但我想不到为什么杂志不去实践下。 这个主意就是:海报营销。走过报刊亭,我们能看到报刊亭外都贴满了杂志招贴画,各式海报覆盖着报刊亭的外墙。各家媒体为了占据报刊亭,招数百出。据说当年周末画报大市场时,率先开始给报刊主送支架(用来挂杂志),条件是要让现代传播旗下的刊物摆在最上面的位置。 平面营销为什么重要?我们先说个题外话:南方周末在《让子弹飞》上映时,曾采访投资人马珂,其中一个细节是,马珂说“北京市四环以内的路牌有4000块,其中1500块是让子弹飞的海报。”《让子弹飞》投资1亿,其中5000万都用在宣传上。 那么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到底有多少报刊亭?为什么这些报刊亭不能成为广告营销的主战场?与路牌不同,报刊亭的挑战可能在于这些报刊亭属于不同的个人,但怎么解释电梯间里的分众传媒呢?即使再退一步,为什么一定要在报刊亭挂自己的杂志封面呢?为什么不可以制作海报卖广告呢?就好像体育画报这个封面,你看左边的海报,可以看到HTC嘛。 那么为什么杂志不去做呢?好好规划下,这应该也是一个变支出为收入的地方吧:) PS:最后,放送1964年体育画报第一期泳装特刊的封面。 PPS:别动队已成立快两年了,现有的页面已经满足不了想要呈现的内容,我们需要添加滚动图展示我们搜集的杂志封面。韩巍尽管略懂CSS,但仍然是不入流的水平,找到的Widget也和现有页面不搭。于是痛下决心要改版,所以如果你或者你认识的好友懂页面设计,那请一定要和韩巍邮件、MSN联系啊,我会把我做好的改版结构图发给你,请你吃饭感谢啊!

Read More 体育画报:年度泳装比基尼流鼻血特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