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010

我对一财周刊的所有阅读体验,都在上一篇文章《一财周刊:成长的烦恼》中写完了。今天,我准备尝试报个选题,换换角度。 按照一财周刊的定位,给刚工作的小年轻提供些职场建议是颇受欢迎的。龚鸿燕姑娘现在基本上就是围绕着人力资源找选题做故事了。美世、翰威特等人力公司的工作人员,你们也辛苦啦! 可我要报的题是:我恨HR!报这个选题的原因是实在看不下去一财周刊围绕人力资源的人做文章了。啥事都不能做过头。比如做冯唐的选题,也找人力资源的人解读冯唐的职业生涯规划,这就有点太离谱了。一名人力资源的管理者,要多有阅历、多有胆识、多有勇气、多煞有介事才敢解读一个协和医科的妇科博士为何去读商科、又进了麦肯锡咨询公司、招商局的职业历程啊…… 我现在还不能理解人力的工作,我见过很多做人力资源的管理者。在他们眼中,工作就应该是按部就班的,职业生涯一定是要规划的,未来是不自由的。每当人力对我谈职业规划时,我脑中总会想:难道你的职业就是用来规划我的职业生涯的吗……你是如来佛,我是孙悟空啊……敬爱的人力资源主管,你的职业规划是啥啊…… 所以,我要操作“我恨人力”这个选题! 其实,这个选题早就不新鲜了。早在2005年8月,Fast Company杂志就已经做了“我恨人力”的封面报道,善于模仿的一财周刊,你们也来做一期吧!快公司的这期杂志在点击这里阅读! 报完这个题,隐约中已经听到华威那句熟悉的口头禅:TMD…… PS:在南非一个月,被南非蜗牛般的网络速度折磨,新闻别动队杂草丛生。连我这么讨厌微博的人都只能用微博来传递信息了。陆新之老师说,媒体就那么点事,用得着长篇大论嘛…… 我想想也是,于是重启我的新闻别动队微博,地址在这里:http://t.sina.com.cn/pressmine,我争取和令狐的杂志发现室做出不一样的感觉吧,请各位多提点意见哈!

Read More 我给一财周刊报个题:我恨HR!

今天的开场白是:我这个非球迷又来了! 记得我上一篇自称伪球迷,今天着手P上面这张图的时候,才发现,我压根不能算是伪球迷。 因为看到GQ6月特刊封面的时候,真的震惊了,封面上的五个人物无一不被“下咒”…我实在不敢相信。 于是承认了自己是非球迷的事实,查了这些人物的近况,结果证明:GQ鬼上身了… 上一篇中我说世界杯报道在关键时刻“不要脸”了一把,但是GQ的5连刊倒是在量上挽回了不少脸面。 可事实是,费迪南德打头阵就缺席世界杯;德罗巴受了伤,后来上了场,结果败给了巴西;卡佩罗也是冤大头,带着一支群星闪耀的队伍,换不来一场胜利;法布雷加斯直接缺席了首战…好C罗在对阵朝鲜队的时候一个进球一个助攻,总算是结束了他们国家队的球荒… 实在不明白GQ为啥神奇般地选了这么些个人。并且球场帅锅换上西装看起来还是奇怪了点,即便他们卯足了劲儿眼睛盯着你看,也未必看到进球的希望啊~好吧,就单纯理解为GQ不想把自己的封面变成足球周刊的封面吧… P图的时候,为了版式好看才在第六个人物的位置加了个白框,不过这么看来这留白也意味深长了,于是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抠下了他们家的LOGO。GQ鬼上身了,第六个窟窿爱填谁填谁!呃,郑大世上榜何如? 以上言论仅代表非球迷立场…

Read More 世界杯的脸面丢光了吗?(2)GQ:杂志也玩鬼上身…

译者小虫叨叨序: 信息图示的设计是一个灰常复杂的过程,这篇文章展示的只是整个过程的冰山一角,准确的说,是所有工作都完成得差不多了之后的收尾部分。看完了你只会有更多的困惑,诸如“这图怎么来的?”、“怎么想到这样安排的?”但至少这篇文章清晰地展示了信息图示设计需要注意的一个核心原则和三个关键要素: 核心准则:一切都是为了让读者与内容更好地沟通。三个关键要素:布局、色彩、文字设计。在中文的设计语境里,布局和文字设计经常被统称为“排版”,不甚科学,明白大意即可…… 欢迎勘误! ———————————-废话与翻译的分界线————————————– [设计信息图示——“计算机编程世界” ] 原文:http://www.smashingmagazine.com/2010/06/06/designing-the-world-of-programming-infographic/ 信息图示能够以比普通文本牛B得多的方式呈现信息。长久以来,信息图示都充斥着媒体、印刷品、路标和说明手册等媒介。近期,各种信息图示开始在互联网上潮水般涌现,主题从科学、科技到社会和文化,不一而足。在这篇文章里,我会展现设计一幅关于计算机编程的信息图示的过程。 信息图示表现了什么(What the Infographic Shows) 这幅信息图示展示了计算机编程领域的先锋,内容基于对各种编程语言的历史和现状所进行的分析。其中还包括了一些随机的事件和图表,目的是为了使信息图示更加直观和具有视觉上的吸引力。(大图请点击原文) 几句话(Fewness Of Words) 图示上所有先驱者都对编程有巨大影响力。但这份名单仍不全面。如今的程序世界是由像C、C++和Java这样的程序语言塑造的,其创造者自然是必不可少的。在开源软件领域做出巨大贡献的Ken Thompson, Richard Stallman and Linus Torvalds也一样。 你也许还会注意到,一些重要的算法——诸如dynamic programming、brute force 和 hash tables——没有出现在图示中,是因为在单独一幅信息图示里解释这些算法实在是太困难了。因此,我以类似insertion sort 和 merge sort等比较容易解释的东东来代替。而 Eight Queens 和 N-puzzle 由于经常被用来解释各种编程技术问题,也放进了图示之内。 设计信息图示(Designing The Infographic) 信息图示是信息、数据和知识的视觉化呈现,因此,布局、用色和文字设计对于读者的理解来说都至关重要。让我们一个个来看~~ 布局(Layout) 根据现有资料,我决定将图示分为三个主要部分: 在计算机编程历史中最重要的人 一个编程历史的大事时间表 程序语言的统计信息 设计目标是让信息图示简洁又美观。我想到了以下几种表现方式: 红色方块表示插画,箭头表示时间线,蓝色矩形表示统计信息。在第三个布局版式里,绿色圆圈表示表示随机的事件和算法图表。 ↑ 第一个布局很简洁,但是缺少作为一幅好的信息图示应该具有的吸引力。所以我决定放弃它。 ↑ 第二个布局中,插图摆放成圆圈形状,但是要把每幅插图的相关信息(即图说)也摆放成圆圈会非常困难。所以我也放弃了。 ↑…

Read More 翻译:如何设计信息图示(infographic)

端午好不容易放假几天,又把伟大的补眠时间献给世界杯了,哪像幸福又辛苦的韩巍先生现场观战~后知后觉的新闻敏感也在困乏之中,才发现不在别动队提点儿世界杯实在有点儿不厚道。 于是逛了一圈儿别动队常光顾的杂志,有的甚至没有特别封面,也没发现什么特别的报道。难道是我眼拙? 封面是杂志的脸面啊,平时精雕细琢意味十足的大手笔哪去了,到世界杯就全不要脸了? L’Uomo Vogue的夏季刊是世界杯特刊,之前别动队也常报道时尚杂志巨头Vogue,但是L’Uomo Vogue貌似还是第一次说吧?L’Uomo Vogue是Vogue专门针对男性的一本时尚杂志,当年因为《贝克汉姆的秘密》影像特辑吸引了诸多眼球。 刚查了一下,意大利语还分阴阳性的,Uomo是男士的意思吧?哪位语言专业的同学来给指导一下?欢迎留言。 左图是五月刊的封面,主角是喀麦隆人萨穆埃尔·埃托奥,现在效力于国际米兰,除了他曾经是进球机器之外,我猜想封面选他的原因是“三连非洲足球先生”+“国米三冠王”的组合。估计这就是封面的卖点了,剩下的大概就是商业广告大集合,Boss Black的夹克、T恤和裤子,彪马的鞋,劳力士的手表…… 要不是埃托奥够出名,我一定会说:广告播好好的,插个人头进来干什么……不过确实要感慨一下名人效应,埃托奥的头在整个封面中都不及LOGO字母的空心大,却偏偏是整个画面的焦点…我要是摄影师,就会让埃托奥再往左坐,干脆让他的圆头代替第一个O,这不是更有意思么? 封面上白色字体密密麻麻的是人名提要,嗯,埃托奥你不是一个在战斗!哈哈广大球迷应该一眼能认出,我这个伪球迷就不作声了。剧透一下,这期中有布冯的街头小丑表情和造型,倒是挺有意思的,有兴趣的同学可以see see. PS:大家有啥世界杯报道的好封面好杂志都来共享吧~

Read More 世界杯的脸面丢光了吗?(1)L’Uomo Vogue:小脑袋有大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