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010

好多次被人问到怎么才能做出互联网上的互动新闻,我很反动的说:要互动,必须要注重形式多过内容。结果,当然是被那些传统媒体出身信奉内容为王的人鄙视了…… 那我就用一个小例子解释我的观点。我扯出来的大旗是Economist。经济学人制作的这个互动新闻很简单,看起来好像一个图片,但你把鼠标放到模块上,就会出现不同的超链接小手,点击就是一条新闻。这个设计还可以后期深加工,一方面完全可以在图片上加小图,另一方面在小手超链接部分也可以添加摘要丰富页面内容。(这样的碎版设计,可以从时尚杂志时装版设计借鉴) 尽管经济学人的媒体表现形式很好玩,也早已是国际网络媒体的普遍实践,但它却不一定在中国的互联网媒体上出现,因为1.0思维的互联网媒体人仍然在用PV和弹出率来考察新闻效果,这种考察方式还是没有跳出海量信息的魔咒。海量新闻竞争向来都是红海,我已经在这个行业卧底了3个月,通俗的说,海量竞争即使赢了也不提气。网络新闻要从内容走向形式,这点门户中的网易做得稍微好那么一点。 要提气,就得玩形式。信息不在于多少,而在于价值。Sometimes Enough is Really Enough. 指望门户进行新闻形式创新,是没啥盼头了。在中国也就财新传媒、FT中文网、华尔街日报中文网这三家半(财经网就算那半家吧)还能做出点有内容有形式的媒体产品了。各位同学加油啊,做几个有意思网页出来啊:)

Read More 经济学人:什么才是互动新闻

看着这三张照片,如果这是一个男人从结婚,到生女再到看着外孙女出嫁,也算是美事一桩,可那哪还是新闻呢? 这是休·赫夫纳(Hugh Hefner)的三次婚姻,他是花花公子杂志社的老板。他曾经在1949年、1988年两次结婚,而今年他决定三度结婚时他84岁,新娘24岁……杨振宁老爷爷当年迎娶翁帆姑娘时是82对28吧…… 恩,前两次花花公子结婚,自己老婆的结婚礼服倒是裹得严严实实的啊,事不过三,赫夫纳,看好你哦!

Read More 在花花公子面前:杨振宁算什么……

去年迎接新年时,新闻别动队做了两件事:第一件是韩巍编译了系列文章“媒体应该这么玩”,介绍外国有意思的传媒实践,第二件就是面面同学制作的十佳封面。 又是一年到头时,无数的盘点轰炸着我的Greader订阅。但新闻别动队并不想重复去年的功课,我们试图为新年带来更多的喜庆,希望再上层楼,于是您就看到了今年我们特别制作的年度视频,主角是康泰纳仕旗下《Vogue服饰与美容》杂志。 在微博上和令狐磊就Vogue话题互动时,他提到“中国版不值得大家浪费精神关注”,我认同他的说法,但别动队却本着惩前毖后,治病救杂志的心态希望用实例展现给各位读者为什么要这么说。这次,我们把中国版Vogue2010年的12本杂志放到一起,用视频的方式呈现给您,让您去判断这是否是一本缺乏创新、墨守陈规的杂志,而这与它的国际姊妹刊差距又有多远。新闻别动队一向眼高手低,我们有限的精力只能投入到分析中国最顶尖的杂志,如果Vogue都如此,其它就可想而知了。 有心的读者应该还记得11月初我们曾专文解读如何在iPad上营销杂志,这一次年度视频我们就选择用Vogue的方式去解读中国版Vogue。现在,请您审阅! 视频解读: 1.翘肩膀的封面是 1月号与8月号;2.双胞胎造型是 2月号与11月号;3.打群架造型是 3月号(3人)与9月号(5人) 而我们选择的模仿范本Vogue分别来自:澳大利亚版、英国版、拉美版、土耳其版(勾肩搭背以及贝嫂的封面) 秀身材、秀服装来自:印度版、巴西版、巴黎版、葡萄牙版、意大利版与美国版 这些照片很多新闻别动队都在自家的微博贴出过。微博上有很多人都会贴很多外刊杂志的封面,有人问韩巍为什么新闻别动队也要赶这个时髦,我的回答是因为新闻别动队不是传声筒,我们在提供附加值。我想看了这个视频,你能明白我的意思。所以,欢迎您在微博关注我们:点这里。 除了这些封面同质性太强之外,我最想表达的是,看中国版Vogue,我找不到丝毫快乐的感觉,这是最令我震惊的事情。封面上的一个个面孔蹦得紧紧的,难道表情外露会被老虎吃掉吗?(唯一笑得开心的封面,是版权合作引进的)而关于快乐的感受对比,只有在你把中国Vogue和其它国家的杂志放到一起才体会得更加真切。 PS:感谢陈成效同学制作这个视频,是他让我们新闻别动队一直倡导的全媒体传播要具备媒介思维能力(Media Mindset)呈现在你的眼前。媒介思维能力在西方成熟的新闻媒体早已是现实,而在中国,众多传媒人仍在被大量垃圾信息伤害着眼睛。成效是汕头大学优秀 的毕业生,我们在南非和汕头大学的学生一同报道世界杯,再过两年,在中国媒体视频一定会见识汕头大学发力全媒体取得的成绩。 如果你对制作视频感兴趣,如果你认同我们的理念,也想加入新闻别动队,分享媒体的快乐,欢迎与我们邮件、MSN联系。

Read More 圣诞视频:没有《服饰与美容》的中国版Vogue

认识Derek有好一阵子了,他在加拿大读着我羡慕的金融专业,时不时给国内的时尚杂志写几篇文章,参与几个专题。每回想起Derek,我总会从心底涌起一股冲动,老天果然是不公平,为什么有的人外表已经很帅了,你还要让他懂时尚,让他懂金融,还能写出一手好文章。你看,他为别动队写第一篇文章,就是讲Infographic信息图表,他又向设计领域进军了,他只用了三言两语,就让我后背凉风阵阵,都说互联网时代信息无国界,但在信息接近性方面在防火墙保护下的中国是无论如何也赶不上加拿大了。上面是韩巍介绍别动队新作者的胡言乱语,下面请看正文啊…… Infographics从出现的年代来看不是新事物,书籍里面的讲解插图就是这个意思,如今早已升级为经典的由Henry Beck设计的 伦敦地铁线路图其实也是一张infographic。但是在信息量爆炸的现代出版业,以往单纯的文章配图无法满足要求,各种设 计美观诱人,信息量巨大的infographics开始涌现。这篇短文拿来举例的是意大利Intelligence in Lifestyle(IL)杂志,以下均为该杂志的美术总监 Francesco Franchis的作品。 这张infographics其实串联了好几张图,互相都有联系,条理清晰的图片非常好地缓解了读者面对大量信息的焦虑感 通过颜色,形状的分类来分隔信息,简洁明了,不至于让读者晕头 Infographics设计的难点在于: 1. 设计者需要从文字中提炼重点,抓住读者兴趣点 2. Infographics没有自动生产的模板可言,每张图都是根据文字内容专门设计 3. 图片不仅要充分传达信息,还得要设计美观新颖,吸引读者去看 将实物和插画风格的infographics结合 上面的三点,每点看起来都不是很难,但是要面面俱到实在不容易,有的Infographics设计得图片喧宾夺主,让人忽略内容,有的又太多文字,图片仅仅成为摆设,让人无处下手。 Francesco Franchi个人网站点这里

Read More 加拿大来信:信息图表,还是挺需要天分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