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009

在All Things Digital会议上,微软总裁鲍尔默宣布要在6月3日推出一个新引擎:“Bing”。坊间对该引擎猜测无数,先看这个:Bing的宣传片。 宣传片中,Bing展示的业务集中在饮食、地方信息、旅游和购物上,据说还能带来抢占不少广告收入。而这个引擎的卖点是:我们不是搜索引擎,而是决策引擎(Decision Engine)。 不分析国外,看看中国,Bing业务会影响到谁? 1.旅游(Travel)抢得是“去哪儿”的生意。从搜索便宜飞机票开始,往下延伸到住店领域,抢得是携程的生意。 2.地方新闻?中国辽阔的土地上,鼓捣地方新闻,你首先得有地图业务,然后是庞大的营销预算。不要说百度和谷歌,即使是雅虎搜索在地方新闻的推广就足以为鉴。 3.饮食?大众点评网还不够吗,难道Bing主要做的是快照生意? 4. 购物。这撞枪口上了,马老板的生意是你随便抢得动的?Bing可以给淘宝带流量,但是除了流量之外,Bing还可以做什么?淘宝既然敢和百度掐架,也就不怕和Bing来场决斗。除了淘宝,还有北京西单大悦城、深圳华强北这类的购物比较,但这种比较就不麻烦Bing老爷了,决策点俺不知道的吧……要不微软开始扫街做店铺‘诚信通“,可那也真不是营销预算所能覆盖的。 此外能想到的Bing可能的中国业务还会包括:音乐、房产、网游等,每个都是难啃的骨头。 宣传片中的Bing怎么看都像加了图的百度知道……师傅教导我说,一项业务尚未开展时,要保持适当礼貌,就好象ATD会议上那响起的掌声一样,他们真看到Bing的未来了吗?微软新引擎Bing真得可以成为决策“杀手”吗? 如果微软中国Bing团队连这四方面都没想到的话,就不要混了。如果想到了,我真好奇他们如何应对,找出自己的蓝海? 当Bing开放搜索后,我决定搜索这样一句话:Bing(必应),明天的竞争是什么样的? PS:在中国要推“Bing”(必应)业务,会找代言人吗?在中国年轻人中还有更出名的“Bing”吗? 道琼斯集团下的All Things Digital网站是新闻别动队的好榜样,Peter Kafka的MediaMemo专栏更是每日必读。关注媒介,关注信息流动,ATD是别动队以后发展的目标,请各位预备队员认真学习啊。 图片来源:这里。

Read More 微软新杀手:决策引擎“Bing”

“十年之后,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一桩网络时代的婚姻维持十年,最终还是走向了分手。美国在线时代华纳决定分拆业务,美国在线成为一家独立公司。 接近十年前,2000年1月10日,位于弗吉尼亚州的美国在线宣布计划收购位于纽约的时代华纳,收购价是1121亿美元(再看看这个数字,中国政府的4万亿救市计划也不过是5个时代华纳,而已!),美国在线CEO斯蒂夫·凯斯(Steve Case)将会引领合并后的媒体新公司。美国在线(AOL)与时代华纳的合并大起风云,并购两个月后纳斯达克指数即高攀5000点,这起合并可谓风光无 限。 现实中,合并后的公司停止增长,公司股价跌至合并时股价的十分之一,周三(2009年5月27日)纳斯达克收盘指数为1731点。 时代华纳总裁杰夫·布克斯(Jeff Bewkes)曾明确表示今年互联网业务不会成为公司的业务重点,而美国在线则在3月聘用了Google的广告业务高管蒂姆·阿姆斯特朗(Tim Armstrong)为其新任CEO,这也被视作业务分拆的先兆。 分手时,布克斯说“我们相信分手对我们是最好的结局。分拆业务是时代华纳自去年年末开始重塑自身过程中关键的一步,这样我们可以更关注于我们更核心的内容业务。”——说出那两个字,真得没有颤抖,怎么说出口,也不过是分手。 还好,至少今天还有人相信内容生产是有前途的……也让我对明天有些要求吧。 选自美国在线旗下网站DailyFinance,专栏作家Anthony Massucci文章。 对这桩天价并购深入阅读,请阅读相关著作:《抢滩传媒的傻子们》(这本书翻译得有点怪)与《谁偷走了时代华纳》(这本听说过,没看过). 图片来源:这里。

Read More 世纪大离婚:“美国在线”分手“时代华纳”

也许,这是你第一次仔细看印度地图,我也一样。这是一幅印度2009年大选各地区的时间表。在所有关于印度的不连贯的阅读,即使你从未关注印度的大选,也请阅读这篇《新闻周刊》国际版总编辑Fareed Zakaria的文章(我做了适当编译,补充了背景资料): 回顾中国的崛起,人们会记住强有力的中央政府于2008年8月8日晚北京奥林匹克开幕时,那场向世界展示的华美绝伦、花费不菲的移动盛宴。 而若干年后,回忆印度的崛起,将记住2009年5月18日,印度大选结果揭晓的这天。印度的崛起并没有体现其国家力量的强大,而体现在选举中人民的力量,体现在混乱无序中民众的选择。这是有4.2亿人投票参加的选举,这样的投票是有史以来最广泛的民主实践。 过 往20年,印度受困于内部派别分歧:种姓、民族、宗教。这使得位于新德里的政府难以倾举国之力在国际事务中有所作为。近些年来,世界范围的民主实践两个弊 端:首先,民粹高于经济改革。(想想泰国)其次,在恐怖主义时代,诉诸“恐惧”更利于获得政治支持。而印度的选举结果并没有沿袭这两个弊端。在这次选举 中,那些将选票寄望于人们的恐惧、愤怒、身份认同的政治团体一败涂地。 印度政治的三驾马车是,总理曼莫汉·辛格(Manmohan Singh)、国大党主席索尼娅·甘地(Sonia Gandhi)和她的儿子,38岁的拉胡儿·甘地(Rahul Gandhi)。拉胡儿在过去数年里试图完成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在基层振兴国大党。母子二人都未在政府中任职,这既能被视为精打细算,也可视为是韬光养晦,但有多少人在被任命为世界人口第二大国的总理职位时,还能有如此的纪律与隐忍? 21世纪的挑战是将印度、中国和巴西带入现有的由西方发达国家设立的国际体系之中,在世界舞台上发挥与其大国地位相应的国际身份,共同解决恐怖主义、能源、环境、贸易、疾病和不扩散等等议题。这次选举的胜利,辛格总理终于有可能全面出击,这使得印度可以在国际事务中表现得更像一个大国。 67 年前,温斯顿·丘吉尔说:“印度是地理名词,那不是个统一的国家,就和赤道一样。”这位英国首相曾经拒绝印度殖民地的自由,原因是“我不愿成为国王陛下委任的第一个终结大英帝国的首相”(I have not become the king’s first minister in order to preside over the liquidation of the British Empire.)五年后,印度独立。如今,2009年的印度再度用选举走出了丘吉尔的预言。 想看全文的点这里:India’s Coming-Out Party。 图片来源:这里。

Read More 新闻周刊:在大选中崛起的印度

作为财经新闻工作者,最大的风险就是被人秋后算账。2009年的春天,欠债的美国杨白劳名叫吉姆·克拉默(Jim Cramer),他是CNBC疯钱“Mad Money”节目的主持人。 收租的黄世仁是在每日秀(The Daily Show)节目主持人Jon Stewart ,克拉默在贝尔斯登倒闭前后节目上的发言,被Jon巧妙剪辑,再配上 Jon那标志性的无辜眼神,扬起眉毛,欲言又止,以及克拉默那个谢顶的秃头,圆鼓鼓的眼睛,人们很难忍住不笑。克拉默对此遭遇很是不服,“丫是故意的,时间会告诉你,他是冲我来的。” 克拉默是我最早知道的华尔街人,他的那本《一个华尔街瘾君子的自白》,是我最早阅读的华尔街传记,他1996年就开办网站,如今定期为《纽约》杂志撰稿。他早年加盟高盛公司,随后于1987年成立自己的基金公司,2000年收山。2001年开设电台节目:“钱向克里默”,积累了最初的主持经验。 在CNBC的疯钱节目中克拉默的招牌动作是蹦来蹦去,扔稿子那是小事,他甚至会摔椅子,观众那是个热爱啊(这种心理可能是:嘿嘿,原来有钱人也会急成这样)。被Jon狠狠搞了一次后,克拉默的疯钱节目更火了,平均每天有43万4千名观众,有人甚至觉得克拉默的主持让财经新闻的解说有种“诗意”。 《时代》做了一篇文章向克拉默提问,最有趣的问题是,克拉默,你有困难时会去找谁?(Who’s Cramer‘s Cramer?),克拉默的答案是:Doug Kass(此人曾在标准普尔3月跌破700时,果断号召入市,真有胆量一人),如今也经常去读读彼得·林奇的著作。 克拉默称自己是“信息娱乐者”(infotainer),凭这个词我就很喜欢他,你呢?

Read More 人物档案:Jim Cra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