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009

  上回说到最近电影商们把注意力放到了公关宣传上,想省钱又达到宣传的目的。 图片是美国NBC电视台王牌娱乐节目《走进好莱坞》,它是电影商们宣传电影的重要阵地之一。最近迪斯尼影业在发展一项程序,去量化公关宣传带来的具体价值,重点监测对象就是“走进好莱坞”。比如:“走进好莱坞”对某电影进行了30秒钟的现场报道,或者专访某电影男女主演,或者八卦某电影拍摄内幕,等等,该程序都能计算出相对应的价值。 不过,今天我们把目光投向网络影响力吧。以Facebook和Twitter为代表的SNS社交网站人气火爆,其日渐上升的影响力已经开始改变好莱坞的游戏规则,公关们把许多职责放在监测社交网站舆论动向,致力于影响聚集在那里的人群,激起他们的注意力。 现在很多电影都有自己的Facebook和Twitter账号,猜一猜谁负责更新呢?(哎,苦了背后默默耕耘的PR们啦) 不仅如此,电影制片方还学会了利用网络吸引消费者参与到电影制作过程,像电影选角公告这类话题,五年前除了专业报纸之外,没人在乎谁会成为某部电影的第三主演,而现在,某部大片在选角之初就开始大张旗鼓利用网络造势。 虽然网络传播威力无穷,不过稍有不慎便会惹祸上身。电影更是如此,网络口碑甚至能决定电影票房,你习惯在电影首映礼后上网浏览别人的评价吧?那就对了,现在公关们比任何时候都重视监测网络舆论,以备采取相应对策。 娱乐行业里,不管是电影、电视剧、电视节目,还是音乐、书籍、剧院、体育乃至艺人、运动员等等,名声和名誉都是最大的资产,并且这一行权威媒体的报道、意见领袖的评论、普通观众的反应都具有强大的影响力,公关价值比广告甚至要高出10倍。国外这一行业公关公司早已发展起来一套成熟的模式,它们每月会收取3000美元到7000美元不等的固定服务费,有意思的是,纽约一家名为OPG的专业娱乐公关公司,它甚至会为独立电影制片人提供在线公关服务,在网上宣传他们的新电影项目,初次合作服务费甚至低到100美元。 近年来,中国娱乐行业发展势头迅猛,别动队却未见有哪怕一家有影响力的专业公关公司服务于娱乐行业(也许孤陋寡闻吧,没听说过哪家公司专注这一领域,哪位同学知道?他们招人吗?我报名……)更谈不上市场繁荣,当下,大陆电影界热情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高,娱乐公关—娱乐、体育、文化等各界的网络公关,会不会是国内公关界要寻找的下一个利润增长点?

Read More 电影营销新宠儿 II

今天,新闻别动队要写点刺激的。 他是三个孩子的父亲,三个孩子同父异母。过去20年时间,时尚界绕不过这样一个人名:费边·巴伦(Fabien Baron)。 作为创意总监,巴伦曾先后重塑意大利时尚、哈珀芭莎、法国版时尚等5本时尚杂志。2008年,他接手安迪·沃霍尔的杂志《采访》(Interview),在这本杂志中他甚至担任编辑总监的职位。 这还不够,他设计的眼光早已瞄向广告市场,他为CK、Burberry和Armani发起了一拨又一拨的广告战役,而在产品设计领域,也许不久之后你再逛街时就会发现巴伦眼霜或者巴伦设计的家具。 巴伦在纽约哈德逊街区的办公室异常干净,在这里,巴伦和其它35名公司员工,治疗的是设计问题。尽管全公司只有一个叫Baron的,他还是固执的把公司名字叫做Baron&Baron。 我从没做过美编,不知道美编同学是否有类似《一个美编的自我修养》之类的读物。如果没有,强烈建议,美编同学好好鼓捣下费边·巴伦的作品。(点这里) 1980年代,巴伦在意大利版时尚首获关注,他将意大利版时尚变成前卫实验摄影的实验室。随后他到《采访》杂志供职,几期后被主编Ingrid Sischy解雇。 落魄的巴伦在1992年还在找工作,直到《哈珀芭莎》的英国主编丽姿·提尔布里斯(Liz Tilberis)收留了他,委以创意总监的重任。从此巴伦开始树立自己的风格,有人将其比作当代的Alexey Brodovitch,这名俄罗斯人是芭莎杂志1934年到1958年的艺术总监,他和巴伦的的共同点是:留白、大字号,重叠字体,图片至上。 2003年,巴伦回到法国重新设计法国版时尚,2008年,一场离婚纠纷导致的股权转让,曾经炒巴伦鱿鱼的主编离职,巴伦再一次接到电话再造安迪·沃霍尔的《采访》杂志。 在《采访》杂志,巴伦遇到的最大的两个困难是:第一,预算捉襟见肘,第二,几乎所有的顶级摄影师都被康泰纳仕笼络。“即使身为独立摄影师,他们也担心,如果他们为我们拍摄,他们就不能为Vogue拍片了。” 但到底有何秘诀让巴伦可以通吃大西洋两岸数本时尚杂志呢? 答案是:一招鲜,吃遍天。意大利版时尚的艺术总监Luca Stoppini就曾这么说:“我总觉得巴伦的每份杂志做得都一样”。 身为发展中国家一名杂志从业者,我无从否定巴伦的任何一本刊物风格单调,在西方开始讨论杂志风格是否单调问题时,在中国提出的问题是:中国的时尚杂志有风格吗? 《时尚先生》的主编王锋去《GQ智族》任主编,而《南方都市报》的钭江明接手《时尚先生》,再加上《芭莎男士》改版,中国三大男刊市场已建成鼎立之势。(因为《男人装》广告不行,所以新闻别动队不将其列入三大男刊之列) 从风格统一的角度看,不得不佩服《芭莎男士》率先打出商业时尚的旗号,明年,两本国际刊物的中国版《Esquire时尚先生》和《GQ智族》到底如何应对呢?《时尚先生》会像Esquire一样进行封面创新吗?智族会和GQ一样有封面女郎或者裸男布鲁诺吗? 只有时间可以让我们的时尚杂志沉淀出自己的风格,也只有借助互联网的力量才可以让中国的男性时尚刊物卷起更大的旋风。 相信我,留给各家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到底是谁先打响第一枪呢? PS:很多人在MSN上跟我说,新闻别动队文章真不错,但你们没有盈利的商业模式呐。 唉,这连默多克都想不出来的商业模式问题,你还真把我难住了。

Read More 美编圣手:费边·巴伦(Fabien Baron)

12月1日,彭博将正式接管老牌刊物《商业周刊》。当毫无商业新闻背景的约什·泰兰吉尔空降担任主编后,一切都似乎都将尘埃落定。斯蒂夫·阿德勒老早已确定离职,而如今硝烟再起。 又一名离开商业周刊的老兵是执行主编约翰·伯恩(John A. Byrne)。在彭博社宣布欢迎他留下时,他选择了离开,成立自己的数字媒体公司。 约翰·伯恩今年56岁,在商业周刊工作了22年时间,2003年到2005年时,他曾短暂离职担任《快公司》(Fast Company)杂志的主编。 伯恩可谓是《商业周刊》的高产作家,它在职期间为《商业周刊》贡献了58个封面故事,同时他完成了8本著作。最近一本是和前通用主席杰克·韦尔奇共同完成。 几乎每一家美国商业杂志都会有自己的招牌式排行榜,《商业周刊》的招牌就是它的商学院排名。伯恩做为执行主编,对此项排名功不可没。他在任期间还开创了客户服务冠军榜、最好的第一份工作等排名。也正是在伯恩的游说下,《商业周刊》才能吸引到杰克韦尔奇夫妇、CNBC主持人Maria Bartiromo和红酒评论员Robert Parker的专栏。 2007年,伯恩接手《商业周刊》的网站运营,他将每月访问《商业周刊》网站的人数提升了四成,达到1040万人,这是阅读商业周刊的人数的两倍。伯恩也曾入围21名“社会化媒体巨星”,在Twitter上,他有18000名追随者。 当时代网37岁的摇滚青年泰兰吉尔空降到《商业周刊》任职主编时,他的前辈真得已经为他设下了很高的标杆,摇滚青年要改练跳高才行啊! PS:希望伯恩老师成立数字媒体公司后,新闻别动队有机会能对您进行采访,这一回我们的采访就没有永远没有时间的罗德公关控制我们了,您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吧。

Read More 商业周刊:老兵总是先走

今天,我们来看看最近在北美票房榜上风光无限的恐怖片《灵动:鬼影实录》,这部制作成本仅1万5千美元的小成本电影,光靠卖电影票就赚到1亿4百万美元。 相信吗?该片的制作公司派拉蒙公司没有购买任何一块户外广告板,还通过取消一项全国性的电视广告活动节省了上千万美元,在广告削减的同时,派拉蒙影业公司的公关们却致力于在博客、传统媒体上进行公关宣传,吸引公众注意,赚取口碑,凭借预算上的优势和一系列新颖的策略,该片成功的把观众吸引到了影院观影。 我们的话题是:电影营销的新宠儿—公关宣传? 以前好莱坞靠卖片给国外电视台就能大捞一笔,但最近这条渠道的销量一直在下降,加上DVD市场萧条,向来财大气粗的好莱坞,也不得不缩减预算,勒紧裤腰带过日子。著名独立制片公司狮门影业计划削减超过1亿美元的市场推广费用,而本月初迪斯尼公司更是解散了一批高级市场推广工作人员,以降低开支节省成本。 不过,不要以为好莱坞会幼稚到相信仅凭节省开支,就能安渡难关,要知道,好莱坞的产品没有强势推销,根本不可能‘忽悠’到观众。现在,他们把注意力放到了公关宣传!他们砍掉报纸、电视、户外等媒体的广告,把更多的人力、物力、财力放在了公关宣传上,努力去获得报纸、电视和网络的免费报道。 再来看看迪斯尼电影公司,宣传主管和广告主管更加紧密的开展合作,如果PR部门确认会在一家媒体投放一篇关于《星随舞动》这个真人秀节目的文章,广告部就肯定不会在同一家媒体购买广告宣传这个节目。 连大手大脚惯了的好莱坞都在想着法子在省钱的同时达到宣传效果,依赖广告生存的媒体,是不是该思考生存的商业模式了?鸡蛋只放在一个篮子里,风险不免太大。

Read More 电影营销新宠儿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