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电视

过去一年,国内的传媒机构、影视巨头一方面为手游砸钱获取概念增长,另一方面是广泛开展行业收购,华策买下克顿,乐视也玩出了花儿。这档口抽空看一眼梦工厂和迪士尼的收购布局,也许可以为自家的新概念规划点后手。 去年,卡森博格的梦工厂用3300万美元(外加1.17亿的奖励金)买下了AwesomenessTV。今年3月末,迪士尼用5亿美元(外加4.5亿的奖励金)买下Maker Studios。 迪士尼买下的Maker Studios在YouTube有超过5.5万个频道,拥有3.8亿订户,1个月有55亿人次观看。对Maker Studios我常看两个频道,一个是说唱Rap风格的Epic Rap Battles of History,另外一个是有YouTube最高订阅用户的PewDiePie频道。 也许你还记得早先时候有个视频用Rap展示凯恩斯大战哈耶克,ERB这个频道就将这种说唱风格发展到了极致,比如比尔盖茨与乔布斯,罗姆尼和奥巴马,甘地和马丁路德金等等。没看过的可以看看有心人发到优酷上的视频。 知道PewDiePie频道是因为他惊人的订户数,目前有2570万个订阅者。想想看,你发一个视频将会出现在2570万用户的首页上,这每个视频的点击数量该是什么样?可别说美国只有YouTube一家视频网站所以一家独大让用户集中,即使是《华尔街日报》如今每个月也在30个平台播出超过100个小时的视频节目。而对比中国,优酷土豆是大公司,查找最当红的罗辑思维和优酷主推的老友记的粉丝订阅数:一个是8.2万,一个是8.6万。(这个数字要说明的是:如果视频门户不放你视频到首页推荐,会有多少观众用户主动找到你呢?这一点,在视频目里加竞品广告的罗辑思维是吃过亏的。) 扯开谈一句,读完《被诅咒的巨头》,我觉得在传媒公司做战略规划,只有两件事,第一是千方百计的建立护城河,第二是没有护城河就千方百计的提升效率。 要想在传媒娱乐行业凭借并购,搞出规模优势进而获取行业护城河最终一统天下的逻辑链条实在太过漫长,太多并购本身就是一个摧毁效率的事情,所以传媒行业并购的成败主要看是否真正建立了战略护城河。 无论是AwesomeTV还是Maker Studios,他们都是年轻的视频公司,年轻既指他们成立的时间,也指他们的用户。迪士尼和梦工厂的并购潜台词是:获取年轻用户就是最大的护城河。 在中国做类似Maker和AwesomeTV这件事需要的前提: 1.订阅习惯。这与优酷等视频网站商业逻辑是不一致的。中国(视频)门户强编辑讲聚合,如此理念下的首页拥有巨大流量,也是广告销售的重点,一旦打散为订阅逻辑,广告价值将受到第一步的挑战。 2.如果可以解决订阅概念,接下来考验的是视频网站是否真有做平台的想法。YouTube可以有Maker、Fullscreen等多个聚合频道机构,单一的传媒机构早就可以在优酷开账号,但相关广告销售仍在优酷手中,而账号联盟目前还较为少见。 回头再分析Maker Studios获得的投资,其中引人注目的是时代华纳的投资部门领投了3600万美元,被收购时总共获得7000万美元投资,最后一次融资时,企业估值3亿美元。 传统媒体巨头投资新媒体,经验借鉴到中国,无论BAT还是那么多渴望转型的中国传媒机构是否也有意愿投资这样理念的公司呢?传媒机构里创业的同学们是否会落手去做这件事呢? 看到优酷土豆、搜狐以及早先的PPTV那么多的并购传闻,我作为看客都没有一点点兴奋感,这种并购追求的规模优势与假想中的护城河到最终变现实在太过漫长。直到腾讯卷入传闻,故事才有了看点。在所有并购演员中,只有腾讯(其实是微信)才拥有着用户订阅的基因,两者通过并购整合可以产生新的戏份,并试验一个点上不同的玩法。对其它拥有订阅基因的组织(如网易、电信移动商等),要么没有视频业务,要么相关并购太超现实,现有演职员工里只有腾讯搭上微信才有点新意。——当然到目前为止,围绕并购和订阅的设想都只是作者本人在画饼而已。 这就是中美传媒视频业过去一年不一样的收购,一条是既往广告模式清晰的阳关道,另一条是看得不那么明白但一切都朝着拥有用户的独木桥,这两条路走下去各是什么模式,无法判断但值得关注。 新闻别动队关注媒体变革,致力于从商业角度提出媒体管理、转型、投资方面最值得关注的真问题。欢迎各位推荐你认为真正对媒体娱乐(ME:Media+Entertainment)领域感兴趣的业界同行、投资人士关注新闻别动队微信:方法1:在添加朋友中搜索“新闻别动队”;方法2:搜索微信号: media007; 方法3:打开微信,选择“扫一扫”,扫描右侧的二维码。关注请留言,路过北京,我请各位吃饭~

Read More 中美视频收购战:阳关道与独木桥

来台湾快两年了,很惭愧没有坚持为别动队带来关于台湾生活的记录。除了课业实在繁重,还有其他的一些因素。总觉得国内对于台湾的看法太过极端,要么就是“甩了大陆几条街的民主温情进步社会”,要么就是“不自量力成日嚷嚷独立的混乱小岛”。浮躁的大陆游客总是急于论证些什么,曾经我也想将台湾定位为“中华民族的另一种可能”来写一些观察。后来逐渐发现,再多的论调只是建立在片面之上,如同我每个大陆同学都有属于自己的台湾观感。一年半来大量的阅读与思维训练,以及和台湾老师、同学的深入接触,才让我发现,其实任何群体都一样,有自己的逻辑与固执,骄傲与无奈。带着这份坦然与尊重,我的台湾观察才终于有了给大家看的勇气。 ——————正文分割线———————— 《我是歌手》在台湾有多红?看以下新闻标题就知道——“我是歌手效应 台湾唱将红透透”(中央社)、“东森几乎全程直播「歌手」 NCC:恐触法”(TVBS)、“媒体直播「歌手」 苏贞昌:中国对台湾入脑”(苹果日报)。尽管比赛已经落幕,但它在台湾媒体中引发的闹剧却远未收场。国内不少新闻也对此做了报道,在这里,我想从我的观察谈谈这件事。 大概就是在杨宗纬出现不久后,《我是歌手》在开始频频出现在台湾的新闻与谈话节目中,网络上也不乏讨论。一日我在校车中与同学聊起《歌手》,前排司机大哥突然兴奋地转头问我们,“你们说林志炫几岁了?不能超过四十吧!” 上周五总决赛的前一两天,各大媒体成篇累牍,对歌手准备、帮唱嘉宾、名次预测、节目周边等内容都进行了详尽冗长的新闻报道。决赛当晚,东森新闻台以“追踪报导”作为新闻形式,从七点半开始,对节目进行了三个多小时的全程直播,甚至还停播了他们的招牌节目《关键时刻》。而中天新闻台、TVBS-N也用了大量时段来转播赛况。极端的播映也获得了极端的回报,东森新闻当晚平均收视高达2.15(台湾新闻节目一般为0.5-0.6,破1就算佳绩了),业界哗然。 于是这高收视的代价,便是争议与麻烦。这种用新闻转播比赛live的形式,涉嫌违反了“大陆节目需送审的要求”。4月16日下午,NCC(台湾管理通讯传播的独立机构)要求东森、中天进行行政调查,是否违法目前仍未定论。但舆论早已炸开了锅,民众投诉东森等“滥用新闻频道资源”,网友戏称它们应该获颁“湖南卫视一、二台执照”,自由时报认为新闻台直播属“自宫”行为,民进党立委斥责这是中国大陆的“变相置入性行销”,苏贞昌甚至发表“入脑说”,认为过去中国大陆对台是「以商围政」,现在是「入岛、入户、入脑」,透过媒体褒扬中国、唱衰台湾。娱乐圈与文化界也有不少意见,例如伍佰在活动中嘲讽“幸好我们不是立白洗衣粉”,而文化部长龙应台则认为这是对台湾未来三十年创意优势的一个警讯。 其实这些年,除了各种所谓经济文化合作之外,两岸的交流更体现在一些细致的地方。台湾明星纷纷到大陆发展,大陆古装剧在台部部热播;台湾爸爸派遣到大陆工厂,大陆学生来台湾留学;台湾年轻人想着去大陆发展,大陆“贵宾”组团来台湾旅游……这来来去去的故事,矛盾复杂的对比,使得台湾民众了解大陆的兴趣,以及台湾媒体报道大陆的动机,都越来越强。因此,大陆相关新闻在台湾媒体中越来越受到重视。我常见的新闻就包括陆客在台旅游的影响、大陆的各种社会新闻、中共高层事件、大陆娱乐节目等。 当然,这些新闻里的中国大陆是威胁、是机遇、还是微妙的存在?这取决于媒体的既定立场。台湾的媒体同政党一样分蓝绿,这也决定了它们各自对大陆新闻报道的数量以及框架。旺中集团旗下的中视、中天、中国时报最为亲中,联合报、TVBS、东森等基本偏蓝,自由时报、民视、三立电视台等明显亲绿反中,而其他独立媒体也多报道大陆负面新闻。例如《我是歌手》报道中,中国时报社论说“台湾歌手扬名大陆,不需分彼此”,而自由时报则指责转播的新闻台“做他人小弟”。每一种立场都有他们的固定受众,大家在媒体自由的保护下各自发声,互相攻击,这就是台湾的媒体生态。 除了各自依靠的意识形态之外,台湾媒体的生存竞争也异常剧烈。尤其是上百个有线电视频道,争夺区区两千多万收视人口,广告资源实在紧张。曾经去中天新闻进行参访,新闻部一个记者告诉我们,今天要跟进什么新闻,基本取决于昨天每条新闻的收视率。加上台湾有好几个全天24小时只播新闻的频道,因此电视新闻无一例外地患上了重复又啰嗦的毛病(上周四我转台,基本就是三个新闻:北韩金正恩、妈妈嘴双尸案、我是歌手)。 这样的媒体乱象,在台湾社会以及传播学术界已被诟病许久。可是,大众的收视喜好没有变,政治格局没有变,媒体的经营方式没有变,独立机构的监管以及学界的呼吁也只是隔靴搔痒。来过台湾的大陆人都喜欢做两岸对比,但其实很多事情没有可比性。从新闻自主与监督的角度看,台湾比我们进步几十年。但卡在这尴尬的时局中,疲于奔命的台湾媒体,也很久没有静下来反思自己,是否在什么地方停滞不前了。

Read More “我是台湾新闻”——《我是歌手》引发的台湾媒体闹剧

福布斯的首席产品经理Lewis DVorkin提到变革福布斯网的理念,提到了1976年的电影《总统班底》(All the President’s Men)体现的传统新闻运作流程。我琢磨着在新闻别动队介绍些新闻电影,树立下崇高理想。 基本上每一个对金融感兴趣的人都看《华尔街》这部电影,更有无数青年才俊熟记片中主角Gordon Gekko那句经典的台词:Greed is Good.甚至在不同的电影桥段里,都会有这句话的场景重现,可以说这部80年代的电影让无数年轻人踏上了金融之路。 可能让新闻人熟记的电影有什么呢?紧咬水门事件让尼克松辞职成就了华盛顿邮报,让人们记住了伯恩斯坦和伍德沃德两位年轻记者,还有世界上最危险的总编辑布莱德利。从电影里看40年前的新闻记者,印象最为深刻的就是他们都穿着衬衫,打着领带,工作时也是西装革履,我想我在中国的任何一家媒体机构都没见过这样的服装组合,我们的记者穿着打扮,恩,那是相当接“地气”的。 做新闻是需要强大价值观做支撑的,这种价值观并不像金融业那样可以简化成Greed is Good,然后把一切后果都推给市场去承担。新闻这个职业的价值观到底是什么? 我没有现成的答案,但传播价值观这件事一定是潜移默化的,电影就正好是最好的载体,在长不过3小时的时间里,浓缩惊心动魄的一件事,记住一句台词,留下一段回忆。美国那么多宪法修正案,可电影中强调最多的总是第一修正案,因为在那个修正案里有大洋彼岸最珍视的新闻自由。而在这头,同学们先望梅止渴,望洋兴叹吧。 教书的时候,我跟同学们说:如果你外语好,你可以看外刊,看那些拿到普利策奖的作品开阔眼界;即使你外语不好,你也可以去读梁启超的文章,读张季鸾的文章,读王芸生的文章,读曹聚仁的文章,读储安平的文章去感叹老一代新闻人的好文笔,甚至你可以去读金庸的小说,看这个大公报编译员如何成为武侠大师。新闻是要Make a Difference的工作,我们自己首先要be different,要么就真只能成为新闻大潮里的沧海一粟,随波起伏。 So,what makes you different?

Read More 看电影做光荣新闻人:总统班底(All the President’s Men)

距离不一定产生美,但足以滋养想象。当美国人谈论中国时他们在想象什么?美国热门广播节目《This American Life》关于富士康的一期“假新闻”《Mr. Daisey Goes to the Apple Factory》或许给出了一种答案。    富士康节目被撤回 在这期节目中,独白者Mike Daisey用极具戏剧性的语言,缓慢、低沉地向听众们描绘着他扮作商人混入深圳富士康工厂的所见所闻——12、3岁的童工被迫长期作业;工人宿舍的床头装着“《1984》式”监视器;因安装IPAD手部残疾的工人在他的帮助下第一次见到真机,对可以滑动的屏幕惊奇的感叹“这像个魔法”;门口还始终伫立着凶神恶煞的持枪保安…… 苹果+中国+血汗工厂,还有什么新闻能更吸引眼球?于是,在今年1月首播之后,88万次的下载随之而来,此节目甚至成功设置了美国媒体的议程——新一波的富士康工厂报道开始,被内地读者所熟知的包括后来成为纽约时报和财新共享样本的《苹果的血汗代价》和Jon Stewart在《Daily Show》中的吐槽。只苦了一帮子美国驻华记者,一边努力跟进一边互相哀叹着自己怎么就没有早做出这种稿子。    Mike Daisey /NYT 如果生活是港片,这时候古惑仔就要歪着头对春风得意的Mike Daisey说一句:“出来混,早晚要还的”。结果是不早也不晚,两个月之后的3月16日,《This American Life》宣布因内容不实撤回富士康节目。事实证明,Mike Daisey所言工厂经历大部分都是道听途说加想象编造而成,他在栏目组向他Fact Checking的时候撒谎掩盖,而栏目组由于急于播出节目没有进一步核查,弥天大谎就此撒下。(相关道歉、核查节目点这里) 得知真相之后再回头看,Daisey的想象完全是Go too far到漏洞百出,比如持枪保安……really?中国,保安,枪?还有对着可滑动屏幕称奇的工人(这种效果相信连500元山寨机都可以实现)?可包括驻华记者和中国观众在内的人们却对这些凭空想象的结果全盘接受,并在心中老老实实地描绘出一幅血汗工厂的地狱图景——毕竟,这一切符合人们关于中国心理预期。 “Weird things happen in China all the time”,纽约客驻华记者Evan Osnos在针对此事的文章中写到,虽然从常理判断节目内容颇有些不可思议,但他在收听后却是为自己没有找到这样的内幕而羞愧,毕竟在中国,一切离奇想象都有可能成真。 最终,不是纽约客,不是纽约时报,也不是华尔街日报,是American Public Media 旗下的Marketplace 驻上海记者 Rob Schmitz发现了疑点并对此调查,揭穿了Daisey的巨大谎言并迫使《This American Life》撤下节目并道歉。再一次,“各大媒体”成为尴尬的跟进者。 但最尴尬的还是主角。本来就是表演者的Daisey在被迫承认造假之后用“这是戏剧艺术不遵守新闻规范”打个哈哈勉强混了过去,作为播出方的《This American Life》却深受其害。这档有十几年历史的节目向以journalistic non-fiction定位(这也是Daisey的谎言为什么会被当真的原因之一),如今出了这种前所未有的丑闻,又是道歉又是补做特别节目解释,简直是手足无措了。 不过现实就是这么残酷,中国早就不是顺着洋流飘一个月才能抵达的地球彼端,谎言迟早会被拆穿。只是,为什么外媒一直运行良好的自律和互相监督机制会在面对这片神奇的国度时失控?而面对无法证实的Weird things,外媒又该如何处之?

Read More 外媒摔的中国跟头:失掉信誉,失掉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