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2010

去年8月17日,新闻别动队曾经撰写文章《汽车销售:都没点经济危机的样子》,文章中我们写道: “年头7个月,北京新注册车辆26万1千辆,比去年同期相比上涨了9个百分点。 泛泛而谈,你感觉不到什么。你这么想,26万1千辆车,也就是平均每天新上路1200辆。这些车在西直门堵你、在四通桥堵你、在三元桥堵你、在四惠桥堵你……过去的210天中,每天1200辆车,好了,恐吓工作做到位了。” 《锦绣》杂志的邹波老师说得好,一个地方,你只来一次你就是一游客,你来很多次,你才能看到生活。那对大多数的新闻报道来说,都是一遍了事,不联系起来看,怎么能看到生活呢? 于是我们跟进这段新闻,今年的汽车销售数字更可怕了。据经济学人杂志8月26日报道,今年头4个月就有24万8千辆车在北京注册,我掐指一算,那平均每天增加车2066辆,您再想想北京的大小路口每天再多一辆车。好吧,我们完成了二次恐吓。 经济学人报道中提到的一个细节很有意思,它说通往北京的高速路曾一度堵了超过100公里,堵了整整11天……( One snarl up this month along a highway leading into Beijing was at one point over 100km long and left traffic gridlocked for eleven days until it mysteriously vanished on Thursday August 26th.Roadworks and booming demand for coal and other goods sent thousands of lorries heading for China’s capital.)莫非前几天北京西瓜涨价跟这有关…… 据报道,今年北京政府还为交通基础设施投入了800亿元,分析政府的交通建设支出,这又是另一个有意思的话题了。…

Read More 经济学人:堵啊堵啊堵汽车

奥美360Digital Influnce做得关于中外Social Media对比的表格,很有趣。在新浪微博上闲逛,感觉奥美在Social Media方面真是领先。博雅、伟达和蓝标的“网络存在”还没有建立起来,我现在还判断不出来这是好事还是坏事,毕竟公关行业是否需要营销自身的话题就是个回环论证题。 回头看看这个表格,感觉我们的Social Media还是不够刺激,小虾米都没长大,你说下一个被摁死的会是谁呢?街旁?(这家公司3个月5万用户,年底目标设定到100万用户,这帮年轻人的冲劲啊!) PS:不知道新浪是否能打通传统博客和微博之间的墙,这件事需要大格局,但是对倒流量绝对是个大帮助(你想啊,我在这@一下,直接蹦新浪或者腾讯了,那体验……)。

Read More 奥美360:中国的Social Media

今天我们故事的主角名叫Bill Bishop。他是道琼斯旗下Market Watch网站的创办人之一,他1997年联合创办了这网站,1999年上市,04年卖给了道琼斯。话说…… 其实,今天新闻别动队说得不是这事。我们要说得是中国财经畅销书问题。 Bill Bishop在中国生活了很多年。他第一次来中国是1989年,大三那年来北大做交流,后来又在台湾学习中文,有六年扎实的中文学习经历。2005年,他开始常驻中国,对中国经济和移动互联网领域发言,他在Twitter上的账号@Niubi您可能也听说过。 注意,快写到正题了。Bill是福布斯网站China Tracker栏目的撰稿人,他最近写作的题目就是李德林老师这本2009年11月出版的新书《高盛阴谋》,文章在此。 去年年底的时候《滚石》杂志的Matt Taibbi在《高盛——巨大的经济泡沫制造机》文章中说高盛是“一只缠绕在人性面孔上的巨大吸血乌贼”,引起轩然大波。 可在Bill Bishop看来,这和李德林老师这本书对高盛的描写比起来,那是小巫见大巫。Bishop粗粗一看,就感觉“这本书丑陋,不仅被反犹等阴谋论驱动,更包括煽动性的民族主义。”(In just a brief skim through the book I can tell it is ugly, driven by not just all the expected conspiracy theories, including an undercurrent of anti-Semitism, but also by a provocative nationalist theme.) 比Matt Taibbi更进一步的是,李德林老师描述高盛用到了两个动物,沙皮狗和东北虎。他说高盛这家公司“这个有着以色列沙皮狗智商和东北虎残忍性格.” 我十分尊重李德林老师,他是联办旗下《证券市场周刊》的主编助理,“《南方周末》致敬2008年度经济报道”以及“影响中国华语传媒盛典年度经济报道”获奖者。所以,我十分不愿意看到李德林老师走上《货币战争》那样的书籍出版道路,李德林老师与那些用化名、搞编著的人不同,他用实名写书已经有了自己的担当,李德林老师的博客在这里,你可以看到他是多么好的一名记录者。但这么严肃的财经新闻记者,为什么在写书时会以阴谋论立论呢? 我做过记者,我当然知道记者会用质疑是记者的天职来回应。在我短暂的新闻记者生涯中,我听到的最离谱的教导是:即使是你妈妈说她爱你,你也要找到证据。怀疑一切将新闻记者推向深渊,司法上讲无罪推定,而记者却在怀疑一切,怀疑到最后是否就会落入阴谋论的怪圈呢? PS:为什么在Google图片搜高盛阴谋竟然显示出李彦宏和曹仁超呢,真是神了……

Read More 李德林老师:您一不小心,友邦惊诧了!

阅读财新网新闻时,注意到一名记者的名字是:舛友雄大。 如果没搞错的话,舛友君应该是日本人吧。(舛友君的文章链接在这里)我们先不说他,我们先写一个叫康理诚的帅哥记者。 2007年秋天,我去大连参加第一次夏季达沃斯会议的时候,注意到一个瘦瘦高高的外国记者。和其它记者不一样的地方是,他在采访后会立刻到咖啡间去听录音写稿,他就是康理诚,本名是Rick Carew,当时是道琼斯通讯社的记者。 2007年底时,中国企业家年会上,康理诚是分论坛的主持人,当时台上的嘉宾还有前华尔街日报的传奇人物麦健陆(James Mcgregor),他在会场上就对台下听众说:如果你关注并购,一定要关注康理诚。 而我们今天要说的是,康理诚曾经在《财经》杂志做记者,你可以在财新网的这个页面看到他当时的报道。2008年1月他加入了《华尔街日报》香港分社,负责亚洲地区投资银行业及并购报道。 网上找不到康理诚特别好看的照片,我选的这张是康理诚(左边那个,这会儿已经有点胖胖的了,呵呵)和《华尔街日报》亚洲分设的社长Peter Stein(右边那个)的合照。2008年东方企业家和亚洲协会在天津举办年会时,Peter Stein也从香港赶过来做主持人。我在达沃斯和亚洲协会见到过的主持人(Moderator)有《华尔街日报》的、《经济学人》的、《财富》的,他们并不都是主编或者社长,资深编辑和高级记者都可以独挡一面,而在国内各种号称“峰会”的会议上,却很少能看到我的记者同行,这个光景还能说什么呢?叹息一下罢了。 康理诚会说流利的普通话,想来舛友君的普通话也很有造诣,世界很奇妙的,不知道哪天采访时,会不会遇到舛友君呢?再补一句:舛友君,我很看好你啊! PS:康理诚毕业于弗吉尼亚大学,而新闻别动队曾经报道过的Thomas Crampton也是这个大学毕业的(到这里看Thomas Crampton的报道)。 你看,我就是关注这些细枝末节的事情,我觉得很有意思,所以,与各位分享:)

Read More 财新传媒的多国部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