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

又到一年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评选时,不出意外,今年的传播与文化类别最佳分析师仍将从以下这几人中产出:皮舜、赵宇杰、廖绪发、万建军。他们在过去若干年都是中国最优秀的TMT分析师,但他们却不是顶着金牌分析师的头衔在微博、报章媒体点评电信、媒体、科技行业动态的人。 从媒体从业者转型到媒体行业分析已经一年半时间,韩巍也斗胆写下对中国TMT分析的见解: 在中国做TMT分析很时髦,因为这领域评论是个筐,口水干货一起装。我认为很长时间中国都只有科技这一个T领域的报道,缺少对电信、媒体领域的分析,原因有非市场化的因素,也有市场由小到大逐渐培育的原因。 对比中国和世界其它地方的电信(Telecommunication)报道,你看过美国在线AOL的故事,Comcast,Liberty Media的故事,看过法国维旺迪VIVENDI的故事,甚至听说过稻盛和夫KDDI的故事。而你上次听到中国的移动、联通、电信部门的市场故事是什么,看到对中国的各级电视网络又有什么样的报道?对比市场竞争环境下的风起云涌,苹果合约机资费什么价,这种报道真得不好拿出手了。 在投资领域提媒体(Media),在中国总把内涵做小了,似乎只有报纸、广播、电视才是媒体,门户那归属互联网,类似分众传媒、蓝色光标、昌荣传播这样广告、公关行业的上市公司也少人分析。对媒体的报道同样缺乏系统性,对中央N套节目和地方卫视每年只剩下了广告招标再创新高这样的标准化报道,对制播分离之后的电视公司报道尽管早有尝试,但直到好声音的灿星出现才吸引了更多的关注。 这也就是新财富的遗憾,国内的媒体上市数量有限,新财富大多数卖方分析师都集中在国内股票研究上,一方面对国外的好公司缺乏系统分析,另一方面即使对国内的热门TMT公司,也因为其上市地点在海外,而甚少做出研究报告,优秀分析师被埋没也就不足为奇了。 也因为研究内容局限在国内上市公司上,当国外热门事件发生时,新闻记者都甚少联系这群中国最优秀的TMT分析师,缺少了媒体聚焦就少了名声曝光的一大利器。另外一件缺失的事情是中国TMT分析甚少刊出行业趋势报道,早年Mary Meeker被称为互联网女王时,那也玩得是个股分析,可如今成就她的却是她的年度趋势分析。而在中国的趋势分析报告总是由易观、艾瑞甚至外资投行做出,而本土的TMT分析师无论在趋势分析内容包装到媒体曝光上都大有提高空间。 其实说新财富TMT分析师被埋没也不合适。比如年初从中金公司到百度负责战略的金宇就曾经连续获得新财富TMT最佳分析师第一名。但是这半年来百度并购不断,可无论是新闻报道还是坊间八卦,谈论百度时会提到汤和松,会提到李明远,却很少有人提到金宇。 如何让这群人从幕后走到台前,让更多人分享真正有料的TMT分析师真知灼见?我想办法有二,一是加强上述的趋势分析,TMT分析同样忌惮“见木不见林”,对个案的执着往往会忽视大图景趋势,定期回顾总结会让分析更为系统,引发行业讨论也能彼此促进;第二就是组织参与行业高水平的会议,这几年的会议热捧的是投资人,却少见分析师参与其中,要说让会议提高互动和专业性,那内行分析师的参与是必不可少的。比如这几年在阿联酋阿布扎比的媒体峰会,比如瑞信在香港举办的亚洲投资会议,这些会议可内可外,一来扩大自身团队影响力,二能扩充行业人脉,也许中国的媒体电信投资开放仍待时日,但随着行业发展,未来会有更多企业上市,并购会增多,步步为营终会成功。大多数TMT会议都开在国外,甚至国外的会议都开到国内了,国内再无动于衷,那就彻底丧失了主场优势,全线溃败了。 成为新财富金牌分析师是荣耀,而更进一步的是能成为影响行业发展的力量。Mary Meeker用她的趋势分析报告做到了,中国的TMT行业分析,也到了走到台前亮亮真功夫的时候了。   这是新闻别动队的第五篇微信文章,新闻别动队关注媒体变革,致力于从商业角度提出媒体管理、转型、投资方面最值得关注的真问题。无口水,不八卦。欢迎各位推荐你认为真正对媒体娱乐(ME:Media+Entertainment)领域感兴趣的业界同行、投资人士关注新闻别动队微信:方法1:在添加朋友中搜索“新闻别动队”;方法2:搜索微信号: media007;   

Read More 十年新财富TMT最佳分析师为什么没出一个Mary Meeker

今天的文章起源是仇勇老师写得《牛文文的新媒体再思考:传统媒体是华丽的无用,新媒体关系应该类宗教》,建议各位先读读。我很关注传媒的转型,而前辈传媒人的努力总是值得学习借鉴,看完仇勇文章觉得有些话要说,给虎嗅文章回应没被采纳,也只能用别动队平台表达下了。 1.我很俗。我喜欢算钱。我以为新闻转型的成功标志之一是经济上的成功,所以我关注创业家创办5年时间,想知道的问题是:创业家收入现在能有多少钱?按照仇勇的写法,收入结构是纸刊四分之一,黑马系列六成,剩下整合营销(15%)的话。我们开始算钱,如果创业家 i) 年入2000万,那么纸刊500万,黑马1200万,整合营销300万。 ii)如果年入5000万,那么纸刊1250万,黑马3000万,整合营销750万。 iii) 如果年入1个亿,那么纸刊2500万,黑马6000万,整合营销1500万。 能否解读这个数据,能证明你是合格的传媒人还是在看热闹的,因为通过这个收入,你可以判断各个业务的体量,以及未来是否存在天花板。 2.既然黑马系列是媒体转型增长热点,那么分析的当然要围绕黑马系列,这个系列是卖得冠名?是向学员收取费用?是做媒介向促成的投融资收中介费?黑马系统内收入比例如何,多少人在做,这块业务是否存在竞争,行业规模有多大,回答这些问题对媒体转型显然更有贡献,因为这是媒体集团中脱媒化的业务增长,而不是转而去务虚谈论新媒体宗教关系。(如果想问得更深,当然也可以对比分析黑马大赛与创业邦的创新中国、36开放日等的不同,可以去分析为什么所谓的“传统媒体”无法去做黑马系列?放到国际上,华尔街日报现在的创业视频比赛项目相当火,为什么是WSJ不是Business Insider?) 3.我不同意传媒人要“去精英化”、“去我化”的说法。这背后是对新闻和服务的理解。第三产业做大了,到处都是想提供服务的人,但新闻在服务之外,还有专业性的问题,术业有专攻,这不只是对媒体人的价值判断,更深的是对人性的判断。对读者来说,光是提供针对性的服务是无法带来触类旁通的提高的。或者退一步说,去了精英,去了我,发帖堪比网编,置顶业务熟练的记者,市场能开出的价码是多少?这群记者未来的出路在哪里?我直观觉得创投企业从传统媒体找分析师、投资经理,是不会找这种在文章写作中“去了精英,没了我”并秉承服务理念的记者的吧,如果张亮、张颖、熊晓鸽各位老师能看到这个文章的话,你们觉得呢? 4.同样不认为创业家会率先停掉纸刊,走向网络。看看爱黑马网现在的页面,聚合了中国各种科技类网站的新闻,看不到和其它科技站差异化区别,我不认为用户会为没有差别的东西付费。《创业家》杂志的价值是在五年时间沟通了创业者和投资者,它和其它编译起家的科技类媒体不同的是:它的报道对象是本土的,它有原创,它的读者是包括创业和投资者的。停掉这本刊物,黑马系列又凭什么优势去做新闻做大赛?不会单纯通过碎片化的微博去接触领域繁多的创业者的。我甚至觉得老牛把它做成黑马系列DM刊都不会停掉。 5.想说下仇勇提到的传统媒体“华丽的无用”。我想文中提到的老牛送杂志收到的“10万个真实读者信息”就属于这种华丽的无用,真正应该问得“低调的有用”的问题是:去年创业家送杂志拿到的8万个真实读者信息,在这过去的一年里是如何使用的呢?

Read More 对创业家和老牛转型最该问得问题

  最近看了太多号称接地气其实口水话来回传毫无技术含量的文章,常有冲动对着屏幕向写作者吼:“这么好的机会,你怎么就问不到点上呢。。。。”而做过网编的我,也想象得出对方吼回来的话:“你牛,你一天跨领域编写3篇文章试试。。。。”大家都很无奈。 头疼时最想看的两本商业杂志就是《商业周刊》和《快公司》两本中文刊。“高举高打,不接地气”是朋友在《商业周刊》创刊时的评价,现在多了本《快公司》,我真是越来越爱读了。时间晚点就晚点,毕竟我对时效性要求也不高,看重的是文笔和分析,何况那又是另一个世界的故事,另一个世界的人和故事隔着太平洋解读起来总会神话得好像幻觉。索性放弃接近性,考验下思维的跳跃。 越来越强调设计、美感、文字的杂志也总有把硬货埋没的危险。当初史玉柱创业是翻《销售与市场》杂志学战术的,你想如今的青年想折腾搞创业,大家通过什么渠道才能学到真本事呢?那些猫在一台台液晶屏背后的人们又在读到些什么渴望些什么呢?猎奇而又不适用的文章只能用作谈资,最终耗掉大好光阴,眼高手低,一事无成。 是仰望星空、还是脚踏实地,在杂志的世界里是真没有玩混搭搞中庸之道的,选择一条道路,走着。 最后一段写正文,回到标题杂志品:看看今天的配图,彭博商业周刊是如何制作封面的。(两年前,新闻别动队也曾传播了新老商业周刊如何在云这个话题上制作封面的对比,点这里)一晃两年时间过去,再想想今天的杂志世界,做得成功的都是一眼看得出杂志品的,可是,有几家呢? PS:文末平衡下,要不老领导和老朋友都会抗议。这句话是:商周的中文稿我也很期待,比如宝洁换帅这件事,外刊看财富,国内的影响就等赵轶佳写稿来着。比如王长胜,比如李志刚,再比如下去就涉及吹捧友刊了。对友刊的意见和建议也相应保留到领导请我吃饭的时候。 ——最后一个小问题是:一本版权刊(版权网站)到底应该有多少本土内容V.S.版权内容呢?或者有这个合适的点吗?

Read More 彭博如何做封面:一眼看出杂志品

2011年春,我在北京,实习之余的周末常常用来参加感兴趣的文化活动。因为当时正处在毕业论文的初稿阶段,而我的论题是从社区传播的角度讨论新农村的文化建设问题,所以我对涉及乡村建设方面的话题格外留意。 《天南Chutzpah!》创刊号的消息我是从微博上了解到的,其时,我对文学杂志的印象还落后地停留在少年时期的《萌芽》、《收获》、《上海文学》……故而其“文学双月刊”的定义加上“天南”的字眼,竟让我误读出了小清新的意味。不久之后,我在北京麻雀瓦舍参加的关于“社会变革:音乐与文学”的小型论坛打断了这种错误印象。那次论坛有来自台湾的诗人钟永丰、民谣歌手林生祥(客家),有来自社科院的教授,来自北京“新工人艺术团”的组织者,也有《天南》的主编欧宁。(关于那次论坛我在转载钟永丰的《我的南部意识》时有提及) 欧宁的发言简短而有力,他回顾了20世纪30年代民国时期颇为波澜壮阔的“乡村建设运动”(这段历史及晏阳初等重要实践家甚少被当前的新农村文化建设研究者所提及),并讲述了他在菲律宾等地的晏阳初乡村建设学院的见闻经验,以及他即将在安徽黟县碧山进行的乡村实验计划(欧宁博客 《到农村去!碧山丰年祭》)。这些信息对于初涉乡村建设话题的我而言非常有营养,我也因此去阅读《天南》创刊号的“特别策划”内容——“亚细亚故乡”。细读之下,着实为这本杂志所关注的幅度之广、细节之深而大感震撼。 “《微物之神》作者阿兰达蒂·洛伊在为印度的河流和乡村而呐喊,纪录片研究者熊琦探讨了小川绅介与日本乡村的深切联系,本刊主编欧宁采写了泰国清迈的乡村乌托邦艺术实验,《中国在梁庄》作者梁鸿描摹了一幅中国乡村建设者们的群像,著名作家李锐记录了他当年下乡的地方,《江湖在哪里》作者吴音宁回望了台湾乡土的变迁,小说作者阿乙,唐棣,郑小驴和徐则臣各写了一篇发生在农村的故事。”(摘自《天南》创刊号导览) 事实上,《天南》并不是一本新杂志,其前身是一本1982年诞生于广东省的民间文学杂志,可以说是在某种程度上继承了上个世纪80年代文化热潮的精神或者理想。正如Eric Abrahamsen在其创立的Paper Public上对《天南Chutzpah!》的评价:“这本杂志新生的特质体现在了其英文名Chutzpah(源自意第绪语,原意是指“放肆”,“拽”)中,欧宁想要打破常规。”(原文) 两年间,我关注着《天南》,也关注着欧宁的乡村实验计划。正如欧宁从晏阳初的农村工作信条中的所悟,“知识分子参与乡村建设,最重要的是协助建立农村的主体性……它不是对田园的浪漫想象,而是迎向现实的深入行动(欧宁)。”尽管困难重重,欧宁关于“乡村共同体”的构想仍已经在安徽黟县碧山一点点被实践出来,于2012年11月份左右先后举办了碧山丰年祭、黟县国际摄影节等“艺术+社区”模式的活动,也逐渐有了牛院儿、关麓小筑、猪栏三吧这样的文艺集聚地。 正是由于这种身体力行的践行精神,《天南》的精神内核以及所关注的方面早已经超越了日常思维中的文学范畴。《天南》带给我的阅读经验是一种无国界的丰富感,一种作为全球化与互联网时代下的地球村居民要去了解自己所生存的真实世界的责任感。杂志内容的编选并不存在“傲慢与偏见”,也不玩小圈子游戏,这对于年青人而言无疑是一种良性启发。   最近,我研究生时期的纪录片课老师准备趁欧宁来港参加展览的机会邀请他来香港城市大学为学生讲一堂课,听到这个消息的我兴奋不已。对我而言,《天南》每期 “特别策划”的内容,譬如“星际叙事”,“方言之魅”,“情色异象”,“诗歌地理学”,常常会令我想去了解那些未知领域。而我也十分期待有一天可以去到安徽黟县碧山,亲眼观察与记录发生在那里的乡村建设实验。   延伸阅读: 《天南》杂志网站,及时跟进一些涉及中国及国际文坛的重大讯息与特别报道 2012年碧山丰年祭及黟县国际摄影节的纪实图片汇总 《天南》第九期“方言之魅”与《天南》第四期“情色异象”

Read More 书写与践行——关于《天南Chutzpah!》的阅读经验及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