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2009

7月13日,彭博社爆出《商业周刊》要出售的消息,半个月后,麦克劳·希尔公司苦苦寻求的“商业合作”伙伴现身。 据《商业周刊》杂志媒介专栏记者Jon Fine报道,除去别动队曾经报道过的三个买家(彭博、晨星与培生)之外,有可能新加入竞购的有两家公司。 首先是OpenGate资本,这家来自洛杉矶的私人资本公司2008年10月购买了TV Guide杂志网络业务外的运营权,代价是承担所有债务后再多付1美元。 另一个潜在买家是金融老兵布鲁斯·沃瑟斯坦(Bruce Wasserstein),他是瑞德银行(Lazard Frère)主席和CEO,也是以他自己名字命名的沃瑟斯坦公司的CEO,他在商业出版机构Penton Media有不小的份额,他也拥有The Deal杂志,2003年他购买了《纽约》(New York)杂志。 PS;这张BusinessWeek的封面报道,是不是很有大亨的感觉,还有种未卜先知的感觉啊,呵呵。 图片:来自这里。

Read More 商业周刊:未来买家大探底

今天就写一个词:Serendipity。 这是最难翻译的十个英文词,这个词背后的故事是英国18世纪作家华尔波尔(Horace Walpole)创作的小说《锡兰三王子》(The Three Princes of Serendip)。 这个词可以大致理解成“意外获得的智慧”。 《台湾商业周刊》将这种能力称为“偶然力”,这是日本女作家胜间和代出版的畅销书《我的人生没有偶然》中的概念。话说,日本写手真真贡献了不少“前卫”概念,一个“御宅”就已经把中国不少报纸杂志搅得天翻地覆,更不要提像“下流社会”这样吸引眼球的社会学研究了。 这个偶然力是怎么来得呢?自打大前研一提出“即战力”之后,造词游戏开始蔓延,“偶然力”这个造词法按照中国现代语法分析,估计是红不起来了。 不过,台湾上周这篇《好运,可以练习》倒是值得一读。尤其是最后的那个偶然力指数,很是新颖。我想,《中国企业家》和《第一财经周刊》很快就会做出类似的小表格,不信,咱就等着瞧。中企的金错刀先生也是个挺能造概念的人,希望中国企业家的研究院也能多出点“花活”啊! 每天一成不变、按部就班的生活,没有偶然怎么成就一夜暴富的理想呢? 家、办公室、饭馆、家,这样单调的生活,连邂逅都没有,吃吨好的还要心疼呢,更不要说买房不眨眼的境界了。 所以,从今天开始,每天制造个偶然,不知道怎么制造偶然的参考偶然力指数“五大特质”:行动力、个性佳(精神力的柔软度与延展性)、洞察力、好奇心、客观态度。 一定要用智慧把握住那偶然的机会。(Yeah,这个句子仅仅15个字就传达出偶然力的三大要素与两次转换) PS:你猜下一阶段会热炒的概念是什么?先去搜搜“败犬”这个词,再去跟着陈彤和吴迪去讨论下中国版“剩女”。我押宝绝对跑不了这个。 中国所有的商业期刊,都应该雇一个学日语的,随时把东洋的小概念玩过来,做那么三五个,准能碰准一个社会现象,小红一把。 图片:来自这里。

Read More 偶然力:给自己留一个一夜暴富的机会

China Beat的文章总是能为别动队提供很多写作线索。 这不,看到China Beat写广州,别动队就发挥出本文:《广州亚运会:连中国人都不知道的五个秘密》 1.时间:广州亚运会举办时间是11月12日到27日。别说,这还真可能是你第一次知道广州亚运会的举办时间。或者你都不知道广州明年要举办亚运会? 2. 投入:北京奥运会投入3000亿,广州亚运会投入多少?580亿。这580亿将用于改善广州交通以及保护环境。亚运会前广州将开通8条地铁线路,全长 235.7公里(奥运会前北京地铁总长仅为198公里)。 在保护环境领域,广州的目标是2010年珠江水变清。六运会时,广州建设了如今的市中心天河,此次亚运会,不知道广州站出来的是不是番禺? 3.比赛项目:赛龙舟和板球首次进入亚运会比赛项目,此次亚运会也因此以42个比赛项目成为最多比赛的亚运会。 4.火炬传递:广州亚运会没有海外的火炬传递。Oh,Yeah! 举个火炬跑啊跑的,渐渐成为形式,半点亚细亚特色都没有。 但有比火炬传递更刺激的。广州亚运会组委会沿着海上与路上两条丝绸之路进行推广活动。海路于今年3月份在科威特开始,将经过35个国家和地区,陆路起始于广州,出中国进蒙古、中亚挺进中东,经过10个亚洲国家和地区。 如果不是这次海上丝绸之路,我甚至不知道700多年前,元朝有个公主叫“阔阔真公主”曾经远嫁波斯。(难道这就是倚天屠龙记里嫁到中东波斯国的紫衫龙王?) 毫无疑问,这两大丝路巡游更抓人眼球。鼓掌!呱唧呱唧。 5.吉祥物:早在去年4月28日,广州亚运会就公布了吉祥物,与“北京欢迎你”的奥运福娃一样,广州亚运会的吉祥物在汉字上绝对没有输,“祥和如意乐羊羊”,同样有5个吉祥物,这也符合广州“五羊之城‘的称号。可惜这五个“细佬仔”知名度无法和奥运福娃相比,甚至不如动画人物“喜洋洋与灰太郎”。吉祥物应该讲个故事嘛…… 7月初,凯旋公关成为亚运会的海外传播顾问,广州亚运会国内影响力尚且如此,凯旋进行海外亚运传播的压力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了。实在不明白,为什么3月就开始海上丝路,却直到7月才有海外传播顾问,莫非也只是挂个名,不干事? FT中文段传敏写了篇文章广州亚运会“国进民退”,这届在家门口举办的亚运会本来就没有一点悬念,亚运会要好玩,总要鼓捣点声响出来才对。 明年亚运会举办时,秋季广交会刚刚落幕,那秋高气爽的,广州如何吸引留住本土和境外游客,都是值得琢磨的事情。 不知道对立足广东的王志纲先生会如何进行城市营销,我都已经跃跃欲试了。如果北京奥运会是“福”的话,广州亚运会就要突出“乐”。乐羊羊嘛…… PS:新闻别动队将持续关注广州亚运会的信息,并即将推出“上海2020”的群体写作栏目,有兴趣尝试地区写作并在写作中结识新朋友的同学们,跟贴留言、MSN联系啊!

Read More 广州亚运会:连中国人都不知道的五个秘密

新闻别动队偏爱Conde Nast集团,定期就要拿Conde Nast旗下的各大刊物拿出来蹂躏下。 当困困和李海鹏将要鼓捣GQ中文版时,新闻别动队觉得要以强有力的姿态支持,为许久不见新刊出版的大陆杂志市场煽点风,点把火,照顾下GQ中文生意。 先出个小问题活跃下气氛:你猜Vogue这期9月刊有多少广告页? 400页! 不过,估计你对有400页广告的杂志也没啥想象力。 那就再追加个问题,你知道去年9月刊(对,就是雷曼兄弟爆棚的那个月份的刊物)Vogue有多少广告页吗?674页! 两相对比,对Conde Nast集团广告业务冲击有点直觉认识了吧。 还有更耸人听闻的……Conde Nast决定聘请麦肯锡咨询公司了…… 从目前掌握的资料看,麦肯锡受雇后的首要任务竟然是进行大幅度的削减成本工作。这对杂志内容工作者来说,简直是场灾难。 麦肯锡是家好咨询公司,但我实在想不明白到底为了什么要在此时雇麦肯锡?Conde旗下的Portfolio和Men’s Vogue早已阵亡,金融危机各家杂志早已经历过几拨裁员潮,此时雇佣麦肯锡,竟然只为“削减成本”?至少也要包括下未来媒体市场走向吧…… 在这次金融危机中,不少声名显赫的金融机构都爆仓退场,怎么就不见咨询机构离场呢?实际上,连事后诸葛亮,他们也没能做到…… 生意场上很多事都很难理解,如果Conde自己都处理不好消减成本的工作,能指望麦肯锡再来大刀阔斧一回?怎么觉得麦肯锡这回是要注定做恶人呢…… 也许用咨询业的观点来看,这年头做恶人才赚钱,也就啥活都接了…… 但愿我是乌鸦嘴。但愿我还有GQ和纽约客看。 PS:我偶像马尔科姆又在《纽约客》上写了篇有意思的文章,这篇有关自负心理学的文章一定要看下啊:)(这可是限期网络无删减版啊!) PS2:《东方企业家》李志刚写他去替GQ中文采访围棋国手古力,化妆拍照三小时,采访时间只有半小时,真是时候让化妆师和摄影师帮忙问问题了。等我把这建议寄给麦肯锡啊……

Read More 麦肯锡会毁了Conde Na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