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2009

我最喜欢老师在课堂上嘲笑有效市场理论,“什么?市场的理性会让所有人知道所有事?难道想出这个理论的人生活在二维世界吗?他们不知道世界上有‘时间’存在吗?” 我开心,因为我是新闻记者,与时间赛跑,是未知方程式的变量。与时间的较量是这个游戏规则中,最早求证“a”是对好奇的孩子最好的激励。 读外国新闻史时,保尔·路透养鸽子传递股价的故事成就了最早的通讯社传奇,也就从那时开始,我对通讯社无限好奇。我喜欢通讯社。别误会,我想说得不是新华社比外国通讯社早了多少秒报道“奥运金牌”这样的新闻,我想说得是那些“真金白银”的较量,对,就是那些能够影响到黄金、白银报价的通讯新闻。 路透与彭博是最有名的两家通讯社,他们以自身创始人的名字命名,这是种荣誉,也是种压力。想想看,如果终端另一端的用户高喊“Reuters Sucks!”,作为公司创始人,该有多心酸啊…… 在财经新闻报道领域,曾经是双寡头的天下,道琼斯与路透社业务无所不包,很少有人想到去挑战这两家公司,直到彭博的崛起。 彭博的崛起,客观促使路透社最终选择与汤森合并,道琼斯如今也进入默多克的新闻集团大旗之下。但在新闻业的寒冬里,只有这些通讯社还在坚持招聘,加速信息流动。 总体来说,彭博在固定收益领域占优,但汤森路透在外汇、大宗商品、法律和医疗信息领域占得先机。而在中国市场,则彻底是道琼斯集团的天下。 道琼斯、路透、彭博三家通讯社,有如财经新闻领域的三国争霸,你会押宝哪家呢? 图片来源:这里

Read More 通讯社三国争霸之:汤森路透

一亿美元够烧多久,两年。Portfolio倒了,中国商业媒体又缺少了个学习的对象,从去年时代华纳公司的Business2.0到今年Conde Nast的Portfolio,商业杂志也没能躲过这次经济危机。 4月号Portfolio只有106页,光看这数字没想法,要知道2007年这本杂志的第三期光广告就有121页。 去年年末,Portfolio决定一年只出10本(Monocle与Fast Company也是一年10本),本来就连月刊都不是了,可今年,说倒就倒了…… 看来能烧钱的不只是能彪概念、满口愿景的IT业了,看看Conde Nast的一季报亏损,就明白杂志业的冬天有多冷了。(一季度集团业绩与08年相比多亏了2亿美元,Portfolio下滑48.8%,Wired下滑50.4%,连GQ也下滑了27.9%,困困和海鹏大哥,新东家业绩下滑,你们要在中国战场挺住啊!) 拥有着如Portfolio般明星团队,是每一个杂志主编都渴望的。曾经Portfolio想过成为商业杂志中的《名利场》(Vanity Fair),而明星团队的理想是成就商业杂志中的《纽约客》(New Yorker),可对杂志主编Joanne Lipman来说,一切都只能猜想了。她肯定委屈,她肯定不服,但是集团没钱继续烧了。至少 Lipman晚年回忆时,她可以躺在摇椅上回想:咱当年也阔过。或者她应该来中国教几年书,或者写本书《我如何烧掉1亿美元》? PS:下一个倒下的,会是我心爱的Wired吗?Oh, dear lord, where are you Leading Us! Update(4月29日):Portfolio有85名工作人员,他们将会继续支领薪水,直到8月为止。

Read More Portfolio:谁说高端杂志不能败家?

英国有只球队叫考文垂,当它在超级联赛闯荡时,它每年的任务就只有一个:保级。多年下来,它成了不折不扣的“保级专业户 ”,好几个赛季,人家就不降级,这就叫“保级精神”。南安普敦有年没打好球,快降级了,咋办呢?找考文垂咨询咨询,当人人都盯着曼联、切尔西时,我就喜欢看保级球队,因为那是另一种成功。 如今世界经济危机了,那边需求不景,这边消费不足,应对经济危机咋办呢?等着吧……我就纳闷一件事,为什么很少有媒体去琢磨日本人是度过过去那“失去的十年 ”的呢?失去的十年,并不是日本经济全面不景气,日本各行各业都有隐形冠军,能在经济危机中脱颖而出,为什么不跟着这些在经济危机中成长的企业学习如何开展危机业务呢?台湾《商业周刊》,听到了我的心声,做出了这篇文章。 这篇介绍的是一家名为MK Taxi的公司,这家公司来头不小,人送绰号“日本计程车杀手”。打住,这不是恐怖小说中的连环凶杀案……而是,这家公司的崛起,抢走了众多日本计程车公司的业务。 在那“失去的十年”中,日本外国游客日渐稀少,本地上班族也就那么多,计程车业务也就勉强维持。但东瀛之地讲究礼数,人们都有私家享受的观念,MK Taxi就是这样一家公司,这家公司的司机,上身浅灰色西装,下身黑色西装裤,头戴礼帽、白手套,(咦,咋这么像城管呢?)你在街边招手,司机将车停好,会下车为你开车门,那叫一 身两职啊,简直就和“私人司机”一样。 关键是人家这样服务收费还不贵,日本计程车起步价约合人民币60块,而MK计程车公司价格要便宜10%,别小瞧省了这不到10块钱,那背后可多提供了一套礼数啊。据报道,MK公司的业务,如今已经不再街边拉活了,需要预定才有服务,可见生意有多火。 这事放中国,把北京等在地铁口拉活的兄弟们组织组织,甭管车好车坏,刷上漆组织个车队,从此不再黑灯瞎火的守着,会发生什么问题呢?首先是交通问题,那哪能随便让司机路边停车,还下车开车门啊,后边喇叭肯定响死了。其次,与日本比,北京出租车起步价不高,再分这个蛋糕,很可能就是两败俱伤了。而在二三线城 市,既没有如此多的计程车,也不会有这样统一着装、周到服务的车主,更重要的是,起步价10来分钟就到了目的地,总不能等自己“私人司机”不出门吧。对多 数中国人来说,计程车还只是个代步工具而已,享受、礼数还不是那么重要的一件事,至少在坐车这件事上不是。 这个故事讲完了,其实一言以蔽之,这就是个低价竞争案例,在之后系列里会提到日本的“不虚荣”、“节约a”等更有意思的案例。 PS:找工作时,公司都希望要熟手,愿意要那种拿来就能用的员工,可是同样的经济危机,为什么公司从来不想招那些被裁员数次,有丰富被裁经验的员工呢?或者,竞争对手应该挖那些没被裁掉的员工? 写这篇文章让我想起《南方体育》啊,魏总,我终于也能从体育入手谈商业啦!

Read More 日本:经济危机中的商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