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010

好久没说信息图表(Infographic)了,最近一直在被数字折磨。中国的互联网应用实在是糟透了,尽管号称有海量信息,却很少有人真正做信息梳理的工作。几天前为了写文章,我要找北京市十年来的房价走势,竟然找不到一个信得过的资料来源,不是不够权威,就是数字前后矛盾,表述方式拒人千里。看着那些数字,能体会到记者写作时的良苦用心是“别读了,别读了,这些数字我都不懂,你就别读了”。 信息图表在中国真是任重道远啊…… PS:今天的图片来自Popular Science,这个页面模仿的是雅虎的首页,至少能立刻知道作者想说什么吧。

Read More 中国有多热:雅虎最知道

今天别动队再来说说文学。先用一个耸人听闻的标题掉下胃口哈。 读李海鹏《佛祖在一号线》,看到他讲和秘鲁作家胡安·莫里略的女儿吃饭,莫里略姑娘讲到自己小时候自卑的故事,因为她班上有个男生的父亲是马里奥·略萨(我想拿了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想着知道他的中国读者应该多很多了吧)。 我喜欢海鹏这个故事,因为我喜欢热爱文学的记者,能拥有自己的阅读品味是很值得骄傲的事情。作为记者,我们的工作常常要奉命行事,写一些口水稿,或者为了稿费,硬要把短文章能交代清楚的事情写长(这点经济观察报前首席记者章敬平老师在《向上的痛》里曾明确表示自己也曾这么做),“口水多过茶”就是我们这行对注水稿件的戏称。 所以,我想每个还记者都应该有自己喜爱的作家,就好像自己的护身符一样,时不时阅读下,以免让口水稿的杀伤力破坏了头脑。在香港,我的三人组合是:王迪诗、陶杰、倪震。 王迪诗算是我学姐。来香港那年,我二十五岁,她二十八岁,遇到她之前,我对她一无所知,现在我是她的狂热粉丝,她在《信报》写专栏“兰开夏道”,那种写作风格是我在大陆从没看到过的,至今我也没在大陆见过这种文字。读学姐的文字是种享受,感受下中环女律师的寸嘴生活,我想喜不喜欢学姐的文章就是判定一个人是不是拥有中产阶级品味的最好标准。 三年过去了,如今我二十八了,学姐依旧二十八。她和大陆的木木同学一样,没有人见过她的真面目,甚至很多人不知道是否真有这么一个人,But,anyway,即使学姐已经有了Phillip,而且有从A到Z26个选择,也仍然阻止不了我大声说:我爱你!的文字。 五月王迪诗在新浪开微博,我跟她留言说,Daisy你要把《兰开夏道》在大陆发行啊,她回复说在联系编辑呢,于是我就跟我做出版的朋友张晓星说,半年之后,他拿下了王迪诗的《一个人私奔》,不出意外的话过两个月就出版了,尽管《一个人私奔》不如《兰开夏道》那么带劲,但也足够冲击一下没文化的大陆文化圈了。 陶杰就不用介绍了,他有香江第一才子的美誉,他勤奋到可以每天在苹果日报写600字的专栏,后来我看黄佟佟《最美的女子》中的场景渲染,就知道她一定也喜欢看陶杰。据说香港评四大天王,也评四大才子。老四大才子是金庸、倪匡、蔡澜、黄霑,而新四大才子是陶杰、陈志云、梁文道、林夕。(小时候,我在老家跟我爸一起听评书,听到大小五义,我们小伙伴也照猫画虎选过街道小五义来着。) 最后说倪震。要不是08年年底倪震和周慧敏姑娘的感情危机登上港报大封面,我都不知道倪震这个人……在港大图书馆畅销书架上看到倪震的《绝顶爱情》,捧回宿舍那是相见恨晚啊。倪震绝对是情感问答高手,倪震在情感问答之余解决了一个困扰我很久的话题:如何在别人请我吃饭的时候心安理得。 看完倪震,我会说:人们总是在失恋时想到连岳,但在想谈恋爱时,想到的一定是倪震。 讲返追女呢样野,傻仔都知听阿Joe滴啦!(我广东话有进步吧,呵呵) PS:今天的图片是王迪诗做编剧的舞台剧《孔雀男与榴莲女》,秋天曾在中环大会堂上映。总有人说香港是文化沙漠,好像这么说就特有优越感似的,可一方面沙漠中是有甘泉的,另一方面即使没在沙漠里,天天看垃圾文字,品味又能高到哪里去呢? 对于香港我有太多回忆了,詹瑞文、黄子华、健吾、蔡东豪,每一个人做得事情都值得大书特书,可惜我们是新闻别动队,只能以后有时间再与各位分享吧。

Read More 借块宝地,表个白:我爱学姐王迪诗!

上周四FT的峰会上,看到了一本市面上看不到的杂志:《FT睿》。各类段子听多了,拿到一本杂志先看的就是刊号和版权页。 先是刊号,这是一本只有ISSN而没有CN号的杂志。换句话说,我们在报摊上看不到它,到新闻出版总署查也是查不到的。 它的发行采用的是一种精确制导的方式:筛选读者申请,然后免费投递赠阅。 对于这种直投的订阅模式,《FT睿》的执行主编林力博说:“免费赠阅与免费订阅的不同,在于后者主动表示了阅读愿望,对有阅读愿望的读者的发行,才是有效的发行,故申请是必须的。但申请的获批,经过筛选,标准跟年龄、性别、收入、工作领域、职务、教育程度、居住地等等有关。” 直接根据问卷筛选读者,而且得是真有阅读愿望的。这样一来,广告也就好投了。2008年8月创刊,现在翻开就满眼的宝珀、宾利、劳力士啥的,真不愧是FT办出来的。 投放广告。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下:《FT睿》的版权页上赫然写着:“本刊发行量经BPA国际媒体认证机构认证”。 之前别动队就提到过:“你看看我们期刊行业的发行量,那都是乘以十往外吆喝的。”在这种局势下,就要试图找到些控制局势的办法。 《FT睿》并不是我们能看到的唯一一家,如《财经》《Vista看天下》《IT时代周刊》等国内杂志也都是通过了认证的。但我们一直关注的《第一财经周刊》和《三联生活周刊》谁的却都还没有,咱们静观其变。 也有对BPA提出过非议的,如南方的《商务旅行》。 不管BPA的可信度到底有多高,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报刊杂志只有有了公正的发行数据,才好在一个健康的框架下获得成长。 《FT睿》是FT在中国出版的第一本杂志。官网上介绍,它“是一本面向有识之士的生活和投资月刊”,“关注那些经常游走于全球的新精英们,并注解他们所带回的观念、机会以及影响力,借此在中国建立新的生活品位以及智慧投资风潮。” 有意思,新闻别动队打算持续关注它。林老师,您可得让我收得到啊!

Read More 火车不是推的,发行不是吹的

纽约时报17号头版头条评论了李刚门事件。文中说,李刚门事件已经成为了中国社会的戏剧性事件,或者说是戏剧性事件的代表:官二代、富二代的横行霸道,普通老百姓遭遇不公平待遇并且受到权利压制的无助;事件被披露,全民愤怒,舆论谴责,事件戏剧性的发生大逆转,政府或是有关部分出面协调,当事人出于舆论压力公开道歉。这种小说里常常出现的桥段真实地在我们的生活中上演。但是,正如网上有些网民说的,在这个容易激动也容易遗忘的时代,我们所要的不仅仅是让李刚门成为社会热点,而是如何防止它成为社会常态。 老百姓能够让权势低头认错固然能让我们像是打了激素般的兴奋,但这不是全部。这好比猎人出门打猎,某天运气好用猎枪捕到一头猛虎,够猎人一家吃上一礼拜。但是,难道猎人就可以因为这样从此在家休息了么?这世界上还未曾出现过一劳永逸的事情,现在不会有,以后也不可能有。那根本是什么呢?假如猎人熟悉动物习性或者他的猎枪安装了GPS定位系统,那么,猎人收获的将会多很多,生活会更稳定。而我们,真正应该关注的是人的价值以及我们身上被赋予的权利。如何让人的价值在社会上得到重视,在法律中得到尊重,在权利冲突中得到保护,才是我们的思考重点。 另外一点需要指出的是,在信息时代中,政府企图控制新闻舆论几乎成为“不可能的任务”。政府有能力干预电视媒体和报纸,但是网络信息的无孔不入严重挑战了新闻审查制度。多渠道的信息来源(手机,相机等),以及广泛而迅速的网络传播,极大的降低了屏蔽新闻的可能性。 纽约时报原文在这里 图片在这里

Read More 纽约时报头版头条评价“李刚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