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2009

休整半月,别动再出发。 先炒份冷饭,找找状态。 中国联通与苹果公司的协议,将于今年下半年iPhone在中国上市。 可是,绯闻传得时间长了,订婚的消息也显得不伦不类。车库里长大的小家碧玉嫁给暴发户时却要忍受各种各样的“家规”。 各种限制咱先不说,单说这要没了Wi-Fi,这样的iPhone就少了多少卖点…… 根据市场研究机构BDA China的统计数据,目前中国大陆市面上已经有超过150万台iPhone手机流通,联通版苹果到底能拿下多少的市场份额实在没底。 在存量上,联通远不是移动的对手,而在新的年轻用户增量上,如何将联通品牌捆绑上苹果理念,是联通苹果成败的关键。 有两年手机使用经验的人,都知道换号通知是最麻烦的事情,如果3千块的一台iPhone,再要换个联通号,你说有多少用户会抛弃不讲道理的移动,投向讲不清楚道理的联通呢?(为啥不能携号转台,为啥不能跨省换号,为啥,为啥……) 提问:如果联通做广告,你说它是用iPhone形象好呢,还是不用好呢? 图片来自:这里。

Read More 别动再出发:苹果联不通

年初,通用破产重组了,在汽车城底特律看完变形金刚的少年,激动得缠着父亲,这是真的吗?我们曾经建造过这么伟大的汽车吗?失业的父亲无言以对。 可是,大洋彼岸的中国,汽车销售却热火朝天。今年头7个月,北京新注册车辆26万1千辆,比去年同期相比上涨了9个百分点。 泛泛而谈,你感觉不到什么。你这么想,26万1千辆车,也就是平均每天新上路1200辆。这些车在西直门堵你、在四通桥堵你、在三元桥堵你、在四惠桥堵你……过去的210天中,每天1200辆车,好了,恐吓工作做到位了。 老百姓们再堵车也别义愤填膺的,说都是公车上路安慰自己了,据交管局数字显示,97%的新车都是私家车。 以往的7月都是汽车销售淡季,而这个7月,中国汽车制造协会的数据显示同比增长了63%。 左图纵轴是世界各国人均GDP,横轴是每千人拥有汽车数量。表中中国人均GDP接近4000美元,跟1980年代中期的韩国类似,如果历史可以借鉴,韩国汽车销售以每年30%的速度成长,是人均收入增长速度的3倍(看来汽车消费这个杠杆不低啊!)类似汽车销售突增的情况,在1970年代的加拿大与日本,1960年代的美国都曾出现。 一个不像好消息的好消息是,增长的汽车销售多为1.6升以下的车型,此车型占据市场销售的70%,而中国最近针对1.6升以下车型做出的5到10%的减税,也有效的引导消费者购买意愿。 图表:由Scotia Bank Group制作,全文报告看这里。 (本文开头是想象,无采访,请新闻客观恐怖主义者勿上纲上线) PS:写这篇文章时,满脑子都是周老师的教诲。有没有时光机,回到过去啊……

Read More 汽车销售:都没点经济危机的样子

又到了Conde Nast时间,上回书说到集团聘请麦肯锡公司消减运营成本,别动队预言单纯消减成本的举动是在毁灭Conde Nast。 没成想,乌鸦嘴总是一语成谶。在麦肯锡光荣的咨询历史上,曾留下一连串光辉的裁员建议。 沃尔玛:麦肯锡建议解聘高级员工。电路城(Circuit City)受麦肯锡报告建议启发,宣布裁员2400人。 纽约的大律所White&Case:裁员70人。(WC成立于1901年,全球25个国家38个办公室,律师2300人,总雇员4800人) 此外,曾经麦肯锡建议冻结招聘,裁员的公司还有Cablevision(2004年),First Boston(2004年),NYC Schools(2001年) 未经证实的消息是麦肯锡建议对中下层员工裁员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 什么时候,麦肯锡可以拿出真本事啊,那么大名气的公司,新闻都是裁员,怎么那么像还不起高利贷时,高利贷公司请的讨债公司啊…… 有点技术含量没…… 对公司来说,见过不少削减成本,公司倒闭的,也读过1980年代的克莱斯勒,1990年代的日产大刀阔斧的裁员变革。传统媒体这盘旗怎么下,麦肯锡,你有建议吗? 话说,当麦肯锡决定削减成本、瘦身裁员时,他会聘请咨询公司来当恶人吗?

Read More 麦肯锡:除了裁员你还会什么?

整整一个学期,我都没能理解讲台上的梁老师传授的评论风格。 那种硬碰硬摆事实,讲道理的评论方式,既没有陶杰逆流而上的姿态,也没有连岳游击队似的写作风格。 很长时间,我更欣赏陶杰与连岳的智慧,千把字的评论,为何一定要面面俱到呢?新闻已经客观中立的没了人性,评论怎可再带上面具呢。 我理解这个世界已经习惯惯偷懒。做一个语带讽刺的传媒人远比一个建设的传媒人更过瘾,但梁老师说讽刺背后一定不能是无知与绝望。 第一堂课,梁文道说,做一个评论人,你心中要有怕。我不以为然,难道新闻从业人员不应该大无畏吗? 最后一堂课,他从中国的代表制度延伸到威斯敏斯特法,讲到卢梭、马克思的两种社会公义,那堂课是香港学习以来,收获最大的一瞬间。原来,自己以往信奉的,坚持的,真是无知者无畏。一身冷汗。 许志永的故事,梁文道写出题为所多玛的评论文章,那是个恶贯满盈的城市,利维坦式的社会生活,扼杀了生活其中的人们向善的可能性。 许志永的故事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在“一座恶贯满盈的城市,它的善人皆以自身的消亡来证明这里仍有善人。” “让怪兽吞噬是唯一能够自主做得事,也是唯一能够证明我们自主意志尚存的动作,不能放弃”。 薪火相传。 照片:来自这里。从若干图片中选出三联书店的这一张,因为书房、书店之外,人们需要更多的公共空间,这是他,许志永,还有更多实干的人努力拓展的。 这一刻,不能眷恋佩索阿的第八大洲,这一刻,需要直面惨淡的人生。

Read More 梁文道:一座恶贯满盈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