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009

2001年,全中国的媒体圈都在关注两个年轻人:一个是北京《经济观察报》的许知远,另一个是广州《新周刊》的令狐磊。2005年,令狐磊从《新周刊》大学毕业,许知远也从《经济观察报》离职,他俩先后加入到邵忠邵老板的现代传播集团,鼓捣一本叫《生活》的杂志。 许知远是学微电子的,做新闻是离经叛道,令狐磊是学新闻的,做杂志那是顺理成章。我名门正派出身(这么说老许不会砍我吧……),当然更好奇令狐磊走过的路,我一直觉得在一个年轻记者刚上路时,有路径可以依赖是件好事,有才华的人刚开始总会抱团的。 后来据封新城回忆,如果当年他不延揽令狐加盟《新周刊》,令狐磊就会加入一本叫《少男少女》的杂志,如果这件事真的发生,不知道现在的令狐会是什么样子,遐想下,也许《少男少女》会更早捅出80后这个大概念吧,呵呵。 令狐磊是有“杂志癖”的,我从他那知道的新杂志,只能用大开眼界形容(仅举一例:如今广受好评的《第一财经周刊》的版式设计,我就是听令狐说到英国的《Monocle》,我才在北京城四处寻找这本杂志) 令 狐对杂志的设计很有研究,这让我百般好奇,按说写字出身的新闻人都会有一种不可救药的“内容为王”的自大,认为美工设计充其量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在传说中的“读图时代”,“版式会说话”成为一种共识,版式是杂志内容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存在,这也是我在《东方企业家》工作时,最大的一个思想转变,但我觉得自己仍然对内容更为敏感些。 令狐最近的一篇文章写新西兰的一家杂志书店Mag Nation,这家书店有4000种各类型的杂志,最近开始了网上营销,其中一个功能是杂志定位(Magdentifier),回答十个问题,让数据库显示出你的杂志基因。 我的四本杂志是:FHM、Monocle、Poker Pro、L’UOMO VOGUE(意大利的时尚杂志,看看他们07年为杰克逊拍摄的封面照片)。只看过前两本看过,前三本都是英国出版的杂志,看来我离杂志癖,还要若干年修炼啊! 又一个四年时间过去,无数人从现代传播的大学毕业,当时为集团工作的很多同事先后离职。每个人的故事都不尽相同,但我知道离开的每个人都可以独当一面,真可惜了这些能征善战的同事了。如果以后有机会,大家一定要再次聚啸山林,打家劫舍啊……(话说在北京和广州做客时,若干流民家庭都用我们《周末画报》垫桌子吃饭,这算深入群众衣食住行了吧,哈哈) PS:我在想,是谁为《第一财经周刊》选定的Monocle路线呢?这个人一定很有眼光,我相信中国一定有很多分散在各个媒体的有自己小癖好的人才。新闻别动队的任务就是找到你们,我相信这是未来媒体信息的引爆点。欢迎自投罗网啊! 你有什么阅读小癖好吗?告诉我吧,留言给我吧! 你的杂志基因是什么呢?

Read More 测测你的杂志基因

我讨厌报道传奇记者,他们总让我过得生活显得平淡无奇…… 尤其是当传奇记者还是个帅哥时,我是说,比我还帅时…… 今天报道的人物是刚从美国广播公司(ABC)跳槽到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的特里·麦卡锡(Terry McCarthy)。 他曾是《时代》杂志的记者,他为《纽约客》杂志撰稿,他在ABC参与的伊拉克新闻节目获得两个艾美奖,你还在坐着没反应吗?看来要从头说下这人经历了…… 1984年,他在爱尔兰开始记者生涯,1985年前往美洲报道墨西哥城大地震,随后任英国《独立报》东南亚记者,报道柬埔寨战争,缅甸军事政变,越南开放。接着从曼谷移居东京,任《独立报》东京站站长,负责日本、韩国报道。 1995年,他来到纽约,先是为《纽约客》与一份英国讽刺杂志Punch(这份杂志还挺有名的哈)撰稿,然后加入《时代》。1998年派回亚洲,成立上海办公室, 他在北京、香港、马尼拉、胡志明市、金边、帝力(我第一次知道这城市,是帝汶岛的港口城市)、雅加达、塞班报道,报道了印尼苏哈托的垮台,波尔布特之死, 东帝汶独立以及中国的快速崛起。 2000 年,他是《时代》洛杉矶记者站站长,911袭击后,他报道阿富汗战争,开办《时代》喀布尔办公室,随后2003年前往科威特与军队一同进入伊拉克。萨达姆垮 台后,开办巴格达办公室,也就是从伊拉克报道,ABC与时代杂志合作,这个合作赢得了两个艾美奖。曾经的ABC高管,如今CBS的人力发展副总裁芭芭拉· 斐迪达(Barbara Fedida)帮助麦卡锡从印刷媒体到电视台转型,说服他在2006年6月加盟ABC。 McCarthy曾是 ABC驻伊拉克首席记者,他的海外记者生涯主要集中在亚洲,他报道伊拉克萨达姆死刑执行,约旦的伊斯兰极端分子,印度的瑜伽学校以及中国长江沿岸的居民 生活(这点他和何伟Peter Hessler还挺有共同点的,不过他是走马观花,而何伟则在四川涪陵住了整整2年) 回到文章标题,央视会有 Terry McCarthy这样的记者吗?想想25年前,爱尔兰的一名记者就可以跑到墨西哥进行灾难报道,在看看麦卡锡在东南亚的辗转腾挪,中国的新华社、中央电视台何时 才能出现这样富有机动性的记者,而不是外出驻站翻译当地报刊呢?我并不是说水均益、杨锐不好,而是,还不足够好,这样的记者也不够多(顺便说一句,杨锐绝对是央视里最被低估的采访者之一)。央视有哪些记者是从报纸、杂志入职的呢? 让新华社开办电视台吧,让更多怀有梦想、保有勇气的年轻新闻人和华为、海尔等中国公司国际化的步伐一同走向世界舞台吧,不知道中国的新闻媒体有没有错过最好的时光。 PS:麦卡锡在Charlie Rose节目的视频在这里,在纽约客杂志发表的文章摘要在这里。

Read More 人物档案:CCTV何时才能有Terry McCarthy?

看看这封信,体会一下印刷媒体的悲哀。 去年10月,Conde Nast集团决定砍掉Men’s Vogue杂志,原有杂志订户将会收到新杂志Portfolio!(当时琢磨着,这还一挺好的买卖) 可是,Portfolio倒了以后,原有Portfolio的订户咋办?放心吧,你们会继续收到GQ杂志…… 如果媒介流感继续蔓延,GQ万一没挺住,订户们是不是只能收到《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了…… 原本只不过想琢磨看《男士时尚》是啥呢,到最后咋被鼓捣成《外交政策》的忠实读者了呢…… 悲哀吧…… PS:文章、图片来自这里。

Read More 流感入侵GQ:论Portfolio的倒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