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009

何伟(Peter Hessler):穿越中国 25岁那年,我开始厌倦宏大叙事的写作,我逐渐意识到“民主、自由”等等理念被制作成标语,被凝练为口号后往往失去了它们的魅力,不同观点的人们被这些字眼纠缠,而不愿意去面对现实人生。 于是,我不再读那些标榜家国为己任的书,不再去想中国是否高兴的问题,我希望更深入的了解我们这个国家的人民的生活。 而在这方面,我却发现几乎所有的中国记者、作家都比不上一位1996年来到中国的美国人:Peter Hessler,他的中文名字叫何伟。 他的两本著作《江城》(River Town)与《甲骨》(Oracle Bone)是写作的楷模,《江城》讲述了他作为美国和平团工作人员在四川涪陵地区两年支教的经历,之后,1999年他来到北京,是《华尔街日报》最后一个剪报员,每月工资4000块,比他在涪陵的工资多了一倍半,他给香港的《虎报》(Standard)撰稿,也成为《纽约客》驻华的第一位记者,而在外交部颁给他的工作证件上,《纽约客》被印成了《纽约人》。 在这一期的《纽约客》上,何伟发表了一篇讲述浙江丽水地区的文章,浙江这个三线城市大约有25万人口,这篇文章主要描述的两个案例是丽水的油画出口与为魔兽世界(World of Warcraft)代练的打钱者。 可惜,何伟的两本著作大陆都没有简体中文版。《纽约客》的文章只能看到节选,但是没关系,新闻别动队会将精彩段落翻译呈现给各位读者。 知道你等不及啦,呵呵。先看下纽约客为这篇文章制作的幻灯片吧,在这里你可以听到何伟的声音,以及他笔下的中国。 PS:在北京,我会做一些驻华记者专访,也希望能与新闻别动队的读者展开更多互动啊。 25岁那年,我开始厌倦宏大叙事的写作,我逐渐意识到“民主、自由”等等理念被制作成标语,被凝练为口号后往往失去了它们的魅力。不同观点的人们被这些字眼纠缠,而不愿意去面对现实人生。 于是,我不再读那些标榜家国为己任的书,不再去想中国是否高兴的问题,我希望更深入的了解我们这个国家的人民的生活。 而在这方面,我却发现几乎所有的中国记者、作家都比不上一位1996年来到中国的美国人:Peter Hessler,他的中文名字叫何伟。 他的两本著作《江城》(River Town)与《甲骨》(Oracle Bone)是写作的楷模,《江城》讲述了他作为美国和平团工作人员在四川涪陵地区两年支教的经历。之后,1999年他来到北京,是《华尔街日报》最后一个剪报员,每月工资4000块,比他在涪陵的工资多了一倍半,他给香港的《虎报》(Standard)撰稿,也成为《纽约客》驻华的第一位记者,而在外交部颁给他的工作证件上,《纽约客》被印成了《纽约人》。 在这一期的《纽约客》上,何伟发表了一篇讲述浙江丽水地区的文章:《丽水来信:中国巴比桑》(Letter From Lishui:Chinese BarBizon)(注:巴比桑是法国艺术家聚集地)丽水这个三线城市大约有25万人口,这篇文章主要描述的两个案例是丽水的油画出口与为魔兽世界(World of Warcraft)代练的打钱者。 可惜,何伟的两本著作大陆都没有简体中文版,《纽约客》的文章只能看到节选,但是没关系,新闻别动队会将精彩段落翻译呈现给各位读者。 知道你等不及啦,呵呵。先看下纽约客为这篇文章制作的幻灯片吧,在这里你可以听到何伟的声音,以及他笔下的中国。 别动队的希望是:你不会等到何伟拿到诺贝尔文学奖的那天才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 PS:11月后在北京,我会做一些驻华记者专访,希望能与新闻别动队的读者展开更多互动啊。

Read More 纽约客:何伟(Peter Hessler) 笔下的中国

吉姆·罗杰斯曾经在1990年代初和千禧年两次环游世界,第一次骑摩托,第二次开改装过的奔驰车,如果用一句话概括这位投资者这个阶段的工作,那只能是:国家趋势投资者。 在书中罗杰斯表示:我甚至没想过能活着回来。难道投资家和探险家都有一种自我毁灭的倾向吗?就好象环游世界的麦哲伦那样半路挂掉才算吗? 如今十年过去,罗杰斯也渐渐以“商品大王”的名声为中国人所知,《北京青年报》的记者杨青甚至为他写了本传记,对他我们别动队就不炒冷饭了。 搬到新家坡安家的罗杰斯安分了很多,今天看到他接受大连商品交易所智囊。《华尔街日报》写了篇文章,看这句:“罗杰斯的话暗示,大商所现在还不具备世界级交易所的资质。”,很损吧,呵呵。 可是记者不能总让投资人到前线去嘛。吉姆·罗杰斯后继有人,美联社记者尼古拉斯·拉波(Nicholas Rapp)将用一年时间奔波在世界40余个国家,而图中深色的区域就是此行最危险的地方。 马克思曾援引英国评论家邓宁的话说:“资本害怕没有利润或利润太少,就像自然界害怕真空 一样。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有 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200%的利润,它就敢冒任何罪行,甚至绞首的危险。” 这样的话,如果想让记者活跃起来,也应该为记者的工作支付20%的溢价才行吧?(资本家会说:这是什么逻辑啊……)

Read More 罗杰斯:环球旅行那三年

左边的姑娘名叫丽贝卡·乔维斯(Rebecca Jarvis)。 她看上去是不是很眼熟?因为他曾经是第四季“学徒”中的明星选手。虽然我看不惯多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颐指气使的样子,但是这个比赛却提供了一个很好的镜子。 为人处世是一门学问,学徒中的重要一课是,你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别人以为你是谁。这句话,同学们仔细琢磨下。 丽贝卡也是最“倒霉”的学徒选手,赛季伊始她就扭伤了脚踝,拄着拐杖奋斗到决赛,她在决赛一对一中败给了兰多·皮凯特(Randal Pinkett)。因为所选工程不同那个,特朗普问兰多是否愿意把另一个项目分给丽贝卡来做,兰多说:“冠军理应只有一个。”于是,丽贝卡完败。 我关注丽贝卡,是因为她是一名财经记者。2005年参加第四季学徒那年她24岁,第二年,她被CNBC选中在纽约总部报道纳斯达克和纽约商品交易所(NYMEX)的新闻。 为什么我们此时说丽贝卡呢? 在这个时代,还有比离职更吸引眼球的事情吗?丽贝卡已经离职CNBC,未来的东家有可能是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或者美国广播公司(ABC)。 千万不要以为丽贝卡的成功也是“学徒”盛名之下一夜乌鸡变凤凰的故事。2000年,19岁的丽贝卡曾经被选为“20名将要改变世界的青年”(20 Teens Who Will Change the World),这个Teens不好翻译,我们就称为10岁-20岁的年龄组吧。她在这一组别中,为自己的儿童慈善组织筹集到了75万美元。 天啊…… 如果新闻别动队需要一个类似南方公园的结尾的话,我们还缺少什么呢? 对,你猜对了,如同丹尼一定逃脱不了的命运一样,被别动队报道过,丽贝卡霎时间就晋升为我的偶像。而我,马上也将再赴学徒之路!

Read More CNBC:再走学徒之路

Portfolio倒掉时,我有点幸灾乐祸;BusinessWeek转手时我无动于衷;如今,轮到Fortune了,我已经麻木了。 这种感觉,就好象在珠穆朗玛峰上玩蹦极,一路往下掉的过程中,嗓子已经喊不出声音,而更惨的是,你甚至都不知道绑在脚上的绳子是否还能帮你弹回来。 别紧张,《财富》没有死。它只是给全世界新闻人,尤其是新闻学者们提出一个巨大的难题。 1930年,亨利·卢斯创办《财富》,直到1978年,这都是一本月刊,之后为了和竞争对手《福布斯》较量,改为双周刊,每年出版25期。 31年过后,这本杂志决定压缩出版频率,每年只出版18期刊物。 这就是新闻教授的难题:怎么定义这本刊物呢?不是月刊、双周刊、半月刊,而是一本20天出一次的刊物,叫什么好呢? 而对中国商业新闻人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噩耗。Fortune麾下有我喜爱的三名记者:Jia Lynn Yang,资深记者Betty Morris和最后一页的专栏作家Stanley Bing,希望杂志变动不会让我再也看不到他们的文章。 7月22日,张亮说:“我愿意跟任何人打赌,五年之内,《财富》或《福布斯》会有一本变为月刊。” 我回复他:五年太长了…… 连名叫《财富》的杂志都不挣钱了,这个世界的富人们,难道你们都不读书不看报甚至对财富都丧失兴趣了吗?

Read More 《财富》也有没钱的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