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agra price
15
Sep

中青年创业:于威的“病毒新闻实验室”

webwxgetmsgimg
访谈人物与创业公司介绍:

于威:历任《经济观察报》总编助理,现代传播旗下的《生活》与《东方企业家》总编辑,搜狐网总编辑、副总裁,《彭博商业周刊》中文版出版人、现代移动数码副总裁,如今微在创始人。

微在(WeZeit):声称要“干掉无趣”。有网站,有微博,微信,还有苹果、安卓客户端。

什么?于威创业竟然做了这个?

9月11日那天,我见到了曾经在经济观察报、搜狐的领导,如今”微在”的创始人于威。我想搞明白的就是为什么于威团队创业推出的是声称要“干掉无趣”的“微在”(WeZeit)。

先交个底,我从十年前大学实习到毕业后工作都受到于威团队在经济观察报、现代传播和搜狐的影响,五年前在香港读书时定期靠许知远在港大访学时救济吃大餐改善生活。交底是想说我对这个团队还算熟悉,所以听到于威团队做创业项目“微在”,要做中国的BuzzFeed时,我惊呆了。如果说于威,许知远,张帆要做中国的Business Insider,那是一点违和感都没有的,但是这个团队创业要做得是被美国严肃媒体认为是“literally”阿猫阿狗网站的BuzzFeed,反差对比还是太颠覆了。

于威介绍了这样创业选择的原因。这个选择正好可以用“微在”(wezeit.com)的名字去解读,WeZeit,一个英文加德文的组合,意思分别是“我们+时间”。从当年的经观到现在已经过去了15年,时间易逝,但时代精神(Zeitgeist)却在传承。

可以说2001年创刊的经济观察报,尤其是其中的观察家版块开创了一种文体,那是中国传媒界此前少见的写作手法。

说早期经观观察家版面的众多作者如许知远、晏礼中、黄一琨、黄锫坚、黄继新、邹波、李翔等人在经济观察报开创并坚持了一种写作“文体”并不过分,而一种“文体”对新闻的重要性就好像后来演化出的企业“调性”、“基因”等等一样。

于威等人2005年从经观离开创办《生活》,做了(颠沛流离的)单向街书店,到互联网门户搜狐做总编辑,再到彭博商业周刊中文版做出版人,再到移民德国,然后又为了挚信资本投资单向街回国创业。

去年挚信资本要投资单向街,而单向街的团队有一群资深媒体人,这放着不用实在太可惜了。于是这就变成了那个“哥有钱投得是团队”的老故事,想象去年底的投资谈判场景是这样的:

挚信李总:我想除了单向街再多投点,你们都是资深媒体人,你看要不再弄个媒体吧。

于威;好,我琢磨做什么。

喝醉的许知远:我的酒呢……

(本对话纯属臆测,但许知远那天确实喝醉了)

做微在而且不讳言是中国BuzzFeed

有了挚信的投资,他们有了美梦中的熟悉场景:面对一大笔钱,人们托着下巴,思考一个幸福的话题:这么多钱到底该怎么花才好呢?

做类似Business Insider,Huffington Post这些网站都曾经被讨论过,在Copy 2 China的大潮中,这样的场景并不稀奇甚至时时刻刻都在各地上演。对那些外国已经证明了的商业模式,于威团队都有畅想,但是讨论过后却总缺少想要行动的刺激和冲动。

紧接着刺激的事来了。这个团队竟然决定做BuzzFeed样的“微在”,这就是让人从托着下巴到惊掉下巴的时刻。

但是,想想“时代精神”,什么才是这个时代的新“文体”?这个时代,什么文字能聚拢到如当年阅读经济观察报那样的年轻群体?15年时间,从平面到互联网再到社交与移动,“(传统平面媒体)品牌已经被互联网消除了,读者的阅读习惯已经不看新闻最初来源,阅读习惯发生了变化”。于威觉得BuzzFeed的传播方式就是如今的“时代精神”需要的内容,于是就有了“微在”。

在于威看来,传统媒体人转型互联网可能的一个障碍是背负的传统太重,思维定势总是在暗中左右决策,而互联网的发展不是渐变而是突变,如果不下定决心断舍离,做出来的东西还是面向过去而不是未来的产品。生于社交媒体的一代新人,他们的语境中根本就不存在传说中的媒体重镇,他们接受分享的方式,也常常超越“媒体人”的理解范畴,“大人们”认为理所当然正确的“大事”,如果“打开方式不对”,没人理会不是用户的问题。很多当初被看到幼稚不能称为正经事的创新,后来变成日常,这样的例子还少吗?要做一个面对未来的媒体,立足点放在哪里是个重要问题,用成年人的思维方式尽量去理解next generation,不如在行动上先和他们混到一起。

当然,于威及其团队的经历以及创业的准备对“微在”的读者来说,并不重要。如此介绍,只是向知道这个团队的媒体人并且好奇于威团队为什么要做这件事的解读。



接下来的问题是:“微在”做得在中国能行吗?

既然提到了“时代精神”,那么这个时代精神是微在团队能掌控得了的吗?于是,又到了“臭名昭著”的年代划分法。尽管李宁那“你不了解90后”的营销案例几年前就已惨败,但当下又有一股潮流认为“只有90后才能了解90后”,“你不是那个年纪,理解不了”。

别的领域不多说,一个简单问题是:无论是Buzzfeed还是当下当红的青年先锋文化的Vice,他们的创始人多大年纪?Vice的三个创始人,一个69年,两个70年,Buzzfeed的创始人Peretti是74年,总编辑Ben Smith是76年。

如果就此推翻年龄决定论的大前提,又该如何讨论“微在”的发展路径?

如今的微在团队只有15个人,部分业务还与单向街品牌有交叉。这15个人包括了编辑、设计、技术、推广,要负责的有微在的网站更新,苹果、安卓客户端,微博与微信公众号,对外合作和线下活动。今年2月26日上线的微在公众号,6个月的时间订阅数超过了10万。这对错过了微信爆发期的创业者来说,成绩还算不错。微在到今年年底的目标是用户达到100万。

也因此,我认为如果微在不盲目扩张,那发展路径可以用稳扎稳打去形容。毕竟这是一个有标的的创业,对比美国Vice今年预计5亿美元收入,BuzzFeed也有1.2亿美元收入,微在瞄准的市场钱是有的,微在的团队也是互联网、媒体、设计的行家里手,投资者挚信也不着急,那何必用发展路径提前揠苗助长呢?

视频是业务成长中的变革增长点(Pivot)

如果是追寻思维的乐趣,与其静态去分析发展路径,不如去分析因为中美互联网环境不同,中国版的BuzzFeed“微在”的成长过程中的那个Pivot(变革增长点)。


BuzzFeed内容的三条支柱是“List,Video,Quiz”,“微在”在榜单和“猜谜”领域已经布好局。对榜单的热爱成就了传统媒体的福布斯富豪榜、财富500强、胡润富豪榜,而微在力图成为“media of the social media”(社交媒体的媒体),它在制作什么样的榜单?

BuzzFeed有著名的阿猫阿狗榜单图,而微在的榜单既有“16具口香糖的尸体#巨美有品”也有“18件只有不爱睡觉的夜猫子才会明白的事”,还有“44条新闻告诉苏格兰人:独立会死得很惨”。面对这样跨度的榜单,我的感慨是:如果人们不能及时刷新自己的思想接触这种“时代精神”下的新“文体”,那真是少了一种接触新信息的方式。

比如苏格兰这件事,一方面是旧方式的面面俱到,另一方面是在英国留学、生活多年的微在内容主编张一帆操刀精炼总结,你选择读哪个,读了之后,你更愿意去分享哪个呢?

张一帆还说了一句很有趣的话:“圣经中的十诫也是榜单”。在这个理念和文体操作下,微在生产的文章,成就了“病毒新闻实验室”的称号。用榜单的方式干掉无趣,方便传播,挺好玩。

在我看来,中国版的Buzzfeed未来的Pivot点就在视频业务上。榜单、Quiz对用户聚合,原生广告的想象模式发展都很清晰。但在视频业务上,中美视频环境差异巨大,建构其上的商业模式大不相同。即使是YouTube上最大的视频网络Vevo、Fullscreen,在中国的视频创业者几无借鉴可能。而对Vice之前的收购交易选项之一竟然是让Vice有一家电视台,这在中国更是七重梦境之外的事情。

微在正确选择了先确立自己的“文体”,而视频这件事如果一着不慎,那结果就真是万万没想到了。慢慢来,毕竟手握用户的Pivot才底气十足。

作为媒体行业分析者,这么早就讨论微在商务模式之上的变革增长Pivot那是拔苗助长之外的杞人忧天,照旧是挚信不急,于总不急,这么无趣的部分,就留给其它人分析吧:)

欢迎投资与媒体业的朋友添加作者微信 hanweiart 探讨指正。

—-新闻别动队简介—–

新闻别动队关注媒体变革,致力于从商业角度提出媒体管理、转型、投资方面最值得关注的真问题。欢迎各位推荐别动队微信给真正对媒体娱乐(ME:Media+Entertainment)领域感兴趣的业界同行、投资人士关注:方法1:在添加朋友中搜索“新闻别动队”;方法2:搜索微信号: media007;

(最后学我偶像连岳说一句:如果您认为本文还有一点可取之处,欢迎订阅为它增加一名读者)

26
Aug

转型代号825: 上海报业集团基金小观察

m8月19日,一个用数字开头的媒体投资基金成立。600825是目前市值103亿的新华传媒的上市代码。根据新华传媒的7月公告,基金公司全称应该是有限合伙企业“苏州八二五新媒体产业基金”。这个筹备了10个月的基金一成立就宣布了三项投资。一篇小文总结下现有投资者与管理者,捎带分析下项目投向。

谁投钱?

825的基金目标是12亿,上海文新投资有限公司和国创元禾创业投资基金作为两个基石投资者第一期各投了1.5亿元做LP。在24到30个月内,投资人分3次完成资本认缴,分别是3:4:3。——有心人可以算下不同时期大致的基金规模。

谁操盘?

操盘的GP是苏州华映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华映团队2008年至今募过一期美元,三期人民币基金,专注大文化产业投资。

对华映过往投资的项目,可能媒体人比较熟的是对自媒体联盟WeMedia的投资。另一个有意思的事情是2011年的时候曾经跟海纳亚洲投资了艾德思奇2000万美元,而艾德思奇刚刚把51%控股权小一亿卖给SMG旗下的百视通。华映占艾德思奇约10%的股权,这么一算2年多时间小一倍收益。

华映的团队成员有熊向东、季薇、周姮、冯进。(贴心小帮手:那个不好读的字音念“恒”)

投什么?

825基金“将体现主体丰富、产业融合以及主流媒体与新媒体深度融合的特点,投资布局移动互联网时代新媒体内容生产、消费转型及技术支撑环节的潜力型、成长型项目,打造中国最专业的新媒体投资基金。”

基金成立也宣布了3项投资,分别是微信第三方服务商微盟、 智能云POS机慧银信息以及财经类培训机构东方华尔。

微盟,是微信开发服务商,为近50万各类中小商户提供微信公众账号的开发服务和延伸服务。7月底报道A轮拿了华映3000万人民币。——这算是移动互联网消费转型项目。

慧银信息,是安全和支付解决方案公司,用智能POS云平台提供“设备+OS+终端管理+应用开发”整体解决方案。——感觉是B2B的业务,暂时还想不出来这个怎么归类,应该不是新媒体内容生产,也不是消费转型类,算技术支撑型吧。

东方华尔金融资讯有限责任公司:这是一家成立于1994年的公司,投资项目介绍中称其是“中国领先的金融实务培训机构及财富管理研究机构,也是目前中国最大的理财规划师在线教育企业,线上培训业务占公司收入60%以上”——东方华尔的网站注册于2001年,公司注册资本500万,算是垂直类内容生产or是在线教育吧。

基金目的

上海报业集团希望通过825基金完成两件事:

•一个联通创投界、创业界、互联网界、传媒界互动交流的平台,形成资源合力,为自身转型寻找路径与技术的对接。

•为上市公司新华传媒的转型发展起到支撑作用。

小结一下,媒体转型如果有了钱要敢花也会花。中国投资者基本没有不敢花的问题,但至于会不会花,那分析就复杂得很了,上市公司,公众,媒体同行和投资同行,每一笔投资都有无限的面向。

会花是个技术活,花得好也许收益惊人,我曾幻想过如果当年华盛顿邮报那会儿真得用600万美元投资了Facebook占10%的股份,而不是被Accel高价截和的话,华盛顿邮报的日子会是怎样(我觉得即使那样依然会spinoff出去)。另一方面花得不好也有类似纽约时报投资与出售About.com,论坛报业集团在高杠杆下财务操盘到破产的一系列经验教训。

825基金之后,还有哪些媒体集团会有跟进动作呢?

欢迎投资与媒体业的朋友添加作者微信hanweiart探讨指正。

13
Aug

解析财新策略之一:“再不移动就会死”

mobile ordie财新传媒在7月终于摸到了老虎屁股,6万字压箱底的库存,孵化了一年的数据可视化的互动项目,广泛的内容传播都让财新内容和技术团队的同事士气大振。

这个7月财新网的流量单日UV和月UV创了两个新高。7月UV2220万,同比去年增长95%,1到7月的UV总量同比增长70%。

这些数字是什么意思?财新作为原创财经类内容媒体在国内没有合适的横向比较标的,放到国际媒体之中,根据ComScore6月数据,BusinessInsider有2600万的月UV,福布斯2470万,华尔街日报2010万,CNNMoney(当时旗下有财富杂志)有1470万。

在流量数字之外更值得分析的是流量背后的结构。在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的40%流量来自移动端,而福布斯网站5月第一周流量的51%来自移动端。如此自然就引出了本文主题:财新的移动策略。

对比中美财经类网站流量,必须涉及到媒体生态。在美国,社交网站是内容媒体文章分享的大户,如Facebook,Twitter和Pinterest等,而在中国,网络媒体生态是门户垄断,指望门户业务对外援助内容媒体基本无动力,在社交网站上新浪微博左右互搏也走不出圈,而类似人人、猫扑、天涯等社区也以内容转帖而不是倒流为特色。对内容媒体来说,内容生产出来,一旦给出去,运气好能有一部分版权收入,否则除了自我安慰与向领导汇报时虚幻的“扩大影响”之外,那就真是什么都回不来了

那么在中国谁在做内容倒流这件事?PC端的主力不是门户,而是百度新闻,360新闻等,而在移动端就要提到今日头条。6月份,一场混战在内容媒体、门户和今日头条之间展开。当一哄而上的讨论过去后,生产内容的媒体到底从中收获了什么?

对内容媒体最重要的问题是:在PC时代丧失了互联网端的传播收益,在移动时代是否能反转?

对今日头条深度链接的争议,内容媒体的应对方法就两种:1.禁止今日头条文章抓取,2.协商解决深度链接的问题

门户的立场当然是巴不得内容媒体废了今日头条,方便在移动端复制自己的PC成功。但问题是内容媒体废了今日头条,是否自身也放弃了自身移动策略?

那么谁能帮助自己?如今内容媒体在PC上与门户比已毫无胜算,而区域内容媒体天生就有着Local概念,垂直内容媒体在Social方面大有可为,那为什么不去借助一个拥有Mobile能力的第三方去驱动自身的变革?

去年11月,一篇财新重磅文章在今日头条推送后,一天时间为财新带来了92万用户点击。财新就此开始与今日头条探讨合作:在这个过程中,今日头条的流量曾让财新的服务器数度经受考验。如果内容媒体需要移动策略并选择开放,起伏不定的流量是内容媒体移动战略必须经受的考验。

转化和共生

肯定会有媒体同行提出来担心受制于人的问题。其实在移动端内容媒体和渠道平台远没有达到零和博弈的地步,因为这仍然是一个增量市场。最近一个季度,来自移动端的流量已经占到了财新总流量的一半以上,这大多来自财新网文章在微信朋友圈的传播与今日头条等移动合作伙伴。对比前文1到7月同比整体流量70%的增长数字,可以说如此规模的移动端增量刚一开始,效果已很惊人。

而在用户转化方面,考验的是内容媒体如何去做用户分层和数据库建设,如何在微博、微信完成新业务布局。财新作为财经媒体,采用的策略是,加大对读者数据库的建设,配合着财新十数个微信公众账号,三个新媒体实验项目分路探索。这个过程中有失败的案例,而失败案例积累的经验,锻炼的队伍,让媒体内其它产品的发展少走弯路。

移动商业前景

最后,肯定有内容媒体人问,对移动端投入大,能挣钱吗?首先,如果内容媒体不肯投入那还说什么移动战略;其次,对移动端的投入并不是“PC乘以二”的投入,内容媒体自身大多已有PC网站,在移动端投入硬件方面只是对服务器的升级利用,软件上是人力和团队的重新组织。那么回报如何呢?财新移动端今年上半年的收入是去年同期的八倍,金额不大,但势头已成。

如果说美国在内容和技术、广告探索方面领先中国一个身段,在商业方面,Facebook二季度的广告收入62%已经来自移动端。那么借鉴Facebook的移动端收入状况的案例,广告转移也许很快就会出现在中国内容媒体上。更何况移动端并不只是延续广告模式,最重要的是从移动入手掌握用户特征(Demographic),探索多种可能,而不是像过往PC时代习惯的甩手掌柜。

于是就出现了本文的标题党“再不移动就会死”,这是财新在移动时代对自身的要求与鞭策。平面媒体的收入也许还将下滑,对大多数内容媒体并没有PC的支撑,那么移动端再不布局搏一把,那真就如标题党所言,不仅会死,而且是死定了。如此说法供媒体同行借鉴讨论。

既然是“解析财新策略系列之一”,那接下来还会写哪些内容?计划分享的内容有,财新在数据、会议、英文、视频等方面的策略打算。拍美剧讲究的是边拍边播,先写一篇之一,看看市场反响,如果大家无感,那之一估计也就是绝唱了⋯⋯

(Disclose:目前作者供职于财新传媒战略发展部,不避嫌发文,有各种意见和建议,欢迎与作者联系,微信号hanweiart)

weixin
新闻别动队关注媒体变革,致力于从商业角度提出媒体管理、转型、投资方面最值得关注的真问题。欢迎各位推荐你认为真正对媒体娱乐(ME:Media+Entertainment)领域感兴趣的业界同行、投资人士关注新闻别动队微信:方法1:在添加朋友中搜索“新闻别动队”;方法2:搜索微信号: media007; 方法3:打开微信,选择“扫一扫”,扫描右侧的二维码。

07
Jul

伊险峰为什么离开《第一财经周刊》以及他去了哪里

CBNWeekly

在6月23日出版的《第一财经周刊》卷首语中,杂志总编辑伊险峰正式宣布离开这本他参与创办的杂志,接替他的是杂志原副总编辑李洋。关于伊险峰离开《第一财经周刊》的传闻从今年年初就开始流传,而这次该消息从官方的渠道得以确认。内部的消息是伊险峰的下一站是创业项目“好奇心日报”

往前两个月,在今年4月28日的《第一财经周刊》卷首语中,伊险峰曾经描述了好奇心日报是什么——这个英文为QDaily的项目是《第一财经周刊》与合作伙伴推出的一个新网站。他还解释了这种“合作”是“用我们最优秀的记者、编辑与最了解互联网产品设计与开发、有丰富运营互联网经验的团队共同开发出来的产品,它是一个独立生产内容并且独立运营的新产品。”

从上述描述看,好奇心日报就是一个脱胎于《第一财经周刊》的新媒体项目,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内部创业的项目。而现在,这个项目正式开始独立运营,成为一家独立的公司。

那为何伊险峰选择了离开周刊而加入好奇心日报呢?

首先,传统媒体市场正在走下坡路这是一个大家都能看到的现实状况。尽管《第一财经周刊》创刊时的2008年初已经过了纸质媒体的黄金时代,但是这本杂志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实现了盈利,并且在发行量、广告收入和品牌影响力上都做得不错,因此许多同行将其称为“传奇”。而这两年,《第一财经周刊》也推出了网站和iPad版杂志等新媒体,还举行了不少线下活动,但是这并没有改变这本杂志最主要的商业模式——卖广告。

《第一财经周刊》的典型读者群体是刚毕业或者接近毕业的大学生,还有就是在一二线城市工作的青年白领。在《第一财经周刊》诞生之前,市面上几乎没有一本针对这一群体的财经杂志。于是,《第一财经周刊》诞生了,并且迅速准确地占领了这一空白市场。但是到了六年后的今天,这本杂志想要再进一步增长则变得越加困难,更何况其年轻读者的注意力不断被各种新媒体和移动设备所分散。

为了扩大市场,《第一财经周刊》曾推出姐妹杂志《好运Money+》,但可惜的是,这本杂志最终未能达到预期,以停刊而告终。一财杂志社内部还曾讨论并尝试推出另外一本以生活设计相关的姐妹刊,但是也未能如愿,取而代之的是随杂志附赠的单行本。这给杂志带来的广告增量也是有限的。

正如伊险峰最后的卷首语中所说的,《第一财经周刊》作为一本杂志将会继续精彩,继续传奇,这一点我毫不怀疑。然而,《第一财经周刊》作为一种商业模式,再要往上做加法就很难了。而在好奇心日报这样一个新媒体项目,尽管它的很多东西也还在摸索之中,但是有很多新花样可以玩,前景虽然未知但是无限大,甚至在未来再衍生出来一本新杂志也不是不可能。因此,在这个时候全力拥抱新媒体,把自己押注于新媒体,对于伊险峰来说是一个可以理解的做法。

其次,好奇心日报和《第一财经周刊》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不但好奇心日报背后的公司 北京酷睿奥思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三位自然人法人伊险峰、杨樱、黄俊杰三人是杂志的老员工,且很多记者同时为好奇心日报和《第一财经周刊》写稿,所以整个团队对于伊险峰来说可谓是知根知底,几乎不需要磨合期,失败的几率则由此可以降低。可以预见,好奇心日报和《第一财经周刊》也将继续保持一些合作。因此,伊险峰的去职绝不是一个夫妻劳燕分飞的结局,未来两家公司的关系更像是一对好邻居。这么来说,伊险峰的选择也算不上是“非常艰难的决定”。

也许有人会问,既然两边可以“合作”且关系如此密切,伊险峰不用离开《第一财经周刊》不是也可以打造好奇心日报么?答案是否定的。作为创业项目,好奇心日报未来必定需要考虑融资的事情,时间久一些则还有员工股权激励的事宜,因此好奇心日报独立出来,单独成立公司是必须走的一步。《第一财经周刊》虽然也是伊险峰参与创立的,但是迫于媒体体制的限制,最终他仍然只是个打工者,而非杂志的拥有者。而作为独立公司创业,手握股权的创业者伊险峰与仅仅作为主编的伊险峰是大有区别的。反过来看,好奇心日报也需要伊险峰这样一个领导者全情投入作为背书。综上,伊险峰加盟好奇心日报也就合情合理了。

说了这么多,你一定对“好奇心日报”在做什么很好奇。

简而言之,好奇心日报看上去类似于网站版的《第一财经周刊》,且每日更新。区别在于其文章更为“短平快”。短就是文章短小精悍,平是内容更加平铺直叙,快则是因为每日更新的缘故时效性更强。这么来看,它很好地弥补了《第一财经周刊》的不足: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读者的时间变得碎片化,有时候连两页A4篇幅的文章都觉得长,而一周一期的速度完全赶不上朋友间的疯狂转发。

让我们再来看看伊险峰是如何构想好奇心日报的。他说好奇心日报之所以被命名为好奇心,“是源于我们相信在生活中最稀缺与最可贵的唯有两个东西,想象力与好奇心。”如果你上过好奇心日报网站的话就大概明白其意思了,因为其大部分文章都试图这么与读者沟通:“你知道最近什么最热/你的朋友都在讨论什么吗?”,“为什么这个东西/这件事情是这样的”,“你知道其中的原因么?”,“那么你可以做些什么呢?”等等。换句话话来说,好奇心日报在做两件事情:一是激发读者的好奇心,二是满足读者的好奇心。

所以,有时候我觉得好奇心日报还有点像是一个媒体版的“知乎”。你想想你上知乎不就是为了找某个问题的答案,或者有时候看看别人都在问什么问题吗?

那好奇心日报还算是一个媒体么?对于这个问题,曾经的媒体人、创新工场的张亮的答案也许是否定的。在知乎社区中,张亮曾在2011年9月5日这么回复“《第一财经周刊》怎么在3年间做到这么大规模的?”这么一个问题:

“作为社会公器,好的商业杂志应该有比赚钱更高的诉求,比如揭开黑幕,比如传播一流的商业智慧及实践,比如给下一代人以正确的梦想和价值观。在我看来,一财周刊并未做到这些。”

他还说道:

“作为社会公器,好的商业杂志应该有比赚钱更高的诉求,比如揭开黑幕,比如传播一流的商业智慧及实践,比如给下一代人以正确的梦想和价值观。这是消费至上的时代的胜利,不是一本商业杂志的胜利。”

对于这样的回答,有人赞同,有人反对。不过,好奇心日报显然不是一本“商业杂志“,它从一开始也没想往这个方向做。

而至于好奇心日报究竟是不是媒体,抑或是产品,这个问题也许不再重要。当曾经的主编伊险峰已经变成了现在的创业者伊险峰,他的心中也许早就有了答案。

———————————————

作者微信公众账号:TMTWatch   微博@superlee传媒分析师

Page 1 of 14312345...102030...Last »

    我们文章突击

    你们评论掩护

    别动小分队

    别动队机密文件

    请支持新闻别动队:

    新闻别动队101

    新闻别动队是中国第一家专注Media领域报道的网站,精选中外媒体最重要的信息,在互动中解读新闻事件。

    在这里你找不到教条式的“客观新闻”,因为有主见的你需要一群有主见的人与你智力碰撞!

    我们的团队从最初的单枪匹马到如今小有规模,欢迎感兴趣的同学,在 加入别动队!页面了解更多。

    有意加入别动队,欢迎给韩巍写邮件,MSN联系:
    arthurhans@hotmail.com QQ:54811246

    别动队内大搜索

    别动队员登录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