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2010

2009年底,我在北京接待美国《新闻周刊》前主编Ron Javers先生时,他说起20年前他在纽约几所大学教授杂志新闻课程的经历。这门课全学期只做一件事:全班同学分成小组,每小组做一本杂志。所有同学都要提交杂志策划书,而最先通过的策划书的同学则有权挑选自己的团队成员,想想看,万一策划迟迟通不过,这门课挂是一定的了。 新闻别动队一直对介绍杂志钟爱有加,今天,我决定在新闻别动队上搞回裙带关系,介绍一本学生杂志。话说,广院的新闻学院下面有个方向叫媒体创意,大三这年要学一门课叫“报刊创意与策划”。这门课的期末作业就是:制作一本杂志。因此,一群小师妹和一个小师弟就鼓捣出了一本叫MINGLE的杂志。 我们选择的两张配图,一幅是杂志的手绘封面,另一幅则是专题“二十分钟快速减肥操”。对整本杂志感兴趣的同学可以点这里看朱雨薇姑娘(Rainy)的贴图。 先让我展开联想,一个手绘封面让人想起的是绘本,但翻开看到的却是时尚,封面简洁是简洁了,可是却没有杂志内文的封面推介文字,也许这就是那个封面姑娘显得如此惆怅的原因?尽管这本杂志从版式安排、色块使用、文图搭配、阅读节奏上仍存在很多问题,但是优点是这本杂志至少已经有栏目意识了:健康、服装、旅游、文化、专题报道。在主编的卷首语中,Rainy姑娘表示这是本高举“三容主义”的女性杂志:容貌、内容和包容。架子搭起来,就到了修正错误,大干快上的阶段了,可惜,Rainy主编说,这本杂志的创刊号应该也就是终结号了。 对比看Ron Javers当时的教学,做杂志的过程激发了同学们对杂志的热爱,而做出最优秀刊物的四名同学毕业后来齐齐加入了时代旗下的少儿版《体育画报》(Sports Illustrated)。师弟师妹们对杂志的热情释放较晚,这得怪学校,这门课最迟也应该在大二就让同学们接触嘛…… 新闻业如今发展波谲云诡,传统教学方式步履维艰,不思进取的新闻院校一味扩招,却对学生就业置若罔闻,甚至美其名曰一个21世纪的新闻专业大学生要有“直面惨淡人生”的勇气,要怀揣着新闻理想进入社会,可是一个连专业主义都做不到的新闻教育,如何能厚颜无耻的教导自己的学生怀揣新闻理想?可骂别人对解决自己的问题有用吗?何况,环球同此凉热啊,连资深新闻人朱德付老师在儿子赴美读书选报志愿时都只有一个要求:除了学新闻,其它随便。 PS:朱雨薇同学,MINGLE这个刊名我是叫成“明乐”好呢?还是应该像英文Jingle那样连起来读呢?开篇词应该稍微解释下这个词啊。

Read More MINGLE:校园杂志时尚范儿!

真开心,在7月号的W、8月号英国版的ELLE和VOGUE上,三位明星大撞衫! 自从在南非启用了新闻别动队的微博,在这里长篇大论就成了很奢侈的事情。三言两语讲完一期新杂志,间或与三两好友互动,实在是比在别动队上自言自语有趣的多。可是微博上的只言片语是无法满足八卦杂志所有的欲望的,比如,微博没法上传三张图片,可我怎么能把这么好的图片P成小版张暴殄天物呢? 于是,别动队再度出击,揭秘这起杂志撞衫的秘密。 基本上,时尚杂志的封面很少出现撞衫的事情,因为每家媒体都有Press Officer负责监控别家刊物的内容(注意,这种监控可是全球范围的监控啊,在Fashion Gone Rogue上就经常看到他们拿中国版VOGUE比来比去的,改天要去问下《服饰与美容》到底是谁在做国际传讯工作,是国际版权编辑在做吗?) 但是对Miu Miu来说,这可是数载难逢的好产品推荐啊!要知道让横跨大西洋两岸的三位明星先后穿着同款服装登台,这可比让中国女星裸拍公益广告封面难难难难得多啊¥&@…… PS:在南非一个月的更新不规律让别动队丧失了不少读者,但我们不着慌,我相信长尾的力量,相信勤奋好学的中国杂志记者、编辑早晚会通过各种搜索组合、好友介绍等方式找到新闻别动队,而这些具有国际化视野的中国编辑正是别动队的目标读者。若干年后,如果你想知道一个编辑是否足够好学,你去问他(她)是不是知道一个叫新闻别动队的网站就可以了。在杂志领域,我们立志成为同行交流的平台,我们的目标就是广告界的麦迪逊邦啊! 所以,我们需要更多对新闻感兴趣的同学们加入我们的队伍,还是那句老话,在新闻别动队,你能接触到第一线的新闻信息,而更为重要的是,你可以在这里让自己迅速成长为一名有意思的新闻人。在今年下半年,新闻别动队将加大对国内媒体的报道分量,希望你可以和我们一同分享你眼中的好杂志、好文章与好记者,希望有更多同行、对新闻感兴趣的海内外同学们加入新闻别动队啊! 请不要再让韩巍说那么多外行不着调的话了,请跟他写邮件、加他MSN纠正他的错误吧!请加入别动队报道你喜欢的新闻吧! PPS:封面上的三位女星是W封面上的Eva Mendes,ELLE封面上的Lily Allen以及VOGUE的丹麦模特Freja Behavior Erichsen。此外,表扬下Miu Miu的衣服,Prada真是老少通吃啊……

Read More Miu Miu:在封面上撞衫都这么靓!

在7月号的《创业家》的封面是万得资讯,感谢《创业家》的努力,我终于看到了中国有远见的企业家尝试创办金融数据资讯企业的努力。 但是《创业家》这篇文章没写到位,这篇文章看的过瘾,但是看完文章脑中却产生了更多的疑问,让我们慢慢道来。(到最后你甚至可以看到一起抄袭事件) 推荐你先阅读创业家的封面文章,草根“彭博” 万得如何成为金融数据王。否则我们之后说的一系列数据会让你云里雾里,相信我(一个刚被CFA考试折磨过的新闻从业者),报道金融不用数据是不行的。 接下来是来自新闻别动队的疑问。 首先是万得的终端数量。文章中说,一台万得服务终端费用从几万到十几万不等。我们按照10万块来算的话,万得只需要3000台终端就可以达到3亿元的销售收入,这和后文透漏的5到6万台终端,相差太远。 彭博在全球只有30万台终端,彭博的终端每月的使用费用是1800美元(每月1万2人民币),我们按照全年15万块来算,可以看出万得的全服务终端没有价格优势。(彭博的终端也是每年涨价的,1800美元是2009年我在香港和彭博工作人员交流得到的价格)(注:有使用万得终端的客户留言表示:万得全套服务的价格仅为2万元,这与创业家报道的几万元到十几万元相差太远) 所以,如果万得真如《创业家》所报道拥有6万台终端的话,它更有可能采用的模式是一次付费,多机使用。这是它和彭博最大的区别,因为彭博终端是按台收费的。 接下来,我们分析万得的市场拓展。根据创业家杂志报道:“2007年,万得资讯已经有1200多家金融机构客户、3万多个金融终端,包括100%的全国商业性银行、100%的基金公司、85%的证券公司、78%的保险公司、75%的QFII机构以及众多的海外金融机构。” 1200多家金融机构客户,就已经囊括了银行、证券、保险、基金公司这么高的百分比机构用户,那这个市场一共有多少家金融机构客户?2000家金融机构足够多了吧?那么万得的6万台终端就需要每家机构安装30台终端。 现在要讨论的问题是,万得终端开拓的市场是否已经饱和了?未来又有多大的空间让200个美女销售代表每年向各自的10个机构推销万得终端? 经过分析,我的判断是万得以后的扩张将会是现有机构内的终端扩张,他们需要说服机构安装更多的终端,并在价格打包方面做出更多的折扣让步。在这个市场中,他们需要面对汤森路透的竞争,而一旦万得决定每年提高终端单价的话,客户就需要在彭博和万得之间做选择,你说他们会选择谁呢?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我判断陆老板才会尝试在东南亚市场进行市场开拓,才会试图进行个人投资者服务,这应该算是对未来的迷茫吧? 彭博不是只报道证券新闻,外汇、期货、商品这些在彭博终端上都有呈现,甚至连体育、休闲新闻都可以在彭博终端上看到,万得的资讯服务能达到这样的水平吗?如果万得未来的发展依然依靠雇佣廉价信息输入员的话,想想在瞬息万变的外汇市场,有谁会选择它呢? 1989年,在《华尔街日报》做债券新闻的马修温克勒采访布隆伯格,最终被布隆伯格挖角,如果万得资讯的陆风陆老板有眼光的话,你应该知道在企业发展的下个阶段请谁帮你做事了。 PS:很难在中国市场上看到报道彭博公司的好报道,这家公司对绝大多数中国新闻人来说还太过神秘。《创业家》的文章尽管试图用彭博模式解读万得,但是读下来发现作者并不了解彭博的运营模式,引用的数据也缺乏分析。写这篇文章的卢旭成同学,刘涛编辑和文文老师,要再接再厉啊! 此外,万得资讯的创始人陆风为《创业家》写的《陆风解读: 彭博,金融信息业的一哥之路》和环球企业家2004年柳希文的《彭博:从一而终的智慧》多处雷同,经鉴定为“抄袭”并不为过,如果这篇文章真是陆风陆老板所写,那么这样的万得资讯有什么可怕的?如果金融资讯不追求速度,不追求原创的话,怎么与彭博竞争呢? 我喜欢布隆伯格,我和他的生日是同一天,2004年读到布隆伯格的自传,那是影响我职业选择最重要的一本书。对布隆伯格和彭博资讯感兴趣的人可以看名利场2008年12月的报道Bloomberg Without Bloomberg。

Read More 创业家:万得资讯不会是下一个彭博

BP事件时,《经济学人》的封面用得是奥巴马一个人站在海边踌躇的照片。照片那是一个英雄落寞,斯人憔悴啊! 可最新的新闻说,这张图竟然是《经济学人》P出来的,这幅图是路透社摄影记者Larry Downing拍摄,经济学人把另外两个人P没了…… 争论的焦点是,经济学人是不是“别有用心”的裁掉那俩人而突出奥巴马的孤独无助?经济学人的副主编Emma Duncan回应说:我们裁掉那俩人是为了更突出奥巴马,让两个很多人都不认识的人在封面上出现,奥巴马会失焦的。 刚当记者时候,写完稿和美编一起做版,然后报纸出街后听老板评刊,知道了图片PS处理做减法不做加法的原则,这次经济学人做减法裁人是做过头了吗? PS:Emma Duncan是个经济学人很有趣的编辑。如果你关心气候问题,你一定知道去年《经济学人》杂志对哥本哈根气候变化会议所作的特别报道,而这组报道就是由Emma Duncan操刀完成的。 新闻别动队关注Emma,因为她还关注Media话题,她甚至还是Vogue、Cosmopolitan等杂志的自由撰稿人,想想经济学人的副总编为时尚杂志撰稿呐,哪天胡舒立老师也这么做下?

Read More 经济学人:P出来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